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美钞头像的“身份政治”密码

有关美元新版纸币设计方案的争论正在“搅动”美国。2020年是美国女性获得选举权的百年纪念。美国财长雅各布·卢日前宣布美元纸币将于2020年改版,其中20美元纸币正面将印上美国著名废奴主义者哈丽特·塔布曼的头像,前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的头像将被挪到背面。该表态触动了美国社会身份政治的敏感神经,总统竞选人也就此发声,希拉里表示支持,特朗普则称美元换像“纯粹出于政治正确”,建议保留总统头像。

实际上,奥巴马政府推动美元换头像之举事出有因。首先,它是美国社会价值观在持续百年的身份政治活动冲击下发生巨变的写照。20世纪初,少数觉悟的妇女、黑人、下层人士开始以“身份认同”视角看待自身境遇,力图改变因“弱势”身份而遭遇的社会不公。到上世纪60年代,身份政治活动成为潮流,女权运动、民权运动、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影响深远。当前美国社会已处在“后民权时代”“后女权时代”,众多群体对种族、性别、阶级甚至年龄、性向等方面的歧视更为敏感,对边缘事物的关注和对主流观念的质疑蔚然成风。据报道,麻省一位小学女生2014年曾专门致信奥巴马,表达对纸币上都是男性头像的质疑,这足见身份政治对美国下一代的影响。

其次,奥巴马本身就是身份政治活动的受益者与支持者,美元换头像既反映了当下美国政府的社会价值取向,又表明其力推这一活动纵深发展的决心。在国内社会议程上,奥巴马政府一直致力于提升妇女、同性恋者、跨性别者、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等不同身份边缘群体的社会地位,促进性别、种族、性向身份的多样化社会认同。在任期间,奥巴马任命了最高法院第一位拉美裔大法官、第一位黑人总检察长、第一位公开表明自己跨性别身份的白宫职员等等。

尽管对诸多美国社会问题束手无策,但奥巴马仍是一位有理念的总统,美元纸币换像就凸显了他的理念归属。杰克逊与塔布曼身份对比异常鲜明:前者是白人、男性、奴隶主、“印第安人杀手”,贵为总统;后者是黑人、女性,数年为奴,后投身废奴运动和女性参政运动,为贫寒低贱者争权利。当前不同币值美元上的头像全是男性、白人、政治家。以一位黑人、前女奴、少数族群权利奋斗者的头像“挤走”现在纸币头像中任何一位,都将堪称对美国自身价值观和历史观的重大再定位。当然除了20美元,新版10美元和5美元纸币上也将用不同细节纪念女权运动。这一系列美元换像折射出美国各族群在身份政治的大妥协中渐进前行的现实,表明文化与政治多元化在当今美国确实占据了上风。但正如特朗普警惕“政治正确”的告诫,也有不少人担心矫枉过正。

总的来看,美元换像象征意义明显,但它无法改变当前美国的如下事实:女性收入偏低,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妇女收入尤低;少数族群对于社会不公的抗争依然存在,有时还相当激烈。该事件搅动美国社会,揭示出美国社会观念与族裔冲突依然存在,表明诸多身份政治问题还有待深层次解决。(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