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做些反思吧,傲慢的加拿大媒体

正在加拿大访问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1日与加外长迪翁举行联合记者会,一名加拿大记者向迪翁提问,但将挑衅的矛头指向中国。她的问题原话是:“关于中国如何对待人权倡导者的担忧一直不少,比如香港书店老板、凯文·高,更不用说中国对南海的领土野心对区域稳定产生的影响。基于上述担忧,为什么加拿大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您计划怎样通过这种关系促进该地区的人权和安全,您是否专门提到了凯文·高的案件?”

在加方外长做了回复后,王毅对该记者做了直率的批评。王毅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

王毅强调,“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人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他还反问了对方是否知道中国已经帮助超过6亿人民脱贫,是否知道中国已经把保护人权写进了宪法等。王毅表示中方欢迎一切善意的建议,但拒绝任何无端的指责。

这名提问的记者在对待中国的人权问题上存在“偏见与傲慢”,相信读了上文的中国人都会一眼看出。该记者当着中国外长的面那样提问,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味道。西方记者觉得自己有权以喜欢的任何方式提问,几乎不去想他们有可能有时是错的,遇到与其他文明碰撞时,好像他们怎么做就是标准。

由于西方媒体在传播上占有绝对优势,他们时常漠视受到挤压的其他价值体系的感受,态度蛮横。非西方的媒体很难与他们对抗,逆来顺受在一些地方成为习惯,有时忍气吞声还会被看成“开放”“豁达”的表现。

王毅这一次不客气回敬了加拿大记者的当面挑衅,西方媒体界都没想到。他们对非西方社会颐指气使惯了,并且认为遭到他们挑衅的一方应当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像本国的官员一样为讨好他们频频点头称是。其实他们就是把西方当成世界的中心,自以为高高在上,要求非西方国家官员表现出边缘地带的自卑和诚惶诚恐。

西方媒体这样搞下去,与中国和其他非西方国家的冲突必将越来越多。相互尊重是不同社会和谐相处的基础,西方媒体如果压根就没想尊重其他社会的话,那么它们不时碰些钉子就是注定的了。

人权这个话题已经快被西方弄得面目全非了。加拿大3000多万人口,只相当于中国一个小省份的人口规模。还有一些人口相当于中国地级市的袖珍国家,驻中国的大使馆里竟然有专门的“人权事务官员”。而他们折腾的人权那点事几乎都集中在极少数中国异见人士身上,他们根本理解不了中国人权事业的宽阔和多层次。

当遇到西方激进人士以他们井底之蛙般的见识又很傲慢地跟我们谈人权时,不少中国人会有哭笑不得之感。有时真搞不清楚他们就是那样被意识形态搞成了“半瞎”,还是他们是一群永远叫不醒的“装睡者”。

希望王毅部长这次的当面回击能带来西方媒体界的某种反思。对中国的标签式认识加剧了西方媒体界的思想惰性,中国的深刻变化和丰富性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看不到了,有些人看到了也不敢写出来。西方舆论界已在中国报道领域存在实际的价值审查。他们该变变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