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锦文:“以GDP论英雄”又有抬头之势

截至2015年10月27日,全国共计有28个省(区、市)陆续公布了当地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其中,重庆以11%的速度拔得头筹,GDP增速连续7个季度跑赢全国,而吉林以6.3%落在最后。辽宁、黑龙江和山西等尽管公布了经济的增速,但未公布经济增长的绝对值。这些数据比较准确地反映了各地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转型升级背景下经济运行的真实情况。

经济理论告诉我们,影响区域经济增长的因素包括资源与地理的自然禀赋、技术与创新因素、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以及政策资源的差异等等。正是这些因素使得各地的经济增速表现出差异性,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近一年以来,舆论对各省GDP排位差异解读有热情过度的趋势,一些经济表现好的省份受到连篇累牍的追捧,一些在经济转型升级中遇到暂时困难的省份则遭遇各种唱空唱衰。

我国对各地GDP的排名是从改革开放后逐渐盛行起来的,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主要原因是区域竞争和地区官员升迁的竞争。伴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地方的财政更具独立性,GDP的竞争本质上是地方财力的竞争。在“GDP崇拜”导向的支配下,各级地方官员更看重本地区GDP的排名。对GDP的排名一方面鼓励了先进者,鞭策了落后者,从而强化了地方竞争,推动了我国经济的持续增长。然而,“GDP崇拜”同样带来一系列严重后果。过分看重GDP排名的竞争,就忽略了其他经济和社会因素,比如区域经济结构的平衡问题,也会刺激地方热衷于基础设施、经济项目的大投入、大建设,甚至不惜牺牲环境保护、民生福祉。此外,有些地方甚至不惜通过统计数据“注水”以提升当地的GDP位置。这一现象在前些年已经遭到社会的广泛批评而有所收敛。

但从2012年我国经济进入减速通道以来,尤其是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速“破7”后,无论是媒体对GDP榜单的追捧,还是学界呼吁重新重视地方竞争性指标的声音,“以GDP论英雄”又有重新抬头之势。我认为,就中国的现行体制而言,地方竞争有其客观性,对于“保增长”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我们仍然需要对地方发展自身经济的热情加以保护。但我们必须要警惕已经被事实证明了的不良后果。

对GDP的排名无疑能够反映地方竞争的状况,但它反映的仅仅是一个侧面。在中央大力推进经济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各地区承担的任务有差别,面临的背景不尽相同。如近几个季度在GDP排名榜中垫底的东三省地区,其环境保护、社会保障、结构转型负担肯定要大于一些东部省份。先进地区在新常态下保证经济快速良性发展的经验值得借鉴,但不能因GDP榜单排位,就忽略一些地区为经济转型和社会稳定所做的实功,更不能因此引导舆论重新拥抱“GDP至上”取暖,从这个意义上说,东三省的“老末”位置并不丢人。

我们更希望在对GDP排名的同时,也应对各地在经济的转型升级、创新、环境保护、社会福利改善、消除贫困等多项指标进行“社会进步综合指标”的排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给地方提供一个合理的导向。▲(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