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晓丹:从默克尔第八次访华,综观中德关系

就在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中荷关系进入蜜月期的时刻,德国总理默克尔于10月29日至30日对中国进行的国事访问,使得欧洲再次掀起中国热。此次访华是她出任德国总理以来的第八次访华,访华次数超过了欧洲其他所有现任领导人。这与默克尔政府所寻求的亚洲政策的再平衡密切相关。中德关系无论在经贸规模上,还是在政治磋商的紧密度上,相对于德国的其他亚洲伙伴国家,都处于一个新的战略高度。2014年3月中德两国政府在柏林发表的《建立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的联合声明》,以及同年10月发布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共塑创新》,标志着两国在政治、经济、创新、教育文化领域下的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的确立。

纵观近几年期间,两国领导人高频率互访下所关注的议题,相对而言,德国更关注的是由中国市场规模而带来的经贸合作,而中国更多思考的是全球经济一体化下的多极政治格局。随着欧债危机和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以及目前涌入欧洲的难民潮问题,要求德国在国际事务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在2015年2月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国防部长明确提出,在寻求国际危机的解决办法时,德国已经做好准备,承担领导角色。德国这种参与构建全球秩序意愿的不断加强,也为中德在政治领域的合作开辟了新前景。2011年建立的中德政府磋商机制,是中国与西方国家建立的最高级别的磋商机制。目前为止,双方政府已经进行了三轮磋商,就深化政治、安全政策和法律等方面的合作达成共识。针对乌克兰危机、宗教极端主义恐怖活动、阿富汗、亚洲和欧洲的区域合作等重大挑战进行外交和安全政策对话。另外,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合力打造“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新理念,得到了德国的积极回应,因为其看到了此战略有利于维护中亚地区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平衡美国在欧洲的势力,符合德国自身的利益诉求。

尽管中德双方在上述政治领域的合作日益加强,经贸关系仍然是中德关系的核心部分,这也是德国对外政策越来越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体现。两国在G20框架下对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诸多议题,均已达成共识。例如:致力全球贸易自由化;建立开放、公正、透明的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改革等。中国作为德国除欧盟外的第二大出口市场,是德国迅速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要因素。两国双边贸易额今年仍呈上升趋势,德国对华出口增长了0.8%,进口增长高达17.6%。除了在贸易规模上保持的强劲态势,德国对华直接投资仍以生产型项目为主,投资金额大,技术含量高。截至2014年底,德国企业在华投资项目8541个,德方实际投入236.3亿美元。其中,德国三大汽车巨头与中国车企的合作,不乏被称为德国对华投资的典范。随着中国对外资本输出的规模扩大,对欧洲的投资在过去的几年间迅速增长,2014年中国企业对德国企业的收购金额就达到了17.4亿欧元,超过了2013年中国对德直接投资的总和。收购的企业主要是在制造业和服务业领域,掌握“看家本领”的中小型家族企业。通过与中国资本的“联姻”,不仅使这些德国经济的“隐形冠军”摆脱了欧债危机的阴影,而且也有助于中国学习德国企业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尽管中国对德直接投资占其接受海外直接投资总额的比例与中德贸易规模不相匹配,但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其上升空间不可低估。此外,中德双方在金融领域的合作,也随着2015年3月两国高级别财金对话机制的启动,迈开了新的步伐。随着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德国也明确表示,支持法兰克福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

今年是“中德创新合作年”,中德创新伙伴的关系主要体现在经济方面重点开展工业、金融、研发、城镇化和交通体系、农业和食品等多个领域的创新合作,其中“工业4.0”作为一个独立标题,构成了“创新”主题下,中德合作的主要内容。以“工业4.0”为蓝本的“中国制造2025——制造业强国战略行动纲领”的出台,为稳步推进两国企业自由地在智能制造、物联网、新信息技术等领域的合作,提供了对接框架。不难看出中国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以德国为参考和借鉴,打造工业领域的高新技术为新一轮世界竞争的优势,从而实现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在此背景下,职业教育也成了当下中德两国在教育文化领域合作最为关注的话题。World Economic Forum 最新发布的2014-2015世界竞争力分析报告指出,德国务实的双元制中等职业教育,为德国工业提供了扎实的人力资源基础,是德国制造难以撼动的地基。因此,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是促使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一个决定性因素。2015年中国对职业教育的预算支出增长了24.6%,排位第三,充分体现了职业教育是未来中国政策的重点之一。这为中德两国在政府、企业、职校不同层面的职教合作提供了史无前例的契机。(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G20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