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成三:为侵略史申遗,日本毫无“邻人”视角

世界遗产委员会将于6月28日在德国举行世界遗产大会,届时将评定是否把日本申报的工业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所谓“明治产业革命遗产”是去年1月日本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登记的,包括以九州及山口县为中心的8个县的23处设施。

对日本此次申遗,韩国政府明确表示反对,朴槿惠总统亲自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表示担忧。韩国反对的理由是,明治工业革命期间日本从朝鲜半岛强征大量劳工,相关设施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违反旨在保护拥有人类普遍价值的遗产的《世界遗产公约》精神”。韩方表示,“历史是不可分割摘录的,不能只看自己想看的,只记忆自己想记忆的”。

其实,日本此次申遗的不少工业革命遗址,与中国的关联更广更深,不仅涉及二战期间强征中国劳工问题,还涉及对中国矿物资源的疯狂掠夺。被日本列为“工业革命遗址”之首的八幡制铁所(福冈县)就是典型例子。八幡制铁所是日本明治政府在“殖产兴业”口号下建立的官营制铁所,二次大战前在日本钢铁产业中居中心地位。据日本的文献记载,该制铁所是日本帝国议会在“马关条约”签订的翌年批准建设的,其契机是甲午战争造成的钢铁需求增加,部分建设资金就来自日本获得的战争赔款。八幡制铁所于1901年正式投产,其使用的铁矿石也是由日本控制的汉冶萍煤铁公司提供,1938年侵华日军占领大冶后,更是疯狂地直接开采当地铁矿以满足该制铁所的需要。

这些工业遗址见证日本在极短时间内实现了产业发展,但对其他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来说,还有另外一种记忆,那就是日本的疯狂掠夺。120年前日本与中国签订“马关条约”,夺去台湾及澎湖列岛等领土,并要求中国赔偿2亿两白银,当时相当于日本国家预算的近3倍。这笔巨款对明治政府推行“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政策的意义不难想象。

日本是亚洲首先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如果把亚洲比作一个村庄,当周围邻居都住在低矮的茅屋时,日本已经住进现代化的高楼大厦。这个高楼大厦当然主要依靠日本人民的勤劳智慧建造起来,但是必须承认,在建造初期以及建造过程中,不少材料是从邻居家抢夺来的。这就是日本虽然居宅华丽,但始终没能充分获得邻居敬意的原因之一。日本试图借“申遗”来美化曾经的侵略掠夺历史,而申遗的做法再次表明日本的历史记忆缺乏“邻人”的视点,这一视点对于亚洲的和解以及日本本身的进步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作者是旅日华人学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