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宪举:俄罗斯经济在下滑,但元气未伤

俄罗斯联邦统计局日前公布了最新的经济数据,2015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7%。一时间,西方媒体高声热议俄罗斯经济会不会崩溃。那么西方的制裁在2015年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多大程度上的影响?2016年俄罗斯经济会出现转机,还是会继续下挫?

俄职工月均工资首次低于中国

2015年俄罗斯经济形势十分复杂。国内生产总值仍在2万亿美元左右,在世界各国GDP排名中列第九位。从影响经济的“三驾马车”看,俄固定资本投资下降5.8%,零售贸易额下降8.5%,外贸减少34%。通货膨胀率升到12.3%,失业率增至6.8%,而居民可支配收入下降3.3%,包括普京总统在内的公务员工资减少10%。卢布与美元汇率跌到60多卢布兑1美元。职工人均月薪3.3万卢布,约合人民币3200元(这是俄罗斯职工月均工资历史上首次低于中国职工)。

俄经济下滑首先与其经济结构失衡、严重依赖能源出口,即原料经济模式有关。2014年俄油气出口收入占俄出口总额的66.3%, GDP的18.7%。由于2015年国际石油均价跌到每桶约50美元,比2014年下跌近50%,俄财政损失900多亿美元。俄一直强调要改革经济结构,然而“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结构不合理问题越来越严重。近两年能源价格骤降,俄经济非常被动,缺乏新的动力和发展亮点。

俄经济脆弱性还与其经营管理体制低效、地方和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积极性很难发挥、劳动生产率较低(仅为发达国家的1/3或1/4)有关。由于国家经济垄断程度高,大多数企业和公司活力明显不够,只有5%的企业愿意采用新技术。为了政治稳定,避免叶利钦时期地方坐大、与中央分庭抗礼的局面重现,普京对联邦主体采取了严格控制的政策。这固然暂时对政治和社会稳定有利,但也束缚了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手脚。现在全国85个联邦主体中,绝大多数地方政府的财政要靠中央政府补贴。由于债务增高,有些地方金融稳定面临威胁。

“屋漏偏逢连夜雨”。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制裁扰乱了俄与西方的经济合作,使俄在正常贸易、引进技术设备、吸引投资和银行借贷等方面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说,“因制裁受到的损失可能占GDP的5%”。俄前财长库德林估计制裁使俄“三年内损失2000亿美元”。

但是也应看到,最近两年的经济困难并没有令俄罗斯伤元气,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基本上没有减少,仍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另外从几项主要数据看,农业连续两年丰收,年产量均在1亿吨以上,每年出口粮食3000万吨左右、收入200多亿美元;每年武器出口也有150多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 2015年底俄还有外汇储备3400亿美元、国家储备基金700亿美元、国家福利基金800亿美元。而且,为了融入亚太地区经济,俄东部地区经济发展速度加快。

2016年,俄罗斯人将捉襟见肘,但温饱不愁

鉴于2016年国际油价将在低位徘徊,美欧延长对俄制裁,而俄罗斯应对制裁的“国产替代进口”等措施难以迅速见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6年俄经济将进一步下降0.6%。俄政府已把今后三年的预算收入减少5000亿卢布,即下降13%。住房、医疗、教育、国防等开支都将削减。俄罗斯人将捉襟见肘,但温饱不愁。

正如普京表示,俄目前的经济困难“不会影响其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2016年俄对“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的军事行动不会减弱。绝大多数俄罗斯选民仍把爱国主义放在首位,支持普京总统和政府的方针政策。普京的民众支持率居高不下就反映了这一点,因此俄国内政局将保持稳定。

经济下滑对俄的影响更多是在长远发展方面。普京2000年发出豪言壮语:“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现在时间已经过半。2012年他参加总统竞选期间提出,到2020年使俄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人均GDP达到3.5万美元。现在看来这些许诺很可能难以兑现。因此,今后几年普京必须在发展经济方面下更大力气,才能在2018年再次竞选总统时具备更有利的条件。

中俄应在俄遭遇困难时加强互动、共克时艰

俄罗斯经济下滑令中俄经贸关系受到不小的影响。2015年1至11月中俄贸易额613亿美元,同比下降29.3%,离原定1000亿美元的目标相去甚远。相互增加投资和大型工程项目的计划被迫延迟。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因资金短缺进展缓慢,2018年开始供气的计划可能修改。由于汇率问题,来中国的俄罗斯游客减少60%。

中国作为俄罗斯重要的战略伙伴,理应在俄遭遇困难时加强互动,共克时艰。笔者认为中俄未来可在以下方面加大合作:

首先,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方面深入探讨合作途径。在产能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加强合作,努力提高渝新欧等“欧亚大陆桥”和西伯利亚大铁路联营的效益。先把已经签署的莫斯科至喀山高铁合同完成好,以此为突破口,扩大其他交通基础设施合作。

其次,在俄罗斯远东建设超前经济发展区、自由港和北方航道,及中国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黑龙江省建设“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等方面加强合作。有计划地积极进驻远东超前发展区,首先在林业和木材加工、渔业和海产品加工、农业等领域取得突破。

第三,在西方国家禁止向俄罗斯出口一系列产品的情况下,俄开始实施“进口替代计划”,但成效尚少。而我国在水果、蔬菜、畜产品以及一些机器设备等方面具有较大优势。应抓住时机,看在哪些方面能够“替代”欧美商品。

俄有1.2亿公顷耕地,其中有4000万公顷熟荒地,但是农机和劳动力不足,资金也短缺。两国可在农业和畜牧业方面开展互利合作。

2016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中俄加强合作的重要一年。如果中国能在俄罗斯克服西方经济制裁、在俄“国产代替进口”等方面发挥一些作用,将有助于夯实两国战略协作关系的物质和经济基础,同时有利于增进人民之间的感情。(作者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