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洪涛:在印度投资,我们最发愁五件事

在我所居住的武汉市青山区美食街,最近出现了不少印度人的身影,有做印度飞饼的,有做服务员的,同时在武昌有几所规模较大的印度传统梵医馆。在武汉这座中国内陆城市,看到这么多印度朋友,是前些年不曾有的现象。

近几年,印度密集地到北京、上海、成都开招商引资和项目说明会,规格之高、活动之多、阵容之大、优惠条件之丰厚历史罕见!据在印度开通直航的几家中国航空公司的印度负责人介绍,随着中印经贸交流的日益频繁,中国飞印度的航班班次和上座率都有大幅提高,甚至在一段时间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

除已经在印度落地生根的中资企业分公司提高财力、物力、人力投入外,不少中国企业家也纷纷或组团或独闯印度。但经过一段时间,这股热度慢慢降温了。一些真正实施过经贸项目有刻骨铭心经历的中资企业有个共同的感觉:背着一袋子金子想去河对面投资发展,但过河的桥是浮桥,踩在浮桥上面,脚下软软飘飘不踏实走不了,想到近在咫尺的对岸,难上加难!

笔者在印度工作6年期间,走过全印度20多个邦,执行了大大小小8个项目,工作生活中和中资企业驻印负责人交流较多。大家总结出在印度发展面临的五大障碍:签证、企业注册、付款、税赋、效率。

试想,一个投巨资在印度的项目负责人,因为拿不到签证不能到项目所在地进行日常管理,内心的焦灼可想而知。注册是外国企业落地该国的基本身份证明,程序繁简门槛高,让人望而生畏,信心大减。税赋是一个国家的政策和经济收入来源,需要上层政府决策和国力的体现,过多过重名目繁多的税赋,不仅削薄利润,而且会动摇企业盈利的信心。付款则是商业合作中的基本诚信和基础,是企业和企业、商人和商人之间的基本契约,如果合作企业不按合约付款,或者项目结束、交货完毕苦苦等待付款三年五载,让前期所有辛苦化为泡影,势必没有第二次投资和买卖。效率是制度、人文、工作生活习惯的综合体现,期待印度从上到下多一些守时守信、一诺千金、说干就干的行动派。

为了打开印度市场,中资企业正最大限度地做自我调整。“属地化”是其中一个重要举措。以冶金、电力、道路桥梁建设等领域为例,相比几年前,中资企业派遣从总经理到翻译文员,派驻大批中国技师,运送大批中国机械设备、生活物资到印度,逐渐适应当地、融入当地,大量聘用当地管理人员,甚至财务总监、项目总监等重要岗位也交给印度员工,一向讲究饮食的中资企业开始聘用印度厨师尝试印度饮食。中资企业从当地项目封闭的小圈子逐渐开放,接纳当地人,同时也积极走入印度寻常百姓家,打成一片,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解决当地人就业,开展慈善募捐、学校共建、社区联谊等。

应该说,中国政府和中资企业从资金、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都已经准备好,这都是印度所需要的。中资企业犹如一个背着金袋子的商人随时准备更稳重地到河对岸。中印经贸现在需要一座坚固的石桥。▲(作者是前中国一冶印度公司总经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