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生:抬高蒋介石形象改写不了历史

近年来,蒋总统或蒋委员长的名声在台湾并不太好,每到“二二八”纪念日都会被人批判一番,其在台湾各地的雕像更是被敲打得七零八落。但近日他在台湾舆论中却突然“高大”起来,“抗战胜利是蒋委员长领导全国军民英勇奋斗的成果”“八年抗战是蒋委员长一人领导,没有第二个人”等言论变多了。

究其原因,在于大陆将举行包括阅兵式在内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这让台湾有些人坐不住了。台湾当局上上下下,从“总统府”到“陆委会”“国防部”,从马英九到郝柏村、夏立言和吴育升等人,均表态反对连战率团参加纪念活动。反对理由大概一是要求大陆承认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二是要求大陆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主导八年抗战”。至于是否还有其他什么不能公开说的理由,那就不好妄自揣测了。

出于内战的原因,国共双方在相当长时期内相互敌对,自然谈不上肯定对方历史功绩。但随着后来两岸交流增多,大陆民间和官方对国民党当局在抗战期间的作用逐渐转向肯定,明确表示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互配合、协同作战,都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反倒是国民党方面一直无法正视共产党军队在敌后战场的贡献。

但若细察历史,国民党当局在抗战期间的表现果真如其自诩的那样毋庸置疑吗?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开始,但日本侵略者当时已打到北平郊外的宛平城下。那么问题来了,在此之前,即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来,国民党当局和蒋介石在干些什么呢?蒋介石主张“攘外必先安内”、安内“第一是赤匪”、“日本是藓疥之疾,共匪才是心腹之患”,正是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才有了张学良“不抵抗将军”的恶名,才有了臭名昭著的“塘沽协定”“何梅协定”等。

如果不是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中共中央调和鼎鼐,我们无法想象蒋介石或国民政府是否会转而意识到“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无法想象其是否会暂时放弃“不消灭赤匪,则不能御侮”的政策。在全民族抗战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人摒弃前嫌,主动“取消红军名义及番号,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并在敌后战场钳制和歼灭大量日伪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说共产党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

抗日战争给国共两党的共同启示是,必须共同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必须坚持国家和民族利益至上。“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只有站在国家与民族的利益高度上,才能谈得上政党的发展和个人的前途。但国民党一些人似乎还没学到历史的教训,屡屡把政党和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奉劝这些人,还是省省吧,把蒋委员长的形象塑造得再光辉,也不够“台独”势力敲敲打打的。▲(作者是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