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经济学者谈中国股市:暴跌不意味着国家队“救市”失败

左小蕾:淡化对指数的关注

此次暴跌的具体原因,恐怕需要监管部门对一线交易所进行调查才能搞清楚,其中不排除博弈指数获利回吐的投机操作行为所致。

面对新一轮暴跌,政府还是需要维持“救市”行动。但建议在接下来的救市行动中尽可能淡化对指数的关注,不要再释放救市就托指数的信号。因为稳定市场不是稳定指数,而是通过加大交易流动性来防止市场出现大起大落,否则的话就可能导致巨大道德风险。

如果投资者知道托市以指数为目标,则其完全可在指数被托起时获利回吐,打压股指后再进场。因为股指大幅下挫后,托市行动一定会卷土重来,紧接着冲着下一次托市指数目标的博弈又将开始,这样就会导致一种恶性循环。

我认为,为了制造交易流动性,今后救市不再需要央企和大型国企主动购买本公司股票,也无需要求上市公司主动回购本公司股票,而是在有人抛售本公司股票时接盘回购,避免出现想卖卖不出去的千股跌停的恐慌性市场情绪。

只有这样,市场才会慢慢稳定下来。主动营造千百股涨停的现象,反而容易误导投资者预期,在股票上涨后立马抛掉,这不利于市场真正的稳定。▲(作者是中国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

李大霄:稳定股市的举措实现三大目标

股市暴跌超8%让很多人吃惊,但这并不意味着国家队“救市”失败。事实上,稳定股市的举措已经实现三个目标:一是恢复市场流动性;二是让过半数上市公司复牌;三是安然度过上月17号的股指交割日。如果没有国家队“救市”,以上三点无法实现,那就有可能引发更加剧烈的市场动荡,使更多人蒙受损失。

面对股市再次暴跌,我认为国家队可以考虑再出手“救”一下市。虽然这次与上月连续多日大跌的情况不同,但从跌幅和速度来看确实需要认真对待。有人认为“救市”是毒药,越救越会上瘾,对此我不赞同。我们必须明白“救市”是救什么,国家队出手救的是流动性和市场秩序,而不仅仅是股票市场指数。

至于昨天暴跌的原因,第一是局部高估的情况仍然存在。前面反弹到4100多点时,跟6月份时超过100倍的市盈率股票比例差不多,市场局部风险仍然存在。第二是双向交易对市场影响是存在的。第三是仍然存在杠杆,虽然现在杠杆的情况比上轮高点5178点时小了一些。

股市下一步还会面临调整,高估的股票会慢慢回落,但比6月份时会好一些。每次股市大跌都会有人感觉信心受挫,但对股市起落要有平常心。投资人和社会都要成熟一些,股票市场有起有落是必然规律。对此要有心理准备,重要的是不能用过高的杠杆,不能超过自己的承受能力购买股票,要做到理性投资。

管理部门的责任首先在于维系市场秩序,使市场公开公平公正。其次是维持市场稳定,保持投资者和融资者的利益平衡,让风险消失在萌芽状态。中国股票市场经历了很多次重大调整,从各方面看都在进步,从小规模变成大规模的市场,从单向交易变成双向交易,从封闭型市场变成开放型市场。但是股市的成熟不可能一蹴而就,对此我们要保持耐心。▲(作者是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彭文生:杠杆效应在明显变小

对于周一股市大跌,我认为原因有三:一是近期经济数据较弱,包括PMI继续保持低位以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滑等。二是美联储加息预期使得外部环境复杂。其实美联储加息预计已经搅得整个海外市场的波动性都比较大,不确定性增强。三是中国股市虽然前段时间从高点回落,但整体估值仍然不算便宜。整个市场在政府“救市”后反单幅度不小,部分盘点调整也算正常。

当然,如此大幅的单日下跌确实令人惊讶,这其中当然有投资者信心不足的问题。但面对这种震荡,我们无需害怕恐慌,这只是以上几个因素的应激反应。我们现有的交易机制,包括涨停板跌停板等,都为防止股市出现大问题预设了缓冲。

