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民运人士要求“回国尽孝”刍议

熊焱早已加入美国籍,现在美军中担任一名牧师

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熊焱近日高调现身舆论,要求回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他接受媒体采访,并发表公开信,强调自己的思母之情,以及他回乡省亲的正当性。海外民运人士不断发动要求“回国尽孝”的攻势,赢得一些西方舆论的同情。

回国探亲及尽孝,确属人之常情。1989年政治风波之后出走、流亡国外的激进人士,被20余年的漫长岁月做了诸多分化。他们中有许多人淡出了政治,逐渐随遇而安,有些甚至公开反思当年的立场,回归生活常态。那些人陆续都有回国经历,故乡对他们来说不再遥远。

熊焱是那场政治风波后被通缉的21人之一,后入狱一年多,获释后出走美国。他早已加入美国籍,现在美军中担任一名牧师,有少校军衔。通过互联网的简单查询,就能找到他在去年对“自由亚洲电台”的激烈谈话,他当时主张中国人要“非常严肃的抗争”。此外他曾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活动,要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

不难看出,熊焱至今没有停止危害中国的政治活动,与其他出走国外但已与过去做了告别的人不同,他仍把自己放在与中国政治制度为敌的立场上,他不是个普通的“美籍华人”。

熊焱要求回国探母,这当中的亲情没人要否认。但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也在把亲情搞成迎合西方舆论兴奋点的政治表演。当年的被通缉犯吾尔开希也曾做过为回乡探亲向中国机构“自首”的表演,总体看,这已成为民运人士既闹回国又显示政治姿态的一个套路。

回乡的路从来都不是堵死的。一位著名画家在当年的风波之后发表“辞国声明”,出走国外,风云一时。几年之后他改变了态度,通过“归国声明”展示了自己对祖国发展的认可,经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完整回合。

从吾尔开希到熊焱,他们曾经在年轻时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如今人到中年,他们不仅拒绝反思和忏悔,而且继续站在中国政治体制的对立面,他们应当很清楚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们可以装出无辜的样子,但国家有自己的管理底线。

那些当年带着突出政治标签流亡国外的人,不应指望自己能带着同样的政治标签大摇大摆回来。中国社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和代价埋单,他们需要为自己今天的政治选择负责。这决不仅仅是中国的逻辑,如今世上很多国家都有因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土的海外流亡者,包括美国也有,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懂的。(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