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道宏:渲染“清GDP世界第一”的实质是什么

3月1日和9日,徐焰先生和何伟文先生分别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就“清GDP世界第一”的话题发表了各自的见解。何先生对徐文关于“清GDP世界第一”的相关数据提出商榷意见,并认为“宜进行学术讨论”,依托科学分析得出“新数据”,表现出认真精神和专业素养。但徐先生认为某些人渲染“清GDP世界第一”含有“否定中国近现代革命和建设成就的政治需要”,无疑也是感觉敏锐和真切的。

实际上,渲染“清GDP世界第一”的人并不在乎这一说法的真伪,而是要混淆“清GDP”与当今中国GDP的巨大内在差别,以便“忽悠国人甚至造成认识混乱”。只要理清“清GDP”与当今中国GDP的实质性差别,渲染“清GDP世界第一”的别有用心就会不攻自破。

从本质上说,“清GDP”与当今中国GDP的差别是农业社会GDP与工业社会GDP的差别。农业社会的GDP来自于使用手工工具的小农经济,生产所得只能勉强维持社会延续的生产和生活消费,且多有亏缺,很少能够形成持续的社会财富积累。而工业社会的GDP来自于以机器为主要工具的社会化大生产,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社会财富得以快速持续积累,也必然带动综合国力的快速增强。

在工业革命前,世界各国人均GDP差距一般不超过一倍,人口数量成为各国GDP总量的决定因素。工业革命刚刚开始的1770年,中国人口是世界四分之一,按徐伟文先生引用的数据,当年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22.3%,应当是可信的。说那个时候“清GDP世界第一”,应该也不会有大的出入。到1820年,中国(包括当时的越南、朝鲜)人口占世界近三分之一,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占相应比重也有一定可能性。但这个时候出现的巨大不同是,英国已经在工业革命中行进了半个多世纪,成为以工业经济为主导的国家。而农业GDP是“养家糊口”的GDP,工业GDP则是“发家强国”的GDP。即便在的鸦片战争时英国人口只占世界2%,GDP总量还不及中国,但英国以“强而精”的工业GDP力量碰撞中国“虚而胖”的农业GDP力量,中国很快在战争中败下阵来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事情。恰恰说明,工业GDP以其相对高积累的特征,为经济快速持续发展提供了保障,同时实现了财政收入的大幅增长,从而使科技、军事、文化等投入得以大幅增加,那么富民、强国、强军都成为顺其自然的结果。

当今中国,GDP总量已经从建国初期的严重落后状态上升到世界第二位,并且2014年中国GDP中第一产业仅占9.17%,第二、三产业占90.83%,深度呈现工业化社会特征,显示出与曾经世界第一的“清GDP”的本质不同。由于中国长期致力于和平发展,且受制于经济发展阶段性规律,从产业结构状况、资源环境压力以及国际科技、军事竞争形势的角度看,中国的GDP确实存在一些需要调整和优化的问题。于是,别有用心之人借机夸大和歪曲这些问题,以期扰乱视听,丑化中国的制度和经济建设成果。以“清GDP世界第一”之类进行脱离实际的比照,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手法。还有什么“注水”GDP、“拆迁”GDP、“狗的屁”等种种夸大、虚妄之说鼓噪不休,造成了不容忽视的思想认识混乱。

事实上,如今中国的国民经济统计体系已经较为完备和规范,2014年房地产业仅占GDP的6%,科技研发投入和军费数额均进入世界第二位,民生投入持续增长,中国的GDP已经真真切切地成为富民、强国、强军的坚强基石。政府、企业和相关方面也都在为提升中国的GDP质量进行不懈努力,再加上对不怀好意抹黑的洗刷和模糊认识的澄清,应该相信,那些用不靠谱手法忽悠国人的“市场”必将越来越小。(作者是中共安徽省委办公厅督查专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