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涛:土耳其做地区大国之难

20日,土耳其边境城市苏卢奇遭遇恐怖爆炸袭击,致30余人死亡,上百人受伤,土当局认定是伊斯兰国所为。这起事件把土耳其面临的复杂中东地区形势暴露无遗。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正发党)政府2002年上台,其对中东地区的政策以“与邻国零问题”著称。当时的土耳其雄心勃勃:谴责以色列、声援和支持巴勒斯坦、改善与叙利亚的关系、协调伊核问题、与俄罗斯走得更近……一种观点认为,土耳其要在奥斯曼帝国曾经统治过的地区推行“新奥斯曼主义”,重建某种影响力。

另外,也可以说土耳其是在推行某种“伊斯兰国际主义”,具体表现是与以色列拉开距离,同时在政策与姿态上干涉、关注和支持世界上不同地区涉及所谓穆斯林人权与民族的事务。土耳其对中国新疆问题的过分“关注”,部分也可以在这个框架之内获得解释。

正发党政府表现得更加关心地区事务,将注意力从单纯地瞄准西方转移到重视的周边,想做中东地区“领头羊”想法至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早期的厄扎尔时代。冷战结束使土耳其失去了原先作为西方遏制苏联前线国家这样一个地缘地位,它与西方的关系开始有所变化。土耳其申请加入的欧盟进程陷入停滞,在北约阵营中它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有不同意见。这些都预示着土耳其需要平衡其亲西方与重视周边这两个战略选项。

但是,随着所谓“阿拉伯之春”的到来,土耳其的周边外交陷入了困境。土耳其支持穆斯林兄弟会这样的组织在中东地区国家掌权,在埃及遭到了最彻底的失败。有批评者认为,土耳其与邻国现在是“很多问题、零朋友”。正发党政府的外交经常面临协调困难,很多做法和设想超出了其国力,也不符合其与西方盟友的关系定位。

“阿拉伯之春”后,土耳其改变了其对阿萨德政权的“零问题”政策,走上推翻阿萨德的道路,与叙利亚反对派走近,接纳上百万叙利亚难民。现在土耳其已经无法走回头路,只好继续坚持推翻阿萨德。这样的一个政策,使土耳其被认为对反阿萨德的伊斯兰国持某种“暧昧态度”。

土耳其的核心利益是库尔德问题。土耳其正发党政府力图通过所谓“和平进程”来解决国内的库尔德问题,与老对头库尔德工人党谋求和解,但这并未获得土耳其国内其他政治势力的支持,使和解进展缓慢。来自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自治区武装受到美国支持,成为打击伊斯兰国的主力。一个经历战火洗礼的库尔德民族复兴势力崛起是可以预见的,中东地区近年来出现的变局正促成“库尔德之春”。土耳其正发党政府对库尔德和伊斯兰国的政策面临新的困难。

当下,土耳其确实是伊斯兰国家中综合实力最强的,它的经济实力在全球排名第16,陆军力量在北约中仅次于美国。但这些并不必然保证土耳其如其预想的那样成为中东地区“领头羊”。伊朗、埃及、沙特都是中东地区的穆斯林大国,它们各有不可取代的影响力。最近,伊朗核问题又出现了转机,潜在地也将使得土耳其在中东地区多一个更为强劲的对手。土耳其的地区大国梦面临种种牵制。(作者是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