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明:南海风浪能有多高,背后是一盘大棋局

图:2011年,中国制造全球份额超越美国

2016年7月12日,海牙仲裁庭就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仲裁案做出虚妄裁决,裁决否定了中国南海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中国外交部立即发表五点声明,不承认仲裁的合法性。

在仲裁案裁决前一个月,美国就派了双航母舰队到南海周边海域游弋,为仲裁闹剧撑腰打气,中国也不甘示弱,在裁决出台前一周在西沙群岛海域进行军事演习。南海仲裁案是国际强权政治的再次上演,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不仅仅是南海仲裁案,在仲裁判决前四天,韩国国防部就发布,同意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美国军事上步步紧逼,显然就是在执行“亚太再平衡”战略。早在2011年秋季美国就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那一年正是中国制造业在全球制造业份额超过美国的时间节点。2012年,中国又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中国制造业和贸易超过美国与美国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出台同时发生,并不是偶然现象。

根据马克思主义原理,生产力进步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中国改革开放加入全球经济分工以来,中国经济日新月异,以中国人口大国的经济体量,改变了全球经济格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国际秩序就是上层建筑,全球经济格局就是经济基础。当中国制造业和贸易超过美国的时候,作为国际秩序政治中心的美国失去了经济中心的地位。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就是国际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矛盾的必然爆发。

无论中国如何释放善意,无论中国如何积极与美国合作,美国一样要想方设法遏制中国的发展,以保障其霸权地位。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今天不是中国有意要改变国际秩序,而是美国要维护其国际霸权,破坏全球经济发展、破坏经济全球化进程。乌克兰战乱,西亚北非动乱,都是美国明里暗里推波助澜的颜色革命,摧毁了欧亚大陆的生产力,割裂了全球市场。欧洲经济已经奄奄一息,美国就想用“亚太再平衡”把全球经济火车头的亚洲板块搅黄,使得全球皆乱唯独美国一枝独秀,以此摆脱2008年以来美国的经济低迷。

2011年以前全球经济的格局,就是美国为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各国经济都依赖美国,世界各国离开了美国市场就难以接入全球经济的产业链中,因此美国有了软实力,这个软实力最犀利的手段之一就是经济制裁。自苏联解体以后,经济全球化呼应国际多极社会,多极社会当然违反了美国作为经济中心的上层建筑,所以美国实行单边主义和先发制人的外交政策,极力反对多极社会。科索沃战争,乌克兰战争,中东战乱,这一系列地缘政治事件把欧盟作为崛起的一极打了下去。

欧元经济区体量总和在科索沃战争之前超过美国,但是沿用的西方政治制度无法统合欧盟,反而成为美国的附庸。欧元的败落,不是经济比不上美国,而是欧洲在地缘政治上依附美国。欧洲经济是被守旧的美国霸权政治打下去的。2016年6月23日英国公投脱欧,不是英国落井下石,实在是欧盟自甘堕落,不思变通,屈服于美国霸权地缘政治。欧盟就是一艘漏水逐渐沉没的大船,英国率先穿上救生衣逃离不能自救的沉船。

2011年以后,中国从国际多极社会中脱颖而出,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一极。苏联解体后的国际政治就是多极社会和单极社会之争,就是全球经济以美国为中心的星型经济网络和没有美国中心的多极经济网络之争。美国一边以地缘政治打压全球各个市场之间的联系,一边推出TPP和TIPP把全球破碎的经济链接回美国,以军事手段维持以美国为中心星型全球经济网络。

由于中国制造与贸易超过美国,美欧制裁俄罗斯不能置俄罗斯于死地,不能动摇俄罗斯军事强国地位,对此美国心怀不满。美国鼓动日本钓鱼岛购岛闹剧,把日本从东亚经济板块中刨出去,2016年又要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离间中韩;南海无事生非,离间中国和东盟关系,种种“亚太再平衡”步骤,都是要把全球经济各个部分从中国一极中割裂出去,再链接回美国的星型经济网中。

