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学生瞧不起老师,是教育不均衡的怪胎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博士后李涛,为完成其主持的基金课题,深入西部农业县芥县最为偏远的一所农村九年一贯制学校——云乡学校进行驻村研究和后续跟踪发现,乡间少年对他们所能接触到的教师更多的是“瞧不起”。农村老师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大人物”,他们收入差、地位低使少年们不断强化了读书无用的逻辑,乡间少年无法从老师那里获得真正感兴趣的外界现实与社会知识。这些学生的抗争,引发课堂混乱、无心学习等不正常现象。(8月17日《中国青年报》)

老实说,仅就一所偏远农村学校学生对待老师、对待学习等的情形表现,来给课题研究找论据,其说服力稍显缺乏,尤其不具代表性。具体情况是,不论地区发达与否,都可能导致学生对待老师及学习的两极化表现。即地区经济欠发达,可能激发学生及家长尊师、求知的动力,同时也可能如上述情形那样,学生瞧不起老师,认为读书无用。而地区经济发达,也是一样,一是可能进一步认知到知识的重要,孩子都奋发学习,另一是会因为经济太发达,上大学也不见得让孩子早早辍学,就去闯市场更能捞大钱,更划算。

我们重新解剖李博士后研究和跟踪的这所学校,学生瞧不起老师,既有来自外界社会的客观原因,也更有学校管理、教师教育方式方法乃至学校教育资源配置等主观原因。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牵涉小学、初中两个教育阶段,其本身就带来了管理难度。这极易导致校风、班风、学风不正。学生没有对学校的新鲜感觉,更不会对教师抱有起码的敬畏。

同时,因为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学生全天候在校,尽管有摄像头监控学生行为,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对所有空间全覆盖。学生们寻找管理盲区或死角,尤其扎堆搞恶作剧,并相互效仿,几乎可以传染病一样,瞬间泛滥成灾。

或许李博士后的课题研究,仅是侧重了该校学生对待老师、对待学习的态度,而没有注意到同学间的关系。当一所学校校风班风学风如此不正,学生间打架斗殴,种种我们想象不到的矛盾摩擦,也断断不会少。

至此,我们把脉这么一所学校,或许首先该撤换校长,同时要加强教师教育教学技能培训,尤其要跟进教育方法和手段的创新。其次,我们也该追问这所学校的资源配置问题,看是否达到现代化、信息化的要求。或许这所学校除了监控探头,计算机、投影仪、多媒体等现代设施是很缺乏的。这显然让学生的学习生活条件大大落后于我国目前学校设施配备的标准了。学生对学校、对老师、对学习,自然提不起一丁点兴趣。第三,我们更不要忽视这所九年一贯制学校是合班并校的产物这个事实,其体量大、生源多,班额严重超标,管理近乎数字化而缺乏人性化,缺乏温情及足够的善意,学生因年龄偏小有很多难以自理,性格变异或扭曲,甚至逆反心理严重等等,都无一不加剧对学校、对老师、对学习的反驳、抗争、抵触乃至厌恶、轻视、鄙视。

如果学生家里有电脑,反而学校没有,学生网络上浏览的信息知识,大大超过我们学校教师一成不变、照本宣科填鸭式传授的,学校办学条件落伍、教师教学方法手段落伍,我们的学生拿什么对学校对老师说爱、说感恩,并报以敬畏、报以尊重?

基于此,偏远乡村学校的学生瞧不起老师,先别找学生的错儿,更别拿来以偏概全,以普遍性说事儿。一切的一切,其实是教育基础设施、办学管理水平、师资水平等多项资源配置及发展不均衡而结出的怪胎,是偏颇、错误的教育指导思想上的问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