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法国出租与专车司机冲突的启示

法国巴黎的出租车司机与优步(Uber)专车司机16日发生冲突,出租车司机向专车投掷石块,最后防暴警察出动才得以制止事端。

这是世界范围内出租车与专车司机因利益发生纠纷的最新例子。优步公司2010年在美国旧金山成立,如今它的经营扩展到世界上百个城市。然而它每到一地,都会与当地出租车行业冲突,欧美大城市不断出现出租车司机的抗议活动。优步带来的“专车现象”合法吗?应当禁止还是放开,成了全球性难题。

优步技术已经不再是唯一的。中国近几年演化出各种打车软件,但引发最大争议的也是专车。整体看,专车是互联网技术对人们出行需求的“黑马”式介入,是互联网技术全面影响现代生活的新标志。它带来的方便和好处显然受到普通消费者欢迎,同时它自身的管理漏洞,以及它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冲击也是明显的。

专车与出租车之争让各国的管理机构头痛,一些国家和城市采取了禁止专车发展的断然措施,但也有很多国家和城市表现出犹豫,把防止出租司机和专车司机直接冲突作为管理重点,采取了模糊政策。

中国是互联网大国,智能手机拥有量全球第一。中国同时是出租车大国,由于打车相对便宜,普通人使用出租车的活跃度也属世界上比较高的。这样一来,中国肯定绕不过专车带来的这轮冲击。

首先要看到,这决非政治问题,而是互联网冲击传统行业的一部分。互联网冲击了传统媒体业、传统零售业、传统出版业,甚至传统银行业等等,几乎没有它不“搅和”的地方。现在它又来让“的哥”们烦恼了,互联网的发力走到了这一步。

互联网造成了利益的重新洗牌,这就是问题的实质。出租车司机及出租公司牌照拥有者利益受到冲击,采取了与其他受损行业相比较为激烈的反应,对此社会管理机构大概不需有“重大维稳”那样的紧张,而应在技术层面认真研究对策,慢慢加以解决。

现在全球都没有好的办法,默许专车和禁专车的西方城市遭遇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压力,对这一现实我们一定要予以正视。当前情况下,中国各地管理者或许应首先致力于缓和两类车的矛盾,为最终的彻底解决积累经验,争取时间。

比如,专车的发展速度至少不应太快,避免出租车行业受到无法承受的冲击。此外要加快研究出租车司机们感到相对于专车“不公平”的那些问题,比如出租车承受的社会管理成本一直被认为“比较高”等等。

出租车行业在全世界都大多实行了准入制,这有它的道理。专车实际上打破了准入制,使得准入制下成本换来的利益贬值,因而专车与出租车的统筹管理恐怕不可回避。不能因为专车还没有最终定性,它们就成为管理的盲区,那只能是一种鸵鸟政策。

由于这是全球性管理难题,中国社会应以世界上正常的整体心态来对待它。政府和公众都不应对这一领域的摩擦大惊小怪,我们要认真化解它,也要有能力承受它。

互联网的优势就是技术先进,使用成本极低,它对所有行业的冲击从本质说都是社会前进中的问题。专车问题迄今为止主要是“发达社会病”,在欧美和亚洲现代化城市里比较突出。中国是最早受其所困的发展中国家之一。我们跑得快,烦恼就多。有什么办法,这就是生活的规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