美国很多对中国的反倾销,实际上并不保护美国制造业,而是把中国制造排出美国市场,把美国市场的中国份额分给孟加拉、墨西哥、越南、菲律宾等。这也是抵制中国成为一极以维护美国单极的战略。

美国“亚太再平衡”最难操作的,就是美国不能把中美经济完全割裂。它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中美互为全球贸易中最大贸易伙伴。美国如果制裁中国,必然两败俱伤。奥巴马致力于恢复美国制造业,实际上就有降低中美经济相互依赖的程度,以期可以摆脱对中国的依赖,最后可以制裁中国。

在这场全球政治适应全球经济生产力发展的动荡之中,是美国自己为了维护霸权而破坏其主导的国际秩序。南海仲裁案就是明目张胆破坏国际法的行径。美国自己不断否定自己的全球政治工具,破坏世贸规则滥用反倾销,破坏联合国决议实行单边主义,鼓动南海仲裁案破坏二战后确立的主权观念,滥印钞票破坏美元的国际结算货币信用,破坏国际货币的储蓄功能。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旧秩序的崩溃,这不是中国推动全球革命造成的,而是美国霸权自掘坟墓捣毁旧秩序。计算机革命、信息革命,还有即将登场的智能革命等等,这些生产力进步已经不可避免。不适应今天全球经济基础的单边霸权必然要崩溃。我们见证的历史客观规律就是如此,美国为了维护旧秩序反而成为旧秩序的破坏者。中国反而就此成为新秩序的构建者,中国的国际政治显示出道家无为而治、上善若水的正气。

中国反对美国的单极社会,维护各国平等,必然要反对美国把中国从全球经济中挤出去,必然形成一种与美国竞争谁是全球经济政治中心的决斗。美国制裁俄罗斯,把俄欧经济割裂,中国把欧洲经济和俄罗斯经济与中国相链接,形成以中国为经济中心的星型经济网络。英国脱欧了,欧盟如果火气大,要惩罚英国,必然形成中英经济和中欧经济的新星型经济网络。一山不容二虎,美国遏制中国就是要打掉中国这个中心。东盟经济已经和中国经济连为一体,美国要TPP和航空母舰离间中国和东盟,这实际上是中国和美国争夺东盟经济主导权,只是中国以平等关系主导东盟,美国以霸权主义主导东盟。

美国依然是全球霸主,中国不经历磨难不可能取得中国崛起的正果,南海仲裁闹剧只是其中之一。美菲发难也罢,不发难也罢,历史潮流浩浩荡荡,没有人能够阻挡。美国双赤字和西方各国零利率负利率,是今天全球经济的心腹大患。美国想以战争摆脱这种全球经济厄运是不实际的,不可能解决全球经济中自2008以来量化宽松释放出来的天量的金融资产问题,全球金融不为实体经济服务反而从实体经济中抽水是不可持续的。

中国应该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应该和美国制造业资本和科技资本建立统一战线,反对左右美国对外政策的军工资本和华尔街金融资本。中国应该和全球人本主义知识界人士建立统一战线,反对国际极端宗教思潮,清除全球恐怖主义的思想理论基础。中国应该教育和启发来华NGO和驻港NGO的觉悟,和他们促膝谈心,让他们认清国际政治实质,争取他们反戈一击。对于周边狐假虎威的小国,要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在斗争中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应对要有理有利有节,任何挑起挑起争端的国家,要必然受到损失,中国必然要从争端中得利,如此反复博弈,才能打消小国心存侥幸的贪婪妄想,才能构建出全球新秩序。

作者简介:郭晓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物理学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研究员,微博@西西河氏唵啊吽,曾任汇丰证券信息安全副官、贵州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加拿大劳里尔大学商学院和物理计算机系兼职教授。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受过科学训练的理性爱国者们组建的智库。科学素养,家国情怀,横跨文理,纵览风云。微信公众平台“风云之声”。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