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中东难民潮祸起“阿拉伯之春”

田文林

当前,国际难民潮波澜汹涌。据国际难民署2015年6月报告,2011年到2014年,全球难民人数增加41%,接近6000万,中东则是难民“重灾区”。叙利亚、利比亚等国此前政局稳定,民众安居乐业,但“国破”导致“家亡”。这些国家内部固然存在问题,但外部势力借机推波助澜,竭力策动“颜色革命”,才使相关国家由治到乱,走向深渊。

“颜色革命”是西方大国实现霸权利益的柔性战略。与武力入侵和军事占领相比,意识形态渗透以及在关键节点策动“颜色革命”,成本收益明显“更合算”。众所周知,政策来自战略,战略又源于是非观和价值观。一旦将一国的价值体系颠覆,其战略和政策也将发生180度转变。因此,从思想上俘虏对手,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可以让对手在不知不觉中缴械投降。

2011年阿拉伯剧变就是“颜色革命”的最新案例。阿拉伯动荡开始后,西方媒体马上将其冠以“阿拉伯之春”,朝“民主化”方向引导,一些美国“非政府组织”则表现活跃。在阿拉伯世界抗议运动中,抗议者使用面带微笑、向军警献花、与军警拥抱等貌似温柔的抗议方式等,与此前在塞尔维亚(2000年)、格鲁吉亚(2003年)、乌克兰(2004年)和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等国“颜色革命”中的手法几乎如出一辙。策划者借此可以轻易煽动起几十万规模的民众抗议活动。然而,“颜色革命”貌似温柔和“非暴力”,但这种假想仅仅是为了瓦解专政机构斗志,为了最终夺取政权。一旦完成政权更替,“颜色革命”便会显露出血雨腥风的另一面:政局动荡反复、极端势力兴起、教派冲突加剧、安全形势恶化、国家日趋解体。

西方国家热衷“颜色革命”,直接动因是“顺昌逆亡”的地缘政治逻辑。在阿拉伯剧变中,西方大国有意针对那些筛选出来的阿拉伯国家(尤其是叙利亚、利比亚等不听号令的国家),将孤立的社会政治危机,升级为剧烈的地缘政治地震,以便在未来重塑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地缘政治版图。

从深层看,这种“政权更替嗜好”,还与当前金融垄断资本的“灾难资本主义”本性有关。在经济日趋金融化背景下,美国等西方大国实现经济繁荣(金融扩大再生产),需要持续增加货币资本投入。在国内储蓄不足情况下,国际资本便成为其争夺对象。由于国际资本出于保值增值动机,往往会流向机会更好的国家。因此,西方金融势力要保持本国经济繁荣,前提就是制造危机、破坏他国的政治、经济和金融市场秩序。

然而,依靠制造灾难和政权更替实现霸权利益,是非常危险的地缘政治游戏。金融资本的基本行为逻辑就是行为短期化,在这种思维主导下的西方对外政策,越来越缺少耐心和智慧,使世界变得更加混乱无序。当前中东乱局表明,西方有本事放火,却没本事灭火。即便如此,西方大国也没有从中汲取教训,改变“颜色革命”的坏习惯。

对第三世界国家来说,“颜色革命”无疑是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而普通民众是最大受害者。中东难民潮已经充分证明了这点。(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