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笑:ISIS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ISIS,即我们现在所熟知的“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目前国际社会普遍对于它的定义是“极端恐怖主义和原教旨主义组织”。因此大多数人认为它和基地组织差不太多,就是一个以恐怖活动为主要业务的组织。它与基地组织的联系确实非常紧密,它最早由基地组织建立,当时相当于基地组织下面的一个分支,首领由基地任命,接受基地的领导。

但当我们去考察它的行为的时候,我们发现,它拥有先进的美式装备,堪称“美械师”;拥有规模不小的常规军队,而且战斗力相当可观,其军队可以和伊拉克或叙利亚的政府军展开直接较量,甚至把伊拉克政府军打得溃不成军,还击落过约旦的战斗机;不仅如此,ISIS现在占领并控制着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区域,下辖数百万人口。

这好像和本·拉登的工作不大一样?

这些情况显示它与我们传统印象中的恐怖组织是完全不同的,以基地为代表的恐怖组织,业务一般都是小规模偷袭与自杀式袭击。基地过去干过规模最大的“业务”——开飞机撞击双子塔,尽管干得空前绝后,但也没有超出恐怖袭击的范畴。而前面所说的伊斯兰国的业务范围,比基地组织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伊斯兰国根本就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恐怖组织,它已经实际性地参与到了政治活动当中,并且对外宣称建国。如果用单纯考察恐怖主义的思维思考伊斯兰国,是非常片面的。上面所列出种种关于伊斯兰国的现象只是冰山一角,更具体的还要从它迅速崛起的过程说起。

为了使本文中各个阶段的“伊斯兰国”组织表述得更为清晰,笔者将使用不同阶段伊斯兰国的英文简称进行阐述。

一、马利基打压伊拉克国内逊尼派  IS潜入叙利亚起死回生

这一切的起点并不是拉登,也不是扎瓦赫里,更不是其他国家。而是伊拉克前总理——马利基。

一切的一切要从美军从伊拉克撤军开始。2011年12月,美军最后一批驻伊部队撤离,除了留下少量军事人员帮助伊拉克政府干活以外,绝大部分在伊拉克耗了8年美军都回了家,基本结束了自2003年开始的伊拉克战争。这貌似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伊拉克人认为自己终于迎来了实现真正自由独立的时代,美国人认为自己终于摆脱了伊拉克战争这个越战后美军最大的泥潭,中东和平进程的前途好像无比光明。伊拉克总理马利基这个时候还出访美国,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起向世界宣布了伊拉克彻底的自治和独立。不过,伊拉克国内的局势是很复杂的。伊拉克国内的穆斯林派别中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实力旗鼓相当,但政府是以什叶派人士为主的。美国人在的时候,基本上可以制衡伊拉克国内的三股重要势力:什叶派政治势力、逊尼派政治势力和伊拉克国内的恐怖组织。前两者属于协调和强权之下的和平,后者归功于美军强大实力的有效镇压,美国人在伊拉克时,与伊拉克逊尼派势力一道,几乎把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也就是现在ISIS的前身,一般认为是2006年“挂牌成立”的“伊拉克伊斯兰国(IS)”——打得几乎要彻底崩溃。当美军撤离后,稳住局势的强权不在了,马利基总理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

从马利基的种种作为来看,他是个比较激进的什叶派穆斯林。他把逊尼派穆斯林视作是对自己的威胁,每天都觉得政府里那几个位高权重的逊尼派大佬在觊觎自己的总理宝座。美国人一走,马利基就慢慢开始一个一个地算计这些政府中的逊尼派高官。马利基本人还在美国访问时,他就以“参与恐怖活动”的罪名逮捕了副总统哈希米的保镖,进而指控副总统哈希米也是“恐怖活动的参与者”。在马利基回国后的第二天,他就下令逮捕哈希米。此时的哈希米已经逃亡国外,不过有关部门还是在他缺席的情况下判处了哈希米死刑。一般认为,这个事件是马利基对逊尼派一系列打压行动的开始。此后,伊拉克国内有大量逊尼派穆斯林被捕入狱,其中很多都是平民百姓。

