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政党政治对美“司法独立”的顶层渗透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上星期六去世,迅速引来一场继任大法官任命权的争夺战。奥巴马在斯卡利亚死讯传出2个小时后就表示他将提名新的大法官,而参院共和党领袖则要求将这一提名留给明年新上任的总统。由于参院目前由共和党控制,奥巴马强行提名将遭到阻击。

美国最高法院共有9名大法官,在斯卡利亚去世前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各有4人,另一人较为中立。如果奥巴马任命1名新的自由派大法官填补斯留下的空缺,美高院的“价值观平衡”就将被打破。美大法官实行终身制,他们的格局会一定程度影响美国社会的政治倾向。

大法官都由美国总统提名,参院批准,总统提名的总是与他和他的党价值观乃至政治上投缘的人。因此民主共和两党谁执政的时间长,大法官亲自由派或亲保守派的通常就会更多。此前出现4:1:4的局面,反映了民主共和两党长时间看在美国势均力敌。

最高法院在美国权力很大,它2000年的裁决曾导致了小布什胜选总统,让实际得票更多的戈尔失去入主白宫的机会。斯卡利亚是反堕胎和同性恋、支持死刑的保守派旗手,他还强烈反对奥巴马的医改计划,如果换一个与他观点相反的人,那么对美国政党斗争将产生显而易见的影响。

美国强调“司法独立”,但在这个原则之上,政治能够影响“司法独立”的运行方向,决定对美国来说“敏感”的案子自由派赢的概率高,还是保守派的胜算比例更大。党派政治渗透进了美国司法体系的“顶层设计”,你可以说美国的“司法独立”打了折扣,当然,你也可以不这么说,但是要费很多口舌,把“司法独立”的概念做进一步的限定。

从历史看,美国建国早期设置分权机制时,并未考虑政党政治的因素,因为当时美国的联邦制尚未巩固,国家主要分为“联邦派”和“邦联派”。随着政党政治的出现,美国宪政体系受到侵蚀,但每一届“执政党”都没有改机制,因为之前忍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了影响大法官任命的机会,大家都会“政治挂帅”,先用一用权力再说。

包括斯卡利亚在内的这一届9名联邦大法官有2人受里根提名,2人受克林顿提名,3人受小布什提名,2人受奥巴马提名,可以看出民主共和两党“利益均沾”,它们都没有动力改革。

当然,政党政治对美国社会的渗透力比外界通常认为的高得多,美国公众虽然有所抱怨,但精英群体大多受惠于政党政治,两个党派和他们的支持者互相攻击,但对机制问题常常做心照不宣的沉默。即使反思,也是蜻蜓点水。

大法官任命毕竟不是美国政党政治最突出的镜子,美国人即使反政党政治,大概也想不到从这里开刀。然而斯卡利亚突然去世,美国两党迅速掐起来,还是很有戏剧性。所有规矩都是人定的,政治的影响到什么时候都具有主动性,为斯卡利亚补缺的争夺战让人看到,美国这个西方“司法独立的榜样”也未能在这个问题上免俗。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