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击特朗普”:美国民主的一个细节

“‘民主之春’正降临华盛顿”。上千美国民众11日在华盛顿游行示威,要求“结束金钱政治、保证选举公正”。这成了当前如火如荼的美国总统大选的一个插曲。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多次表示是花自己的钱在竞选,而他的对手在搞金钱政治。凭借“另类”言论异军突起的特朗普,在得票数上持续扩大着与对手的差距,却遭遇包括左右两派精英及共和党内建制派的联手“阻击”。这个“细节”,值得玩味。

特朗普为什么受支持

路透社最新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为41%,克鲁兹为35%。但美国共和党建制派人物贝纳不久前说,共和党不一定要选择得票最高的候选人参选总统。

冯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执行研究员):特朗普与其他候选人(包括以前大选的候选人)非常不同,他语言犀利,反应极快,打破了传统“政治正确”的潜规则。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说:首先,特朗普正是抓住了许多美国普通民众最关心的一些问题。当前,美国因为政治运行机制难以满足社会发展带来的新要求,以及科技时代进步引发的巨量信息需求,而出现了一些“病态”。美国传统的政客大多对这些“病态”闭口不谈,只谈美式民主优越的一面;或者点到为止,不痛不痒。但特朗普这次却与众多美国精英政客不同,对“美国病”的很多病因直言不讳,这是他为什么在很多情况下能舌战群雄,获得支持的最大原因。

其次,多年来在美国选举中,候选人那些“政治正确”式的演讲令美国选民感到厌烦了。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世界经济进入全球性的不景气,很多美国人发现,反而是那些富人变得更富,一部分中产家庭掉队了,所以很多人不再相信那些“精英派的许诺”。

陈力简(美国代顿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有不少美国媒体说,特朗普的支持者仅仅是下层白人。从我的观察看,这一说法完全是胡扯。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者,无论是性别、收入、种族,数据都要优于对手。而且,各州初选数据摆在那里可以查阅。媒体笔下的特朗普,离谱、极端的言论比比皆是,为何还有这么多支持者?我认为这是因为特朗普的很多观点受到了民众的支持,但精英集团和媒体却不喜欢。

例如,美国一些媒体说特朗普“反对移民”。弄清楚这个问题前,先要明白非法移民与合法移民的根本区别,特朗普一直支持高技术合法移民留在美国,而反对偷渡等非法移民进入美国。此外,美国的退伍兵面临极大压力,他们的健康保险非常差,平均每个月美国有22个退伍兵自杀。而同时,从墨西哥边境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却在“政治正确”原则帮助下,享有近乎免费、很多时候优越于退伍兵的医疗条件。所以,表面上媒体批特朗普观点极端,但实际上美国许多民众却支持。

此前发生的加州恐怖袭击案,两个穆斯林极端分子的邻居早就发现他们拥有大量的枪支弹药和手雷等杀伤性武器,由于惧怕“歧视不同族群”的指责而不敢报警,最终导致大量人员伤亡。但特朗普在选举中喊出“要对那些可疑的穆斯林极端分子限制进入美国”,这代表了不少平时不敢说出来的美国民众的心声,所以受到人们的支持。

何辉(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从目前民众的支持率和共和党内选举的成绩来看,特朗普有可能保持领先优势,但估计拿不到令他可直接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足够选举人票数。这样一来,按规则,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需要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再次投票选出,而最终当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并不一定是大会之前选举人票多的人。从这一程序可看出,美国的选举并非很多人所说的“直选”。一直以来,美国政府是在美国式普世主义与美国式现实主义两种政治理念的“拉锯”过程中施政。特朗普这次获得阶段性优势,其实是美国式现实主义以较极端的表现形式获得的阶段性胜利。反特朗普的政治阵营与特朗普的最后一战尚未到来。

特朗普为什么被阻击

3月初随着美国总统选举预选阶段重头戏“超级星期二”落下帷幕,特朗普大获全胜的强劲势头让不少共和党精英人士“心惊”,60名共和党籍资深官员发表联名信反对党内提名特朗普为总统候选人,警告这样做将“危及美国的安全”。

何辉:从传媒角度说,特朗普目前受到的阻击应该是最多、最强烈的。例如,由于在推特上转发了一条墨索里尼的名言“像老虎一样活一天,也好过像绵羊一样活百年”,迅速就有人批评特朗普为“墨索里尼”乃至“希特勒”。但特朗普此后解释说,自己并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转发只因为这句话说的很好。长期以来,美国精英集团一直将媒体作为影响选民态度的重要工具。以前,电视、报纸、广播等传统大众媒体是最为重要的竞选宣传工具。互联网崛起后,将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互动特征与美国选举的操作特征相结合,增加了对基层选民的影响力。因此也成了精英集团阻击特朗普的新工具。

