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晓英:希腊的制度危机甚于债务

希腊将于7月5日就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举行全民公投。希腊带给全世界一个强烈印象:这个国家的当权者,面对关乎国家未来的凶险情势,左支右绌,无力应对。其间反映的实是政治制度的危机。希腊实行议会民主制,党派竞争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常态。各政党为了得到选票,不得不在政策上竞相讨好选民,甚至蒙骗选民。结果是政党私利而非国家整体利益成了选举和执政的最大驱动力。

痛苦中的人民通常不愿看见真相。激进左翼联盟党在上次大选中利用这样的民情,宣称要放弃前任政府的财政节约政策,从而取得政权。上台后,却拿不出偿还债务和提振经济的有效措施,显然是无备而来。眼看大限已到,终要面对真相。当政者一方面在民众面前声讨欧盟的为富不仁,另一方面在债权人面前拿民意作挡箭牌,全无政治担当。

在国家危难之际,需要有智慧有担当的领导者,而希腊时下的政治制度无法产生这样的领导人。这不禁使人想起2500多年前的希腊先贤梭伦。在他当选为雅典的领导者时,城邦正面临严重的危机:贫富分化,党派恶斗,无法就任何议题达成一致。聪明的雅典人民做了一个制度上的变通,推选梭伦为立法者和民选调解官。梭伦同时拥有立法权和行政权,不受制于任何党派,在制定法律时考虑的是国家整体利益,而不是某一党之私,因而能着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他的政策固然倾向于穷人,如免除债务,废除债务奴隶制,扩大平民参政权等,但拒绝了他们平分土地的要求。同时,他也不主张仇视和剥夺富人,又采取积极举措发展工商业,都意在鼓励人们创造积累财富。事实证明,梭伦的改革对雅典后来的民主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但在当时,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都对他不甚满意,因为新法不符合他们各自的初衷。

在梭伦身后一百多年,雅典另一位杰出的改革家伯里克利把城邦民主推向巅峰。而他本人却对民意的软弱和易变有着清醒认知,在执政中总是以自己的坚定和睿智引导民意,而不是尾随民意。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对伯里克利和人民的关系做出如是评价:“是他领导他们,而不是他们领导他。”

当今希腊,是选民在领导政府。执政者当初说下大话,现在骑虎难下。纵使想改变政策,恐不能见容于党意、民意。弄不好,国家会陷入新一轮政治动荡。政党政治已使民主制度走向僵化,缺乏应对危机的变通机制。这种现象不止发生在希腊,然而却看不到任何试图变革的意向。比债务压力更可怕的是制度危机,它终会将国家推向深渊。对于后起的推行民主的地区,不可不引以为戒。▲(作者是西北政法大学讲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