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克里广岛献花难除日本历史原罪

七国集团(G7)广岛外长会的成果,看来很让日本满意。

这次为G7峰会做铺垫的外长会,既发表了裁减核武并谴责朝鲜的《广岛宣言》,也如会前日本文宣所强调的,就东海和南海事务对中国进行了不点名批评。更大的成果是,七国外长按照日方安排,对广岛和平纪念碑进行了探访,并向原爆慰灵碑献花。

战后,美日虽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盟国关系。但是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方面,却是各有心结。日本几十年来一直强化自己原爆受害者的宣传,给世人的印象是,日本是二战最大的受害国。相反,在日本、美国乃至全世界,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倾向,美国要不要为当年的原子弹爆炸道歉?

历届美国政府,当然不愿意背负所谓道歉的历史负担。但是基于战后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美国对盟国日本的所作所为,除了默许之,也会放任之。体现在广岛原爆纪念上,是美国认可日本释放的和平意义。但是对于广岛纪念,美国政府高官则是敬而远之,更别说所谓的道歉。一直到二战结束之后65周年,美国驻日大使才出席原爆纪念仪式。

此番美国国务卿克里出席原爆纪念并向慰灵碑献花,则是二战结束71年来另一次重大变化。因而,象征意义明显--首先,这是美日就朝鲜核武威胁作出现实行动。克里以外交行为艺术向朝鲜表明,美日坚决反对朝鲜核武,不允许朝鲜拥核。其次,彰显了美日同盟关系的深化,证明美日两国可以放下过去,面向未来。其三,为G7峰会时奥巴马总统访问原爆遗址做铺垫,并以此来测探日本、美国和世界的舆论反应。

不过,克里参加日本原爆纪念既受到了日本普遍的称赞,但在美国国内也引发了争议声音。毕竟,这似乎意味着美国战后政策的变化,对于美国二战中的历史定位形成了困扰。但是对于奥巴马总统言,他可能不会理会来自政敌和舆论的反对声音。在白宫余日无多的奥巴马,急切地希望赚取更多的外交分值,从古巴到伊朗,足以证明他的外交思路。唯此,才能弱化共和党对其在中东叙利亚、打击IS(伊斯兰国)及乌克兰软弱乏力的批评。

更要者,奥巴马是一位理想的无核主义者,面对朝鲜核威胁,克里乃至他本人参加广岛原子弹原爆仪式,亦可表达其对无核和和平主义的决心。

无论克里还是奥巴马,他们都不可能对广岛和长崎原爆道歉。否则,整个二战历史都将重新翻转,作为全球反法西斯领导者的美国将由正义化身变成邪恶罪魁。不仅如此,战后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就不再是所谓的民主世界引领,而是霸权主义领导。

据路透社等媒体消息称,陪同克里国务卿出行的美国政府官员对媒体说“若是要问克里国务卿来广岛是否为了道歉,我的回答是No”,他补充说“若是询问克里国务卿是否认为所有美国人和日本人都为造成很多人牺牲的悲剧事件感到难过,答案是Yes”。显然,克里出席原爆仪式和像慰灵碑献花,绝非道歉。这是美国政府的基本定调,无论是奥巴马可能的“开创性”之举,还是美国政要未来的依样学样,所谓道歉都是伪命题。

客观言,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遭受战争原爆的受害国,日本政府和民众难以消弭核爆伤痛,是值得理解的。他们渴望世界上不再有原爆发生,也值得尊重。无核化,不仅是日本人所期,也是人类愿景,尤其是在朝核成为东北亚地缘政治威胁的当下。

但日本也不能在原爆问题上因果倒置。日本遭受的原爆之痛,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亚洲国家和发动太平洋战争所承受的代价。简言之,日本侵略之恶是因,所受原爆的恶果由恶因而来。历史的罪错与逻辑很清晰,即使岁月流逝也不能模糊这一事实。如果日本要求美国对原爆道歉,那么日本首先要承认承认侵略历史,向亚洲国家坦坦白白彻彻底底道歉。可以说,日本要求美国道歉是过分,日本真诚向亚洲受害国道歉才是本分。

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很会取舍,这个国家深深地记住了原爆之痛,却忘了自己带给亚洲国家的痛苦。日本在现实利益上又很精明,它懂得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结盟,和美国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借力美国将自己打扮成历史受害者,并洗白自己的历史原罪。但是,正如4月12日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版社论所言,克里访问广岛,这不能成为日帝的免罪符。

(作者是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