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泽华:特朗普主动走入大选“雷区”

【编者按】612日美国佛州奥兰多一同志酒吧发生枪击案,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冲击。一个案件涉及到四个重大问题,可谓复杂。一周多来,美国两党围绕“奥兰多血案”的各种声音在大选中不断发酵。今天“选美史记”专栏刊登第三篇,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史泽华谈一谈在美国十分敏感的移民问题

从性质和影响力上,6月12日发生的美国奥兰多“脉搏”同志酒吧枪击事件有点像微缩版的“911”事件,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巨大冲击。随着美国安全和司法部门调查的深入,事件的真相正渐渐浮出水面,对于事发原因的解读也大致有了些眉目:凶手因自己的性别身份困扰而产生杀人冲动,但把美国政府打击“伊斯兰国”的政策拿来说事。一个案件,同时牵涉到了同性恋问题、控枪问题、移民问题和反恐问题。

特朗普:“该死的移民制度”

事件发生的时段,正值美国几十年来最复杂的一次大选初选的关键时刻,两党虽分别有了“推定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但二人王冠还未戴上。更大的问题是,把所有的当权派都当成了“革命”对象的特朗普,再次攻击“政治正确”,抛出“穆斯林禁令”。声称如果当选,将禁止所有“已证实对美国及其盟友有恐怖袭击历史”国家的穆斯林入境。这一说法,有如抛向美国政坛的一颗炸弹,引发了巨大的混乱。因之,枪击事件也未像当年“911”事件那样演变成为凝聚人心、鼓舞士气的社会聚变因子,而是变成了政客们无休止、无底线恶斗的新由头。当前,奥兰多事件投射到美国社会的阴影,已经完全被大选政治的黑洞吞噬,变成了增加黑暗的一颗棋子。

13日,共和党“推定候选人”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发表讲话,继续抨击奥巴马不敢大声说出“激进穆斯林”一词的懦弱做法。特朗普称,“政治正确”摧毁了美国的讨论、思考及行动能力,因此,必须拒绝“政治正确”,把焦点放到“做正确的事情”上来,把事情变得简单,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盯准了本案的一个“简单事实”:凶手的父亲是阿富汗塔利班的支持者,而塔利班是一个对有异见分子格杀勿论的组织,凶手之所以会出现在美国,是因为“我们允许他的家庭入境”。

据此,特朗普把现存的美国移民制度称为“该死的制度”,是将伊斯兰恐怖主义带入美国本土的制度。作为总统,应该出台“负责任”的移民政策,使其为美国利益及价值观服务。特朗普将矛头直指希拉里,称其明见亲手制定的政策给美国带来了巨大伤害,却仍不愿意说出伊斯兰激进派的真相,不愿称其为敌人,继续向世界宣扬软弱。特朗普认为,奥巴马政府在希拉里等人的支持下,把“政治正确”置于常识至上,置于公民安全之上,置于一切之上。

特朗普提出,为了消除恐怖主义的威胁,总统必须给予情报机构执法权,给军方防止恐怖袭击的必要武器,全国上下以及盟友通力合作,对“激进穆斯林”宣战。对于参与过恐怖活动的移民的个人信息,公众要有知情权。美国政府应该对这些人予以监控,确认他们是否支持或相信恐怖组织或恐怖信条。美国需要对未来入境的移民进行控制,防止在美国内部形成激进分子的大本营。美国可以和穆斯林群体合作,但前提是穆斯林必须远离那些极端分子。

令人忧虑的非法移民

特朗普的政策方案没有多少新奇之处,基本上是将“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的反恐政策极端化用之,外面再披上一层民粹派擅用的“政治不正确”外衣。

特朗普的挑战,促使奥巴马和希拉里更加紧密“结盟”,齐声向特朗普开炮。奥巴马在14日宾夕法尼亚州的讲话中严厉谴责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称那“不是我们想要的美国”。希拉里称:“禁止穆斯林不会制止这次袭击。筑墙也不会。”

其实,在移民问题上,令社会忧虑的,并不是未来的总统会在多大程度上对移民或难民申请放开口子,而是如何处置那些已经进入美国却未能有效融入的移民。奥巴马政府本财年原计划要接收1万名叙利亚难民,但在过去7个月中只完成了1700多人。这样的规模,即便足额完成,也根本没有特朗普夸张的那么多,更远不及德国、加拿大等国家的接受数量。更棘手一点的,是对非法移民的处置。一年多以前,奥巴马政府颁布总统令,对居留在美的数百万名非法移民进行“赦免”,引发了两党就该问题的长期官司。不过,在共和党内,除了民粹派领袖特朗普之外,其他人即便再不认同行政当局的做法,也只把讨论的范围限定在非法移民问题上,谁都不敢专门针对某一特定群体提出全面禁令。

如今,特朗普主动走入雷区,说出了一些极端保守派和右翼民粹派的肺腑之言。但是,沿此路径走下去,美国政府多年前便有所担心的事情恐终将成为现实:一是穆斯林少数群体被白人主流群体“种族化”对待。二是政府进一步加强社会控制直至引发更多的侵权抗告。

种族融合在美国“政治正确”

回想当年“911”发生事件后,小布什政府很快否定了身边一些人关于“好战的穆斯林”、“邪恶的宗教”、“十字军战争”等说法,坚定地把伊斯兰教称作“和平的宗教”,所有的恐怖行动都是对伊斯兰的绑架和劫持,怕的就是把整个穆斯林群体都推向美国的对立面。后来的奥巴马,也一直坚持这种“政治正确”的做法。奥巴马在讲话中称,如果按某些人的说法区别对待穆斯林、对穆斯林进行特别监视、进行宗教歧视,那么只会助长“伊斯兰国”关于西方社会仇视穆斯林的论调,人们将更容易极端化,这与美国的民主理念相悖。禁止穆斯林入境的做法无法阻止恐怖袭击,只会削弱美国安全。

同样,“911”事件后美国国会通过的《爱国者法案》,质疑之声也一路随行,最大的反对力量是共和党自由意志论派。反对者称,虽然该法案有利于加强政府的情报收集及社会控制能力,有利于国家安全,但与此同时侵犯了公民隐私权,违背宪法。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该法案到期后的替代版本——《美国自由法案》不得不走“回头路”,规定只有在征得法庭同意的情况下,国土安全局部门才可以向电讯商索取公民的通话记录。即便如此,法案都差一点没被国会参议院扼杀掉。

事实上,种族融合政策一直是美国社会解决移民融入问题的传统,既“政治正确”也“做法正确”。反之,任何割裂、隔离甚至“种族化”的举动,都是开历史的倒车,不仅难以解决安全问题,还会导致国家的身份认同危机。对此,两党并不缺乏共识。

对于特朗普的叛逆做法,共和党内部也一片哗然。保守派舵手、众议院议长瑞恩称,美国不仅不应该禁止穆斯林入境,还要与穆斯林一起与激进好战分子做斗争。没有穆斯林温和派的支持,战胜伊斯兰恐怖分子是不可能的。美国应该加强对入境难民的审查,但绝不能对其进行信仰测试。如果特朗普当选并且颁布这样一道命令,他将起诉其滥用职权。自由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逊则把特朗普的说法直接称作“挑衅”。

对于当前的争论,希拉里称,“我们不需要阴谋论和病态的自得,我们需要领导能力、常识和具体的计划”。但是,眼下这种状况下,除了把问题慢慢冷却之外,还有好的选择吗?(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