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泄密”打击香港言论自由

——本文转自香港明报

看香港的一些事件往往如同看肥皂剧,不仅没完没了,而且愈吹愈大。肥皂剧大多没有营养,都是些茶壶里的风波,而且难免情节荒诞,逻辑混乱,白白耗费时光。

香港大学任命副校长一事就像这么一出肥皂剧。最新的剧情是,港大校委会泄密风云再起波澜。当商业电台公开两段偷录的疑似校委发言录音,令港大向法庭申请禁制令后,7个新闻工会及组织发起了抗议及网上联署,认为港大校委会“严重打击新闻及言论自由”,对香港新闻自由影响深远。

如此高调地抢占道德高地,是一些政治派别一贯的做法。一般来说,占领高地的一方自然有诸多优势狙击对方。只是所谓“道德高地”难以自家说了算,民意是否认同才是唯一的标准。

这不禁令人想起去年的“占领”运动。前年便开始谋划的那场占领运动,反对派明知违法,但却一再抢占道德高地,声称是“公民抗命”,以高尚的道德理由进行包装,甚至以所谓的“公义”来对抗法律。但是,对此香港市民并不买帐。在经历了初期的混沌之后,市民发现那些人占据的并非是“道德高地”,而是与法治相对抗的无政府状态。79天的占领运动终以失败告结,但它给香港留下的伤痕,导致香港的核心价值法治遭遇挑战,受到损伤,是难以弥合的,香港人至今在反思。

回到当下,且让我们看看泄密是一种什么行为,有无违背社会基本的道德底线?

从本质上来说,泄密是一种不道德行为。特别是若之前口头承诺或签署保密协定,那泄密至少是违背了社会契约。法国卢梭所着的《社会契约论》中有句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然人的各种活动都必须接受各种契约框架的规范,包括法律、道德、规章制度、行为规范等等。无论是居庙堂之上,还是处江湖之远,都有一定的游戏规则需要遵守。香港如此,海外发达国家亦然。相信香港多数机构、企业都会在某些方面制定一定的保密规定。对此,记者是最明了这一道理的——为了保护信息源,即便诉讼公堂都在所不惜。

那么,当契约约定的保密原则被打破,受影响一方向法院申请禁制令就是顺理成章之事。商业电台在咨询律师后停播非法偷录的校委发言录音,至少说明他们对法律心存敬畏。7个新闻工会及组织因此就产生对“新闻及言论自由严重打击”的忧虑,的确言重了。

相反,我认为,泄密、偷录内部讲话,才是打击香港言论自由的致命武器。畅所欲言是需要制度保障的。也就是说,制订保密原则,就是保证每一个持份者的言论自由。

就港大泄密风云来看,作为香港大学最高管治团体,校务委员会制定保密原则并予以强调无可厚非,只有如此才能确保委员能在不受政治或其他压力以及外部干预下畅所欲言,充分发表意见。如果没有保密原则,为了个人的尊严和对他人的尊重,委员难免噤若寒蝉。那么他们可能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闭嘴。如此对大学决策、大学管理有何益处?

言论自由是我们的核心价值,必须保护。香港的法律规定,我们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自由。万马齐喑终究不是我们的选择。

作者是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