社评:韩国纠结平衡后的决定内涵更丰富

韩国企划财政部26日晚间宣布,韩国政府决定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已正式通知中方。首尔的决定与欧洲主要国家相比显得“姗姗来迟”,但它是“更艰难平衡”的结果,因而其意义并不因晚到一些而变得平庸。

韩国是亚洲的重要国家,也是一个处境微妙的国家。中国是它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且中韩贸易额远远超过它与其他大国的贸易。韩国加入亚投行,原本“天经地义”。

然而韩国又是美国的盟国,由于半岛问题,它也是在安全上对美依赖最重的国家之一。美国对亚投行的态度什么样众所周知,这一态度对韩国的压力也在美国盟友中是比较重的。韩国犹豫,或者做出非义无反顾加入亚投行的姿态,也有其苦衷。

重要的是,首尔最终驾驭了这一平衡,得以将最符合本国利益的决定公之于众。韩国在照顾其所在战略大格局的同时,顺应了变化和趋势,维护了就重大问题自己为自己做决定的权利。

韩国昨天的决定再次证明,经济利益对每一个正常国家都处于核心位置,即使在安全关切非常突出的地区,也是一样。韩国是最有理由将所有安全因素上纲上线的国家之一,但它还是做了非常理性的平衡,决定不放过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这个机会。

从英国到韩国相继偏离华盛顿主张的国际金融路线,实际在反过来重塑它们与美结盟的义务范围。它不是无所不包的,美国需要在其盟友的经济及外交选择权上,给予后者足够的独立性。

当然,在美国以地缘政治思维处理亚投行问题受挫之际,中国切不可从地缘政治的视角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一定要避免被美国逼出一双“地缘政治眼睛”,成为同一种思维的阴阳两极。

中国发起成立亚投行的初衷就是要促进亚洲的发展,在世界范围内实现合作共赢。无论华盛顿有什么反应,这个初衷都不能变。因为它是亚投行吸引力所在,也是中国在问题错综交织时握在手里最宝贵的那把钥匙。

首尔申请加入,让亚投行所面对的亚太方向变得明朗。接下来人们的注意力会更多转向亚投行的规则制定等其他焦点。其实创始成员国越多,这方面的考验将越具实质性。

亚投行是中国第一次牵头创办的大型国际主流机构,它的开门红可谓耀眼夺目,然而这不意味着其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会是顺利的。要办好亚投行,未来的困难和挑战一定会有,对此我们现在就应很清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