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大陆民运分子台湾选“立委”好滑稽

1989年政治风波后出逃的通缉犯吾尔开希近日在台湾宣布竞选“立法委员”。他称台湾为“国家”,称台“立法院”为“国会”,并宣称他个人的背景和特质可以让他为台湾做些事情,“捍卫和深化台湾的民主”。吾尔开希1996年在台湾定居,据美国之音报道,他表示“爱这个比在大陆生活时间更长的国家”。

吾尔开希表示他将以“第三势力”的身份参选,希望制衡国民党这个“畸形怪兽党”和“走向民粹”的民进党。他的用词对国民党更狠些。有报道说,他与民进党的一位对手达成协议,两人中得票较少的一人将支持另一人,以争取击败现任的国民党籍委员。

出走的八九民运人士这二十几年上演了集体性的人生悲剧。他们大多当时没搞懂中国在发生什么,也误判了之后的中国走向,在长时间的政治对抗中输得精光。他们在中国社会的记忆中早已边缘化了,也在西方的对华格局中边缘化了。

当年一二号的通缉犯王丹和吾尔开希如今都定居台湾,他们在当地社会没什么影响,基本是在敏感的“纪念日”前后上媒体骂骂大陆,或给“搞民主”的台湾学生传授些经验。吾尔开希搞过到中央驻港机构“闯关自首”、要求回大陆探亲的闹剧,也被认为是“活得太寂寞了”,要造势刷刷自己的人气。

这些人无论怎么骂国家,大多依然靠“中国政治流亡者”这个标签混饭吃。中国的崛起使得他们在边缘处也能多少捞到点关注,想方设法维持、放大它,成了这些人的生存之道。

吾尔开希离开大陆时21岁,大一学生。如今47岁了,还想靠唠叨当年那点事忽悠选民,杀进台湾政坛。

他大概觉得自己无论是“带着光荣”,还是“犯了错误”,好歹是从中央来的,兴许能把当地人唬住。如果他能成功当选台湾“立法委员”,倒是蛮滑稽的。

不过分析人士大多不看好他的选情。因为在台湾选“立委”,通常要在服务社区百姓上下功夫,做很多包括跑腿的具体事。吾尔开希只靠一张大嘴,空喊民主,又无政党支持,这样的一个“台湾女婿”过去从无当选“立委”的例子。

西方媒体纷纷报道这件事,和台湾媒体一样,大多是出于猎奇。民运分子哪有什么经验,他们从未成功过,口袋里揣满了教训。但他们如果使劲跳起来想进入镜头,那么舆论往往也不反对瞥他们一眼。

台湾说到底是中国的一部分,二十几年前中国的名牌大学学生想在台湾那里混出点模样,按说这个想法不过分。只是吾尔开希、王丹兜的圈子太大了。他们仿佛沙子被风刮到了台湾一样,他们更像在那里挣扎,而不是施展才干。

二十几年前那么年轻的人走错了路,按说还是有修正人生机会的。但少数跑到境外的“民运学生”拒绝反思,一错再错,他们就不能抱怨祖国和这个时代了。请在今天生活的地方随遇而安吧。▲(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