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深圳的竞争力不应受高房价拖累

由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2016》30日出炉,深圳再次引领综合经济竞争力十强城市,排两岸四地城市第一。然而就在几天前,媒体传出华为、中兴可能迁离深圳的消息,深圳市政府随后高调否认该传闻,表示两大通信技术公司都将继续以深圳为基地。但是媒体仍有报道说,广东河源市将成为中兴新的产业基地,这意味着中兴总部继续留深圳,但是部分生产线将迁往河源。

另据深圳市政府透露,“近期”有约1.5万家中小企业撤离深圳,这个数字还是蛮有冲击力的。

一些中小企业离开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城市,中兴这种大企业的生产环节也部分外迁,首要原因恐怕多是企业在深圳的运营成本上升太快,而其中变化最快的要素则是深圳房价和地价的飙升。

深圳是最近两年全国房价涨幅最猛的一线城市,其宜居社区的楼价已在全国名列前茅,地价之高可想而知。这不仅平添企业生产的成本,而且会制约人才继续向深圳的流动,增加无房者在城市里打拼的负担。企业唯有向员工支付更多工资,才能让他们在城市里生存下来。这样的成本彼此互动,整个深圳变得愈发昂贵。它需要有更高的技术创新能力等其他加分因素,才能让自己的竞争力不至下滑。

深圳的这一问题也是中国发展经济综合成本快速上升的缩影。中国劳动者的工资这些年全面上升,大城市的楼价比第三世界国家的楼价普遍高一些,不仅生产成本,全社会的综合运行成本都已今非昔比。除了一些外资企业开始从中国迁往成本更低的国家,一些中资企业也去了劳动力工资水平以及土地价格都比较低的国家,中国越来越难留住劳动密集型企业了。

中国在走向全面产业升级,这是好事。我们已经进入技术创新的时代,这是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的不二之途。然而中国有13亿人口,光靠高新技术产业和各种资本、商业中心养活不了这么大的社会。中国注定要靠高新技术产业做牵引力巨大的火车头,拉动不同梯次的其他产业,从而保证数亿劳动力的就业。

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对未来很长时间的中国仍将宝贵。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世界消化不了中国这样十几亿人口的大社会都“高新技术化”“资本化”。想想看,大城市需要有小城镇和农村环绕,如果到处都是CBD,就像乡村家家都是“农家乐”,镇上户户都卖纪念品,做买卖的人比顾客还多,那样的生态必将是畸形的。

如果深圳等一线城市以世界一流的房价支持它们的产业,那么那些城市只能生产最高附加值的产品,它们将把全国的高附加值生产能力全部吸引过来,加上国际化,才能维持自身的“高贵运转”。即使它们成功了,也将抽干全国其他地方的发展潜力,对全国的“一盘棋”格局将是一种破坏。

中国的均衡发展需要各地的成本要素不出现鸿沟。让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留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它们的内在平衡有好处,也能给全国的产业均衡多留些弹性空间。那样的话,深圳等一线城市将更有后劲,创造力将生生不息。

房地产的繁荣增加了中国城市家庭的财富,导致了大量中产阶层的出现。但房价过高最后就会走向城市利益的反面。中国一线城市轻易不要跟纽约、伦敦繁华区的房价去比,那里的金融和商业活动辐射的是全世界。只有极个别很幸运的中国城市的中心区有可能踏上那样的巅峰,而且还会是多年以后的事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