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凡:西式民主“病重”,迷信者该醒了

对于中国在发展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总有人将其归因于制度,认为中国只要“民主化”了,这些问题就可迎刃而解。美欧等发达国家一直都在忽悠其他国家,说经济发达和社会风气良好都与西式民主相关。但事实上,当我们认真观察发达世界时,却发现它们的民主已陷入困境。

美国的“民主政治”在向极端化发展。共和党掌握的国会故意不与民主党掌握的政府配合,处处给政府设置障碍,引起民众不满。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共和党人特朗普和民主党人桑德斯这两位“叛逆”型政治家崛起,也反映出美国民众对传统两党政治的厌烦。欧洲也是如此。随着难民潮的发展,欧洲各国极右翼政党迅速崛起。这些极右翼政治家的共同之处是抵抗外来移民和难民涌入,对欧洲一体化持怀疑态度,结果是政治不宽容成了政治正确。再看日本,首相安倍利用自民党在议会的多数优势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架空和平宪法。日本民主竟然可以违反法治、架空宪法,这不能不说是对西式民主的极大讽刺。

发达国家如此,被“民主化”了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更是不忍卒读。很多国家的民主政治就是互相扯皮,民众的利益被当成了儿戏。如此看来,西式“民主”病得不轻,但中国居然还有人相信它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灵药。

实际上,从推翻清朝开始,民主在中国就已成为不可争议的价值观。但大多数中国人理解的民主是“人民当家做主”,与多党制没有直接关系。近些年来,虽然发达国家将“民主化”描绘成历史大潮流,但无论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还是“阿拉伯之春”,展示的都是“民主化”的残酷。

某种程度上,西式民主会带动经济发展、促进社会现代化的说法也违背西方历史发展的事实。主要西欧国家早就实现了代议制或所谓“民主”,但在很长时间里,多党政治和自由选举带来的只是混乱的公共治理和政党分肥制度。获胜的政党随意分配政府掌握的公共资源,就像战争中的获胜者掠夺战利品一样。政党对大选中的支持者、赞助人投桃报李,论功行赏。欧洲启蒙运动的哲学家们对西欧当时这套混乱的政治管理痛心疾首,却对中国的治理方法很感兴趣,把以科举制为代表的中国文官制度奉为圭臬。随后,德国、法国、英国、美国均采纳了文官考试办法,逐步建立起职业文官制度,这才使其轮流坐庄的民主制度稳定了下来。那些民选的政治家可以换来换去,但公务员队伍却常备不懈。不过,近期西方国家民主政治的极端化却已使公务员变得无所适从,这显示了西式民主的衰败。

中国之所以能在改革开放以来取得巨大成就,部分得益于传统职业文官制度的回归。我们的政治制度尚不完善,但相关改革不会顺着西方国家意愿,不会走所谓“民主化”道路。相反,我们应珍惜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与治理框架,使其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更大贡献。(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亿阳讲席教授,新著《民主悖论》)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