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培清:中国在北极没土地,但有利益

八集大型纪录片《北极,北极!》正在央视财经频道热播,引起国人新一轮对北极的关注。

该片中韩国造船业因参与冰区LNG船舶制造而大受其益的细节,正是新一轮“北极热”的缩影。事实上,包括俄罗斯、加拿大、北欧五国等在内的域内国家,正积极在能源、航道以及旅游业等领域开展大规模投资;一些域外利益相关者,如印度、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也纷纷通过与北极国家的双边合作参与开发;甚至像南非这样的南半球国家,也对北极充满兴趣。

即使曾经被认为在北极开发方面步伐迟缓的美国,商业人士也纷纷抢先布局。前阿拉斯加州副州长米德·崔德威长期关注北极投资,其创立的PT资本在四个北极国家开展投资,到2015年底就宣布吸引到超过1.25亿美元资金作为其启动资金。根据PT公司2015年11月份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手册,它许诺每年至少有20%的收益。

中国在北极没有土地,但并非没有利益。作为北半球国家,中国在北极的利益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航运利益。北极冰融已导致穿越北极航道之一的俄罗斯近海“北方海航道”开通,北极航道是联系亚、欧、美三大洲的最短航线。

资源利益。北极地区蕴藏着未开采的13%石油和30%天然气资源,被称为“第二个中东”。北极还有煤炭、铁矿、金刚石等各种矿产资源,且储量是天文数字,而中国是这些资源的大量进口国和稳定消费国。特别是随着北极变暖,大批鱼类北迁,北冰洋有望成为地球最后最大的“鱼舱”。更重要的是,即使北极国家拓展大陆架成功,其上覆水体仍然是国际公海。

军事安全利益。北极是大国实施战略威慑的理想地域。控制了北极地区,就可得“三洲两洋通衢”地利之便,瞰制北半球主要国家。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北极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特殊,是了解如地磁、天文、生物乃至外层空间等许多科学现象的“天然实验室”。而今北极已出现科学政治化和政治科学化的现象,一国科研水平直接决定着北极事务“话语权”。然而,中国学术界的进展被甩在参与俄亚马尔工程的中石油等企业的后面。

此外,中国对“北极旅游热”不应袖手旁观,而应通过鼓励国人在北极国家注册公司等方式,将北极旅游的利润留在国内。(作者是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教授、极地与海洋门户创始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