冯钺:一般来说,在竞争性选举中媒体的指向往往决定着最终的结果,而这些媒体恰恰控制在精英集团手中。我认为对特朗普的“阻击”还会继续。共和党中的反特朗普势力可能已在接下来选举的各州投下重金,对他进行负面宣传。从制度上说,这种舆论上的“阻击”是规则允许的,只要不触碰法律的底线。以前历次大选,美国各派媒体往往是互相攻击对方阵营的候选人,只不过这次各大媒体集中攻击特朗普,这个现象确实比较少见。因此,也显现出精英集团的影子。

另外,这种竞争性选举表面来看似乎是公平竞争,选民们通过投票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但实际上仍是金钱和利益集团在后面起到很大的作用,而且还撕裂着社会。前几次我现场观摩美国总统选举和中期选举时,曾有一种感觉,即美国社会的分歧正日益向分裂转化,这种转化在加速度发展。

陈力简:精英集团和利益集团阻击特朗普的原因很简单,在美国,“政治正确”的原则已经根深蒂固。当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的“政治正确”不相符合的时候,精英派和媒体必然会群起而攻之。如今,全美超过90%的媒体已经被控制在六个集团公司手中。

不过,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特朗普提出的一些政策让很多利益集团恐惧。例如,特朗普要彻底废除军事采购中的游说行为,军品采购中的腐败浪费将被调查。特朗普还要提出彻底废除奥巴马医保,这就等于动了保险公司的奶酪。还有特朗普要重新和医药集团谈判药物采购价格,每年能节省3000亿美元的政府预算。这个钱本来是流入医药集团腰包的。他这些政策对利益集团来说就已经像“丧钟”一样。于是特朗普的几乎每句话都被精英集团操纵的媒体解释成为政治不正确了。

受支持+被阻击=?

西方民主理论的一种观点认为,选举产生的政党或政治家是选民投票过程中多数决定规则作用的结果,这一结果是集中多数选民意向后的一种反映。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陈力简:在我看来,美式“一人一票”的民主已经是弊端丛生。所谓“一人一票”的民主其实是和美国建国的原则背道而驰的。在美国宪法及修正案、美国《独立宣言》里根本就没有“民主”这个词。美国人则经常引用建国元勋富兰克林那句解释民主本质的话:“民主的本质就是两只狼和一只羊关于午餐吃什么的投票”。

美国选举式民主制度的最大问题是导致了利益集团通过操纵媒体和操纵候选人来实现对政府的完全操纵。如今,美国法律已经规定竞选人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募款是不封顶的,这事实上造就了一个产业链,和传统产业链不同的是,这个产业生产的是关于各个候选人的新闻,最终产品是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政府决策制定者。如果说二战之后的30年,利益集团对选举只能算是影响,而不是完全控制。那么政治捐款不封顶的决定,让利益集团的影响已经逐步变成操纵媒体,操纵候选人,从而丧失了民主制度创立当初 “制约政府滥用权力”的初衷。

何辉:我认为,美国民主的实质是一种形式民主、金钱民主,最近在华盛顿掀起的“民主之春”示威活动即针对这一问题。金钱民主的操控者,是形式背后的政治精英集团、商业精英集团以及与精英集团若即若离的媒体。将这种阻击模式放大到全世界范围,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在向一些不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国家输出民主时,往往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界。只要是与自己价值观不同的人,基本都会遭到美国舆论和政客的批判和炮轰。美国会利用包括战争在内的各种手段进行干预,直到他们认为“不正确”的人被赶下台为止。

冯钺:我们国内有一些人把美国大选看成是一个民主标杆,缺乏深入的观察和研究。其实,即便在西方国家,很多人并不把美国大选看作民主的样板,对它有很多批评。从特朗普受阻击可以看出,有民众的支持并不一定能笑到最后,因为能否代表党派参加最后的竞选不完全是民众说了算,利益集团和精英派完全有能力通过“规则内的方式”把一个参选者拉下来。比如民主党的“超级代表”制,就可以在胜负难分或建制派参选者稍微落后时,让这710多位超级代表通过投票,取得建制派想要的结果。

实际上民主的内涵有很多。如果选票可以解决一个国家的发展和治理问题,那世界上就不会有治理不好的国家了。民主的问题远不是那么简单的和理想化的。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