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义虎:“九二共识”是蔡英文的必答题

接受“九二共识”是成本最低的选择

“九二共识”是大陆的基本立场和底线,是否承认“九二共识”已被广泛认为是检验台湾地区新领导人蔡英文5·20讲话的核心指标。蔡英文及其团队对此须有清楚认知,即“九二共识”是蔡英文的必答题而非选择题。

蔡英文在选举期间和选后的两岸政策基调主要是两个关键词:“维持现状”和“宪政体制”。其实大陆和美国也希望维持现状,但二者“维持现状”内涵清楚:大陆坚持“一中原则”反对“台独”,在此基础上推动两岸和平发展;美国亦坚持“一中政策”反对“台独”,且有建交公报作为法理支撑。而蔡英文的“维持现状”若与“宪政体制”勾连,则隐含了特别含义。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李扁推动所谓“宪改”已导致两个重要的事实结果:第一,虽未触及关于疆域的条款,但大中国架构在操作层面已发生向台澎金马架构的萎缩;第二,就是台湾部分人的认同受到“本土化”、特别是“去中国化”影响。基于这些,“维持现状”实际上为蔡英文预留了以后用“一边一国”论诠释现状的空间。

实际上,对蔡英文和民进党而言,接受‘九二共识’是“维持现状”成本最低、也最简约省事的选择。只是自2000年以来,民进党一直否认“九二共识”,李登辉更在陈水扁之前就否认“九二共识”。作为李登辉的老部下,蔡英文当然确知前者否认“九二共识”的深意。同时,她还受到岛内“时代力量”等“台独”势力的牵制。因此,指望蔡英文在5·20讲话中承认和接受“九二共识”不太现实,其两岸政策论述空间不大。

按照两岸良性互动正常和起码的要求,蔡英文本应在“九二共识”问题上“尊前明后”。即先要表明“尊前”的态度,表示尊重和理解“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以及在此过程中达成的“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但更重要的是,在此基础上还需“明后”,即明确“九二共识”的“核心内涵”或“核心意涵”。但目前来看,蔡英文在“九二共识”问题上更有可能的做法是“尊前抑后”。尽管她会刻意做出“尊前”姿态以强化人们的印象,但她最终还是不接受“九二共识”,不接受其作为两岸互动的基础。这样,“尊前”反而是为了“抑后”。这样的表态当然无法为大陆方面所接受。

拒绝“九二共识”侵蚀两岸和平发展基础

“九二共识”是两岸政治互信的基石和两岸和平发展的基础。这个基础没了,两岸和平发展还能存在吗?这样的疑问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的放矢、直逼要害。蔡英文近来一些言论和表现证明她确实想在两岸政策上使用某种“切割”策略,这是民进党在岛内政治中惯用的招数。

这主要表现在两方面,即政经切割和内外切割。一方面,蔡英文想对8年来两岸交流的成果照单全收、“概括承受”,继续获得经济上的好处,同时继续“参与”WHA、APEC等重要国际场合。另一方面,她在政治上却不承认不接受这些成果的前提和基础,即“九二共识”及其核心内涵。但如国台办发言人所言,“不能只摘果子,不拜树头”。如果不承认“九二共识”,那么两岸和平发展的基础就不在了。基础不在,就会导致两种可能:一是将出现冷和平弱发展的局面,二是不排除发生动荡和对抗的可能。至于在5·20之后将出现哪种局面,则取决于蔡英文两岸政策的实质内容,也取决于岛内“台独躁动”闹到什么程度。

大陆对台政策或进一步收紧

2005年以来,大陆通过海峡论坛、两岸经贸论坛推出100多项惠台措施,2008年后更是有意识地实行“经济让利”政策。这些措施对两岸和平发展贡献良多,但不少台湾人对此“无感”,甚至对“让利”“惠台”这类字眼有所反弹。

基于过去两年台湾岛内政治形势的变化及蔡英文的实际表现,大陆方面现在在对台政策具体做法上已有调整。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从无感到有感”,如冈比亚与大陆复交、陆客赴台锐减以及处理涉肯尼亚电信诈骗案等,只是这种“有感”是从痛感开始的,其好处是让人印象深刻。随着“经济让利”逐渐结束,两岸经济关系回归常态,完全依照市场化运作。按照制度经济学要求,正常的经济关系发展应有奖惩机制。过去在两岸关系运作层面只有“让利”“惠台”等“奖”而没有“惩”,这会被对方视为理所当然。这种情况显然将有变化,奖惩并行机制将被建立起来,从而使双方经济关系产生必要张力。

过去8年两岸坚持“九二共识”,进而创造出和平发展的大好局面,形成人们所说的“大交流、大合作、大发展”之势。但5·20以后两岸关系发展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和可变性。从近期表态和论述看,大陆方面对台基本立场更加坚定明确。虽然推动两岸交流无疑将是大陆继续推动的方向,但受两岸环境影响,这种交流的规模、数量、内容、质量和效果都可能萎缩,变成一般性交流。如果蔡英文在“九二共识”及其核心内涵的“正题”上跑得太偏,则大陆对台政策可能会进一步收紧,对此岛内也应有所认知。

总体而言,在大陆强势崛起的态势下,两岸关系已从根本上发生“势”的转移,大陆在牢牢把控主导权。如果说过去大陆在两岸关系中还要承受台湾内部政治生态变迁后果的话,那么今后台湾则要承受大陆崛起的全部结果,不仅要面对大陆在全面深化改革与依法治国等方面不断取得的进展和成就,更要面对民族复兴和国家统一的前景和预期。(作者是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