2011年也是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年,叙利亚国内局势陷入混乱和动荡。这个时候,当时IS的领导人巴格达迪(这个名字是伊拉克基地组织分支首任头目的名字,此人早已死亡。他死后这个名字就成了个名号,之后IS的历任头目上台后都会改名巴格达迪)派人潜入了叙利亚。现在看来这个决策相当地正确。IS在叙利亚的混乱局势中如鱼得水,很快就通过招兵买马、圣战宣传和兼并组织等手段成为了叙利亚反对派中最强的力量之一,其叙利亚分支名为“叙利亚胜利阵线”,这一切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可以说,叙利亚内战的环境成为IS快速生长的土壤。

二、马利基变本加厉  ISIL趁虚而入

到了2012年,伊拉克国内的局势不断升温。大量逊尼派军官和政府官员被撤职,被什叶派人士代替。尤其是到了年末的时候,马利基对逊尼派的打压更是变本加厉。2012年12月,财政部长拉菲尔.艾萨维的16名私人保镖被捕。拉菲尔在逊尼派中威信很高,此举被认为关乎着逊尼派群体的尊严和名誉。这样一来逊尼派穆斯林群体内部可就炸了,于是乎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穆斯林开始上街游行示威,要求马利基政府尽快收手。可是马利基怎么会听,伊拉克国内支持马利基的什叶派穆斯林一样不少。逊尼派穆斯林上街抗议,什叶派穆斯林也会上街力挺总理,因此马利基不会顾虑民意,他知道,不管怎么样,他的什叶派弟兄们肯定会支持他的。伊拉克国内的游行示威规模不断扩大,局势越来越动荡,失业率更是上升到了40%。为了支持伊拉克国内逊尼派的反抗活动,约旦、沙特等过的很多富商直接向伊拉克逊尼派团体提供资金和物资。这些逊尼派团体中不仅有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政治势力,还有一个借乱局掩护偷偷混入局势的可怕势力——也就是本文的主角IS。IS混入了伊拉克国内的政治斗争局势,暗暗在之中发展自己、等待机会。2013年3月,在伊拉克城市拉马迪的示威现场,首次出现了象征着基地组织的黑色旗帜,也就是IS的旗帜,这被认为是伊拉克内乱局势“变质”的开始。2013年4月,巴格达迪又宣布“叙利亚胜利阵线”与“基地”的伊拉克分支、逊尼派武装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合并,成立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不过这三个组织其实本来就是一回事。这个情况出现后,伊拉克政府和美国政府都收到了情报人员的警告,但两国政府都没有做出反应。

三、国内乱局升级引发冲突  ISIL强势回归进攻边境

一开始还好,各种示威活动都是和平抗议,顶多喊两句、骂骂街就结束了,示威者并没有和政府发生武力冲突。直到2013年4月,在哈维杰爆发的一次逊尼派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中,政府军警和示威民众莫名其妙地就发生了直接武力冲突,直到今天,谁开的第一枪,还是众说纷纭。但其后果就是马利基开始大规模动用武力镇压示威民众,造成了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亡。政府军警还将众多逊尼派穆斯林关进监狱,或者逮捕后处决,这些都是连审判程序都没有的。这些暴力镇压的举动当然只会引来更多的反抗。据统计,整个2012年,被政府关押或杀死的逊尼派穆斯林有上千人之多。

在这个时候,已经化身为ISIL的伊斯兰国组织,开始对伊拉克的平民百姓做工作。他们对伊拉克民众展开宣传,主题大概就是“和平抗议是不会有作用的,你们要武装起来,用暴力手段保护自己”。宣传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发动平民百姓卓有成效。想象一下,你现在生活穷困潦倒,出门上街还有可能挨军警的枪子,家里吃不饱穿不暖,未来一片黑暗。这时有人提供给你一个干一番大事业的机会,自己的人生有可能从此走向巅峰,没准还能当上总司令,福荫子孙。伊斯兰国组织的宣传对于伊拉克普通民众来讲,和这个是差不多的。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之前的叙利亚,内战中的叙利亚百姓看到这样的宣传口号,也纷纷前来响应。这些国家的下层民众本身受教育程度就很低,被这种煽动性极强的宣传带着就跑了,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在伊拉克国内动荡和叙利亚内战的双重背景下,伊斯兰国发展壮大之迅速让人不敢想象。可以说,在两国国内政治斗争各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基地组织从中渔翁得利。哈维杰事件爆发三个月后,ISIL在叙利亚的武装人员开始进攻伊拉克边境。伊军的反应也让人大跌眼镜,除了零星抵抗之外基本毫无招架之力,从这点上伊拉克军队的腐败程度可见一斑。ISIL武装特别地袭击了多处关押逊尼派民众的监狱,释放里面的囚犯,并将这群满怀仇恨的人拉入了自己的队伍,扩大自己的武装部队规模。ISIL还袭击了多处油田,并在黑市上出售原油,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解决了经济来源问题。这些都极大地壮大了ISIL的势力。