政府之前的“救市”措施在稳定市场信心、防止杠杆带来踩踏等方面作用明显。但有句话叫“救急不救穷”,用于应对股市极端情况的措施在短期内管用,当在中长期是否能够继续拉高股指就难以确定了。因为股市最终走向,还是要看经济的基本面以及投资者的投资偏好等多方面因素。

这次暴跌与上轮连续下跌不同。上轮下跌中杠杆踩踏效应明显,但在昨天的暴跌中,杠杆效应已经明显变小。接下来股市可能还会震荡,但大起或大落可能性不大。▲(作者是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刘戈:股市系统性风险已化解

现在我们对股市危机的应对已到非常复杂的程度,政府“救市”进入关键阶段。就像一个急症病人,虽在得到紧急治疗后生命体征趋稳,但这时救治措施还不能停,因为病人生命仍然脆弱。

可以预见,这是一个艰难的决策和转变过程。应对中国股市如此大体量的资金必须一点点来。在对股市是否还有系统性风险进行评估时,监管部门要有后续方案,这样才能真正止跌,逐步让股市恢复良性运转。

现在也是股民信心重建和恢复的关键期。过去一段时间,部分股民的信心变脆弱了。这时,我们在停止股市下坠方面要表现得更加坚决,在必要时甚至不惜采取停盘等措施。在这个阶段,我们的“救市”措施绝对不能羞羞答答,也不能拘泥于某些人所说的依靠市场调节。

在政策层面我们应有新的动作。此前的举措已显现一定成效,但任何一套方案或措施都不可能一劳永逸。如果效果不明显了,就需采取新的手段和方案。之前股市存在系统性金融风险,就像一个病人病情很重,只补充一点营养品肯定不管用,后续医疗措施一定要跟上。

但我认为,监管部门目前也处于十字路口。前一阶段的危机应对应当说已见成效,银行资金清算、配资和杠杆资金清除等做得不错,股市系统性风险已得到化解。本来接下来可以不再“救市”,但这时再次出现股市大跌,那就可能会对监管部门信誉产生影响。更何况,股市大幅下跌后续会产生多大连带反应目前还没法判断。

对于股市的未来,我认为经济向好不一定股市就好。我们不应把股市当作度量中国经济的唯一工具。可能从三五十年的跨度来看,股市与中国经济是正相关。但股民多从几个月甚至几天来观察股市。因此,虽然股市下跌,但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不应受到影响。▲(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赵锡军:投资者的信心尚未稳定

股市周一重挫超8%主要是前期震荡的后遗症,问题在于投资者的信心还未稳定下来,他们担心此前政府采取的救市措施会在救市初见成效后退出。这次的震荡也表明,暂停IPO等措施并未起到预想的稳定人心作用,机构投资者和普通股民认为国家队迟早有一天会离场,IPO会恢复,“T+0”机制会出台,交易费用等还会调整回原先水平,因此不少人认为上周的股市回暖只是“昙花一现”。

大盘重挫与不久前刚刚公布的中国上半年经济数据也有关系。上半年GDP同比增长7%,勉强达到2015年“保7”的及格线;PMI初值48.2,不仅低于50,更是达到14个月来的最低点,这表明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比较复杂。总体的内需疲软和外需乏力让制造业深陷困境,让投资者无法把握股市前景。

另一关键问题就是中国股市的“软骨症”还未得到有效解决。虽然中国大的上市公司都是大型国有控股企业,证券公司也大多是国企,但在投资者层面仍以散户股民为主,没有实力强劲而且成熟的机构投资者。一般而言,散户股民缺乏专业性,容易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往往“听风就是雨”,容易导致股市大幅波动。西方国家成熟的证券市场不是这样,一般会有成熟的机构投资者和实力雄厚的投资人。可见,改善投资者构成是中国股市的当务之急。

着眼未来,类似养老金入市之类的措施并非长远之计,中国股市一方面要努力治好“软骨症”,另一方面要建立大型国家控股机构,这对中国股市是比较可行的做法。▲(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