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珉:孤立主义会重新在美国抬头吗?

美国2016年大选将在11月举行,共和、民主两党初选现正如火如荼地进行。

迄今,希拉里在民主党内居前;该党的另一提名参选人桑德斯被称作是民主社会主义,过去几周表现也令人刮目,反映民主党支持者的资源已部分转移。曾是美国大众文化红人的特朗普则在共和党内暂时领先。

孤立主义有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体现。特朗普称国际贸易抢去了美国工人的饭碗,反对美国资金流向国外;针对我国,也针对墨西哥、日本和南韩等国;也声言反对北美和亚太自由贸易协议。那有悖於全球化理论,而全球化在美国国内得益者包括把生产线外迁的厂家、进口商等;制造业工人、其他失意于全球化的中產阶级、地产商等却会是受害者。后一部分人的数量则多于前一个群体。

特朗普认为美国不应在没有获得足够利益的前提下过多地承担保护盟国的责任,这种立场在美国二战以来的历届总统或总统候选人,乃至政治精英当中都是鲜见的。

我国国力正在上升,美国国力却在下降。此长彼消的局面主要是由经济力量对比决定的;在国家政策规划层面上,我国埋头于国内经济建设而美国要充当世界警察是两国最大的反差。

近些日子美联社记者在记者招待会上多番质问或调侃美国政府发言人关于美方在南海和国际社会上的立场。事情发生在大选前夕,那却反映在当前形势下,美国对外政策在国内是受人诟病的。小布什执政期间美国联邦政府收支和奥巴马执政时期收支或预算显示,美国充当世界警察,本国经济却需付出代价,老百姓对此有意见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过去数届的美国政府当中,共和党政府对外政策曾几度通过不对称战争推翻它们不喜欢的小国政府,民主党政府则强调巧实力,也刻意经略亚洲。奥巴马即使在一些国际关系上採取了和平主义政策,却强调重返亚洲,派军机、军舰游戈南海。

特朗普的政策重心似是振兴本国经济,他孤立主义主张是某种现实主义的表现。他的主張与他的亿万富豪和地产大亨背景有关,而他本人也不缺参选经费。他直接了当地提出美国应从海外撤军,或驻军他国则需要讲回报,应与所在国讨价还价。

选举期间特朗普关於从日韩撤军和允许两国拥核引起亚洲多国关注;而一些问题上也不应是美国一家说了算旳。

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如对待伊斯兰或墨西哥移民、同性恋、妇女堕胎等言论惹怒了不少美国人,相关新闻曾无日无之,却也赢得其他选民的支持。特朗普参与选举是有备而来的;他本人及其团队察觉到许多美国民眾关心工作稳定性、工资、免受恐佈袭击等问题,而不是美国是否能够领导世界,因而他提出一些与美国主流政治精英完全不同的观点,也说出了不少选民的心声。

特朗普并不像是一位民粹主义者,他参选初期至现在都不是要团结所有选民的,他若胜选会让美国造成短期的分裂。但他却给“美国病”开了一处药方,即重归孤立主义,重振制造业等。

初选后更有大选,最终谁能入主白宫眼下不宜揣测,惟可以预期这一次选举结果可能出现一位许多我国老百姓不熟识抑或不太喜欢的人担任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参选人现时的发言可能有些前后矛盾;但不论谁当选,当选后也应变得务实一些。这次选举反映出来的美国民意会对美国政府未来的政策有若干影响;而不论特朗普是否当选,孤立主义思潮或许都会影响到美国社会。〔作者是资深香港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