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祥:农村也应公平对待外来人口

日前中办、国办印发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指导意见,这是促进我国新农村建设的又一重要举措。我国农村人口、经济和社会各方面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比如,有的村工商业很发达,尤其是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行政村,本地人口可能只有上千人,而外来人口则多达几万甚至几十万;而有的村,特别是中西部多数的行政村,农村轻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经商十分普遍,村里剩下的往往只有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这使有的村成为“空心村”。

这种情况给农村治理、公共服务和政府管理带来很多挑战。笔者在某个以外来人口为主的行政村调查时了解到,当地村民选举是排除外来人口的。如此一来,这个外来人口十多万而原村人口只有几千人的行政村,只有极少数村民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选出来的村委会也只为极少数人服务。笔者另一次在珠三角某村调研时发现,当地村委会组织筹建了一所师资力量雄厚的现代化学校,但规定只有原村民子女可入校;而大量外来人口子女只能挤进由外来人口租用的危房中上课,师资质量相差甚远。以上这些情况并非个例,不得不说,这种模式使村里多数人权益得不到保障,而且对于外来人口融入当地社会、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也极其不利。

按照经济发展规律,当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要继续推进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就得推动经济转型升级,这时第三产业的作用与潜力就会凸现出来。如果农村治理、服务和管理不能及时调整,一个靠工业化吸引外来人口的地方就不能让那些外来人口定居下来并融入当地社会,其后果是当地不仅社会治安维护难度加大,逐渐出现“民工荒”,而且长期下去第三产业也很难发展起来。

局限于传统的村民自治模式,很难解决人口大规模流动情况下农村治理中出现的新问题。实践表明,探索农村社区建设,优先解决不断变化的农村公共服务难题,着力探索解决村民自治和新型农村社会管理,既能被村民普遍接受,又能切实化解很多矛盾。不过,一些地方已在尝试的农村社区建设和管理并非完全成功。正因如此,政府近日才出台相关指导意见,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迈上新台阶。

虽然农村社区建设涉及方方面面,但笔者认为首先一点就是要打破原村民与外来人口间的公共服务界限。以行政村为基本单位的社区,教育、公共卫生、文化等公共资源应属社区所有居民所有,而非限于原村民。只有这样,公共服务均等化才能实现。试行农村社区建设的地方政府需要树立为常住居民服务的观念,比如在低保对象选择、困难家庭救助和大病救助等方面,要考虑到外来人口,关键时候要为外来人口雪中送炭。

农村社区建设在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同时,还需在现有法规和政策框架下探索农村治理和社会组织服务社区新模式,要从机制上消除不平等的根源,促进公平,进而通过全社会共同努力,给予农村社区中所有人员更多物质和人文关怀。▲(作者是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