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更像精英俱乐部和经验交流组织

今年6月举行的金砖国家乌法峰会(与上合组织峰会联合举办),成为西方未能通过制裁孤立俄罗斯的象征。此外,俄罗斯在结束其金砖轮值主席国角色之际,向新的多极世界图景注入了多个重要元素,并使其成为一系列实际性决策。

出席乌法峰会的国家,拥有全球40%以上的人口,贡献了全球约1/3的GDP。然而,金砖国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联盟,我们不能期待它带来其他类似联盟的结果。在更大程度上,这是一个精英俱乐部和交流经验的合作组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内部讨论也可以催生包含经济关系在内的新的合作性质。金砖成员国的地缘政治目标和价值观不尽相同,每个国家的经济状态也不同。然而,即使这些没有协同联系的经济体,也能对国际经济合作的结构产生影响。国际经济合作自二战以来首次在没有美国甚至任何一个G7国家的参与下,在如此大的规模上产生。

金砖国家的主要成员俄罗斯、中国、巴西、印度、南非,目前的经济联系主要面向整个西方世界(欧盟、美国及日本)。例如,中国和巴西对美贸易额比对俄高出许多倍。在可预见的将来,没有哪个国家会自愿放弃这一结构的对外经济关系,但这无论如何不会妨碍它们对外联系的多元化进程,包括建立某个独立于西方世界的集体决策机构。金砖国家正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在此意义上,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倡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整合很有前途,后者途经南亚和中亚直抵欧洲。

今年5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消除欧亚经济联盟和丝路经济带之间的不必要竞争。乌法峰会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开始启动,其资本金将达到1000亿美元。

这是一个独立于其他国际性金融组织的融资机构,对许多遭受西方制裁的俄罗斯公司具有现实意义。对克里米亚来说同样如此。该银行功能上类似欧洲发展银行,即支持中小企业,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或对金砖国家的个别项目提供支持。

金砖国家还将成立一个外汇储备池,成为危机条件下稳定金砖国家国内资本市场的工具。它同样独立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后两者在提供援助时,经常会强加某些有利于西方世界的具有政治动机的附加条件。中国在必要时将向资金池注入410亿美元,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各180亿,南非50亿。这笔钱并不需要现在马上提供。在金砖框架内还将建立独立的支付系统,以求在此方面摆脱对西方的依赖。

总之,金砖国家可以实施资金来源多元化的大项目。这不仅对俄罗斯,而且对于其他不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政策又无法对其进行改革,使其更符合当今国际现实的国家来说,都普遍具有现实意义。

一些怀疑主义者将拥有约2000亿美元的金砖金融机构与掌管2万亿美元的世界银行相对比并不公道。因为,按今天的币值换算,美国战后超额完成既定目标的马歇尔计划只花费了1030亿美元。也就是说,重要的不是投资总额,而是在建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替代性金融机构时,制定全新的决策机制。这个机制应当更公平,而不是受到某个国家或国家集团的支配。(作者为政治学家、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