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G7若陪日美干预南海将是邪路

据日本媒体报道,该国首相安倍晋三将致力于推动昨天和今天在德国举行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讨论南海问题,形成G7的统一立场。由于G7峰会肯定要谈乌克兰问题和对俄制裁问题,如果它同时对中国“开火”,将是很有趣的。

同时对中俄强硬,这似乎是七国集团的不可承受之重。G7峰会虽然每次都要“总揽全球事务”,但大多也是蜻蜓点水。G7早已失去上世纪90年代高峰时的影响力,那时它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世界的“政治局”。而现在随着G7占全球经济比重的缩水,它对世界的实际干预力也已今非昔比。

另一点同样很重要,今天的欧洲离南海地理和心理上都很远,美日介入南海问题的动机引不起英法德意的兴趣。相反它们都成为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热衷于支持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一揽子货币之一。

此次G7东道国德国的舆论还有一些其他诉求,比如希望更温和地对待莫斯科,重新接纳俄罗斯,恢复G8,甚至也请中国进来,形成确能影响世界的G9格局等等。G7去年的会后声明温和地提到了南海,安倍关于突出南海议题的要求很不主流,他将面临与欧洲国家围绕对华态度激烈的讨价还价。

没有中国参加捧场,又与俄罗斯搞翻,是G7一目了然的缺陷。G7如果想让自己的影响力大一些,就要多寻找同外部世界的最大公约数,从善如流。如果它四处制造对立,就会让自己的影响力在已打折扣的基础上再打“折上折”。

乌克兰危机后,G7像是成了帮助美国压制俄罗斯的附庸性组织,因此而强化的政治面相进一步淡化了它的经济功能。如果G7今后也变成西方向中国施压的政治话筒,这显然是该组织的“邪路”。

这严重不符合欧洲国家的利益。冷战结束后,曾经作为地缘政治前沿的欧洲本应受益巨大,但大多数好处都让美国掠走了。欧洲发生了南斯拉夫战争,现在又出乌克兰危机,欧洲成了世界格局变化的输家,一些欧洲国家在经济上被边缘化的程度要高于其他西方世界。

欧洲国家对亚投行态度积极,这似乎反映了它们自己国家利益的再觉醒。当前西方世界的重大问题是如何认识俄罗斯,以及如何认识中国。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意识形态之争很普遍,然而欧中之间的共同利益在冲淡彼此的争议。美日的对华地缘政治竞争则凸显出来,与意识形态分歧形成叠加。

欧洲国家有可能被美国甚至美日的利益拖住,继续输下去。它们同时面临在战略上实现突破、走出欧洲21世纪繁荣新路的机遇。伦敦在力争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这有可能使它获得东京甚至纽约所不具备的特殊金融优势。

安倍如果想把七国集团变成攻击中国的战略新据点,即使美国不反对,也很难奏效。南海问题由于中国的克制并无实质升级,它无碍欧洲的利益,不可能进入欧洲国家最高一级的关切。连日本也属于南海问题的域外力量,它该反思自己的干预冲动,而不是试图劝说他人与自己一起抓狂。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