四、访美后马利基执迷不悟  内战中ISIL崛起建国

这个时间节点马利基干了什么?他干了一件很正确的事情:访美。如果他此时想稳住国内局势,防止乱局进一步发酵,把美国人请来帮忙是很有必要的。2013年10月底,马利基访问美国,伸手管美国要武器,并答应了美国开出的政治条件。这些条件无非就是推动伊拉克国内民主进程,停止派别争端一类。美国也的确提供了一些军援。但是他一回到国内,把之前自己所做的承诺都忘了个精光,一个字都没做到,继续我行我素。2013年12月,马利基把矛头指向了逊尼派议员艾哈迈德.阿瓦尼,立即招致了后者的抗议。结果阿瓦尼议员被抄家,他的一个兄弟被击毙。这一事件基本是伊拉克逊尼派势力从抗议转向起义的导火索。

2014年年初,马利基出兵拉马迪镇压逊尼派的反抗活动,逊尼派终于忍无可忍,发动了起义,伊拉克被卷入了内战的漩涡。而ISIL的武装人员,理所应当地就成为了伊拉克逊尼派的盟友,因为ISIL这个时候打着的旗号,同样是“起义”和“革命”,伊拉克逊尼派也需要这样一支力量对抗政府军,他们知道,美国人不会再回来了。ISIL就这样介入了伊拉克内战。

ISIL武装节节胜利,在袭击了拉马迪和费卢杰之后,2014年6月6日,他们开始进攻摩苏尔。这一战是ISIL打得最成功的一场仗。6月10日,伊拉克军队便从摩苏尔撤退,摩苏尔沦陷。ISIL仅用了800人的兵力,就攻占了这座拥有180万人口的城市,当然,这少不了城内居民和伊拉克复兴派(前总统萨达姆的余孽)的帮助。ISIL武装入城后,摩苏尔百姓可谓是箪食壶浆,欢迎ISIL武装入城。伊拉克逊尼派民众真的把ISIL当成了自己的救星。除此之外,伊拉克军队溃逃后留下来的大量美军装备,全部被ISIL笑纳。估计本.拉登做梦都不敢想象,他的后继者有一天可以开着美国人的先进坦克,坐着美国人的悍马吉普,操起美国人的榴弹大炮。

随后,ISIL武装沿着底格里斯河向着巴格达进军,相继攻陷了盖亚拉、舒尔特、哈维杰和提克里特等城市。2014年6月29日,巴格达迪宣布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改名为“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并正式公布了他的建国主张,建立“哈里发”(历史上穆斯林帝国的最高宗教和世俗领袖称号)国。这是一个打破现有中东国家边界的、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伊斯兰国度。注意,这个行为可是在挑战现有国际秩序,意图改变自二战后以来就不曾大幅变动的中东地域的国家划分。当这个主张被提出来的时候,你还会认为它只是一个单纯的恐怖主义组织吗?

2014年7月4日,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大清真寺“发表讲话”,宣讲布道,号召普天下的穆斯林加入他的“圣战”。这一举动又一次卓有成效地扩张了他的兵力。他的极端宗教思想甚至吸引来了世界范围内的狂热穆斯林们。到目前为止,伊斯兰国组织中已经有超过1000名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穆斯林狂热者。虽然在ISIS武装威胁到库尔德斯坦等美欧利益区之后美军和以法军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军队对ISIS展开了以空袭为主的打击行动,帮助伊拉克库尔德武装打击ISIS,这显得有些为时已晚了。到现在为止,ISIS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并没有真正走上积极解决的轨道。

就这样,ISIS从2011年那个被打得几乎全军覆没的基地组织“分公司”,变成了一个拥有相当实力的准“政治实体”,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样子。总的来讲,ISIS的崛起过程就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帕内塔的话所说,“伊拉克什叶派对逊尼派处处打压,ISIS就在这个畸形的环境之中壮大为怪兽。”

