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任志强被销号,很多人都预见到了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月28日责令新浪、腾讯等网站依法依规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网信办发言人姜军发表谈话说,据网民举报,任志强微博账号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影响恶劣。他表示,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不得利用网络传播违法信息。

任志强成为互联网上最具争议的发言者已有一段时间,他近日公开抨击主流媒体的党性原则,激起轩然大波。他说,“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并称一旦媒体姓党,“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他刻意把党性与人民性对立起来,对时下的新闻舆论工作治理横加指责。

任志强是一名党员,而且曾主持一家大的国有控股房地产公司,普通人都看得出他的发言在冲撞国家的政治体制和大政方针,也在挑衅舆论管理的底线,他自己应更能悟出他走到了对立的方向上。

任有“大炮”绰号,当年宣扬“房产涨价论”曾遭到舆论声讨,但后来成功转化舆论境遇成了媒体宠儿,这似乎促成了任在舆论场上的特殊“自信”与“狂放”。“任大炮”逐渐从房产界瞄向政治领域,并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陶醉在吸引到的关注中。在之前自由派“顶级大V”撞线陨落或变得收敛后,他继续“炮声隆隆”,逐渐站上“首席自由派大V”位置。

或许他被自己从互联网上收获的知名度等冲昏了头脑。他出自传,四处参加活动,出场费攀升。他喜欢“挥斥方遒”,搞“心灵鸡汤”说教,而且谈话时拒绝考虑自己的身份和环境。

任在从互联网上收获好处的同时不肯承担相应责任,而且给自己的狂放表现罩上道义的光环,认定自己是在“直言”、“谏言”。他无视做任何事情都需有度的常理,常常把本可能含有部分正面效果的事情推向极端,他差不多成了网络大V中频频“踩线”的代表人物。

应当说,任尽管也有自己的坎坷和压力,但他总体上更像是幸运儿。任出生于干部家庭,后来事业成功了,他所在的国企上市后个人年薪最高时达到上千万。他身为“大老板”,又在网上“为底层代言”,形成为民请命的形象。很多人认为他的“个人经营”很成功,但这种成功的逻辑是脆弱的。因此也有人认为它被制造的泡沫绑架了。

在任志强的例子上,应当说社会的宽容在很长时间里表现出了耐心。社会上关于他是否“过线”了的议论断断续续了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也应当说为他反思和改正错误提供了机会。但他显然无视早就能听到的警钟,到他最近发表错误言论时,人们受到震动,不仅要求追究他的呼声此起彼伏,而且相信他这一次将“付出代价”成了有相当普遍性的预测。

公民要守法,党员更要遵纪守规,党员中的名人尤其要随时保持一份敬畏之心。一些激进自由派不断攻击“党的领导”这一宪法原则,身为党员,任不仅不同他们做斗争,反而与他们相互呼应,有时甚至自己“冲在了前头”。看看他在网上的“盟友圈”是什么情况,他的影响力中掺入了多少非健康的因素,他对党纪国法的认识看来已经飞到云端上。

任的微博被销号应会引起一定范围的警醒。希望大家正确解读这件事,从互联网管理和名人的责任两个方向厘清一段时间以来的争论。互联网必定是开放的,这是它积极的天性。同时现实社会的全部治理必须介入互联网,这是虚拟空间的现实性和它与人类生活越来越紧密交织决定的。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这决非比喻,它真实得就像我们早上醒来看到的洒进房间的阳光。不要再玩网上撞线的游戏了,它并不好玩。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