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会所还原官员贪腐内幕

昨天,中纪委通报了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调查结果,主要涉及的问题包括:在党内搞团团伙伙,大肆进行利益交换、利益输送,拉拢腐蚀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职权影响,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纵容其子开设私人会所,并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有关领导干部;向他人送礼金;伙同其子行贿。(8月16日新华网)

私人会所因为戒备森严,常人难以窥探到真实内幕。或许我们也知道其中肯定上演着一幕幕错综复杂的权钱交易,但究竟是如何拉拢官员,如何实现权钱勾结的,我们不得而知。随着中纪委对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调查结果通报,我们终于看到了私人会所里的藏污纳垢和各种非法勾当。

私人会所成为“圈虎”围猎场。在赵少麟儿子的几个私人会所里,成为座上客的不是一般的商人大贾,而是一些响当当的实权派人物。被警察私下称为“武爷”的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济南原市委书记王敏、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河北原省委书记周本顺、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等,应该说这还只是其围猎场中的一个缩影。随着案件的深入推进,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团团伙伙成员浮出水面。但从这已经落马的5名省部级官员来看,这种私人会所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私人会所成为利益“搅拌站”。一旦成为了私人会所的“座上宾”,那就意味着权钱交易的开端。在赵少麟儿子的私人会所里,无论是从地域分布,还是从人情关系来看,都与巨大的实际利益彼此交融胶着。从天津到济南,从北京到南京,只要有自己“座上宾”的地方,就有自己的既得利益。在天津“想整谁就整谁”,在济南的生意顺风顺水、财源广进,在接连拿地。而背后不仅是私人会所的喝茶相聚,更是彼此的利益输送。官员们把赵某当成了自家的“钱袋子”和“提款机”,安插关系人分享其实的利益就成为了约定俗成。

私人会所成为关系“粘合剂”。与官员打交道是一个层面,与官员的家属黏合在一起才是关键。正是通过私人会所,凝固了赵少麟及其儿子的关系圈。为王敏女儿的豪宅,让其在自己的公司吃空饷,邀请王敏妻子到东南亚购物,并到澳门豪赌。成为周本顺的妻子干儿子,与周本顺的儿子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让何家成的女儿在自己的公司吃空饷。通过与这些实权人物的亲属打交道,让圈子关系更加牢靠,即使这些贪官们想收手也是难上加难。

私人会所的“能量”确实惊人,一旦踏入其中,必将成为贪腐大棋局中的关键棋子。表面而言,私人会所的主人确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黑白通吃,但一旦东窗事发,只要攻破其中一点,就会让这个关系网和利益圈土崩瓦解。这些曾经赵家私人会所的“座上宾”,如今哪一个没有落入法网?由此观之,为官者切忌不要踏入这些林林总总的私人会所,否则就会欲罢不能,从而毁掉自己的前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