五、附加说明的几个问题以及对ISIS崛起原因的总结

还有几个前面没有提到的问题。

ISIS的武装是如何拥有正规军那样的战斗力的?据分析,是来自社会复兴党的帮助,也就是萨达姆的残余势力。这一势力之中有不少前政府的旧军官和旧官员,他们对马利基同样恨之入骨。他们为ISIS带去了知识和技能,成为了智囊,他们教会了武装人员如何打仗,如何使用先进的武器装备,造就了ISIS战斗力的飞跃。

那么ISIS是恐怖组织吗?过去是,现在就不能单纯地这样下定义了。它早就超过了一般恐怖组织的范畴,人家可是已经“建国”了,虽说到现在没人承认,但是他在统治区域内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政治制度”,推行了很多“科教文卫”方面的“政策”,虽然在我们看来这些都是非常血腥、暴力、恐怖的。ISIS的疯狂是有计划、有秩序的疯狂,他们有着明确地政治目标,为达目的,不择任何手段。

ISIS能发展到今天,和大量伊拉克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ISIS头目对伊拉克各种不同的百姓群体发动了有效的宣传工作,从沙漠起家,拉拢平民百姓,不停地壮大自己。他们很好地利用了叙利亚内战和伊拉克动荡背景下微妙的中东政治气候,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伊斯兰国发展到今天,马利基“功不可没”。在美军撤离伊拉克后,马利基在国内不好好搞建设发展经济,反而开始玩起政治斗争,搞得国内乱了套,给了极端组织茁壮成长的土壤。此外,奥巴马从决定从伊拉克撤军的时机是否恰当,也值得商榷。当然一切的一切都是可以继续往前挖的,挖到一定地步,2003年小布什出兵伊拉克这个决策如何评价,也值得深入思考。

当然,伊斯兰国能蓬勃发展这么长时间而不被美国出兵围剿,也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一点众说纷纭。笔者看来,一个“规模适中”的伊斯兰国发展并不违背美国利益,反而会让美国在中东多一个筹码。美国政府一位外交官员在接受非正式采访时曾提到,伊斯兰国的崛起,首先伤害的是欧洲国家利益,随后才会伤害到美国利益。

笔者认为,在伊斯兰国的崛起过程之中,美国也有一份独特的“功劳”。美国在很大程度上,纵容乃至默认了伊斯兰国的发展。伊斯兰国的存在一方面可以牵制叙利亚阿萨德政府的力量,给后者造成相当大的压力,进而对俄罗斯也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力。另一方面,在宗教层面也可以对什叶派力量进行压制,毕竟什叶派对美国总是不那么友好的。更主要的,伊斯兰国的活动可以增强美国在中东的“存在感”。这是因为,伊斯兰国几乎成为了中东国家共同的敌人,当中东国家受到这样一股庞大力量的威胁时,总会希望得到美国的帮助,这样,美国就可以通过经济和武器装备援助等手段很好地维持自己在中东的存在,保障自己在中东的相关利益,维持自己对中东国家的影响力,而不必派出大量军队驻守在中东来压制中东的反美力量。这,也是美国“巧实力”战略——纵容或制造冲突,再站出来“拉偏架”——的一种体现。

总之,我们应该重新选择角度去思考和研究ISIS问题,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它还会存在一段时间,甚至有可能会长期存在。它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恐怖组织,而是一个拥有一定规模的政治实体,而且不少伊拉克百姓还很支持它。媒体报道总是偏重ISIS的屠杀、强奸、毁灭文化遗产等暴行,着重报道ISIS无恶不作、罪行滔天,总是给人一种在伊拉克会人人得而诛之的感觉,但事实不是这样。虽然ISIS的种种行径的确令人发指、极端残暴。但它在伊拉克拥有着相当坚实的群众基础,到现在也是如此。况且,美军在伊拉克驻扎这么多年,所造成的破坏和损失也比较严重,只是因为美国把握住了舆论的控制,许多诸如破坏伊拉克古代文化遗产、焚毁古代书籍的事件没有见诸报端而已。笔者认为,想要解决ISIS问题,首先是要分析其在伊拉克群众基础的形成,抓住问题的本质;同时也要给宗教狂热降温,理性地处理伊拉克的政治问题。(作者是国际问题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