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萨德”,中国应如何“报复”韩国

为什么必须“报复”韩国

杨希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韩国政府接受部署“萨德”,无视过去长时间以来中国政府从官方外交和公共外交等多渠道苦口婆心的劝告与磋商。部署“萨德”并非韩国所谓的保护自身安全问题,而是一个完全倒向美国的战略选择。事实上,美国在韩部署“萨德”的真正目的是保护美国驻韩军事基地以及美军未来在朝鲜半岛登陆地带的安全。韩国政府明知这个事实,但它欺骗本国民众,搪塞中国这个战略合作伙伴,损人而不利己。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第一,韩国只考虑自身所谓安全利益,没能适当顾及中国安全利益。第二,它没有顾及中韩关系大局。最近几年中韩关系发展良好,中方为此付出巨大努力。另外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也做出重要贡献,韩国显然也没把这一点考虑进去。第三,韩国此时决定部署“萨德”有乘人之危嫌疑,有点“从背后捅中国一刀”的意思。在东方文化中,乘人之危是让人厌恶的小人行为,韩国这样做不仁不义。作为主权国家,韩国声称出于所谓国家安全考虑做出部署“萨德”的决定,那么同理,中国也有基于自身国家安全考虑对“萨德”做出反应的权力。

郑继永(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韩国接受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危害极大:一、打破中美俄之间的战略平衡,引发东亚秩序重新布局,这个过程将把东亚带入大国对决的悲观局面。二、朝鲜半岛“无核、不战、不乱”局面与目标将不复存在,战争风险高度上升。朝鲜半岛本来就是“停战”,而部署“萨德”可能“扰醒”这种战争休眠状态。三、对中国而言,韩国如此无视中国安全利益,以美国“枪头”的身份恣意部署“萨德”,如果不对其行为给予严厉惩罚和制止,则未来周边国家对中国国家利益的挑战或将变本加厉。出于以上考虑,中国必须对韩国的行为予以强力反击。

必要时对萨德进行摧毁性打击

杨希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既然韩国我行我素危及中国国家安全,那么中国在军事上也不能软,至少要针对“萨德”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加强对“萨德”反导系统配套的X波段雷达的干扰和监视;二是加强自身反导能力建设,同时加强战备,保证能在战时的第一时间打掉美韩前沿反导系统的雷达系统。到那时候,我们无须再顾及中韩关系,因为保护自身国家安全是每个国家必须做的,这也符合国防透明度规律,即当对方挑起对抗,我必有所回应。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萨德”一旦在韩部署,中国就需重新评估来自朝鲜半岛的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在军事上反制“萨德”入韩,中国需把平时和战时都考虑进去。平时,要把“萨德”尤其是其雷达监视和情报收集对中国的影响降到最低限度,对雷达对我覆盖范围内的军事部署和战略目标做出相应调整和保护。战时,则要考虑在必要时对“萨德”本身进行摧毁性打击,不能让它成为威胁中国安全的平台。

赵小卓(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对于“萨德”,中国必以多种手段予以防范和反制。比如,可发动电子战,对“萨德”的预警和制导雷达实施强烈电子干扰。再如,借助隐身技术等提高导弹突防能力,采取中段或末端机动变轨等方式,欺骗“萨德”的动能拦截器。又如,必要时可使用巡航导弹对“萨德”部署基地进行打击。以上说的还只是如何使用现役武器装备。若从发展的角度看,反制“萨德”的手段还会更多。中国至今已7次成功试验10倍音速的超高音速导弹,类似新型武器若服役,将使包括“萨德”在内的现有反导系统一夜过时。

让韩国尝到经贸惩罚的苦头

郑继永(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对韩发起经贸惩罚可以直接影响韩国民众和社会,进而让韩国政府尝到苦头。“萨德”问题关乎中国国家安全利益,我们要向韩国表明不惜让中韩经贸“硬着陆”也要反制“萨德”入韩的意志和决心,直接在游客入韩、技术性壁垒限制等领域采取行动,让韩国民众感受到经济不景气带来的寒意。而若韩国未来在“萨德”问题上采取有诚意的举动,相应措施将会放松或解除。

同时,还要在地方层面对韩国进行定向制裁,将双边友城、经贸关系、人文交流暂时搁置。另外韩国的财阀政治与大企业对政治影响明显,因此对相应企业与团体也须做出制裁。对与“萨德”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有关联的韩国退役将军及其企业,以及三星、现代等军工企业,均可进行定点制裁,限制这些企业在华经营活动并将这些压力传导至韩国政府。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经济反制首先会从民间层面体现出来。比如,现在韩国是中国游客最重要的海外目的地之一,但“萨德”进入后将引起中国民众不满,中国游客可以“用脚投票”的方式抵制韩国游。事实上,这个事情已在慢慢发生,这是民间自觉行为。再如,韩国现在非常看重中国市场。但以后韩国化妆品甚至韩剧等门类产品出口到中国后,很可能遭到中国消费者抵制,这也将是民间自发行为。

而在政府层面,虽然暂时不会对中韩自贸协定做出重大调整,但中国一定会放缓或搁置经贸领域一些重要磋商,甚至包括韩方与“一带一路”对接的一些重大项目都将面临重新评估。

在国际舆论上严厉揭批韩美

杨希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韩国既不顾及中国这个战略合作伙伴也对本国安全弃之不顾,完全输了道义,中国有必要在国际舆论上严厉揭批韩国这种逆道义而行的做法。事实上,韩国过去曾考虑引入以色列“铁穹”反导系统,鉴于以色列与韩国在防务方面的相似性,“铁穹”系统对韩国的适用度高达90%。但就是为追随美国,韩国弃“铁穹”不用而选择根本不能保护自身安全的“萨德”,这真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萨德”问题已经无可避免地摧毁中韩互信、伤及双边关系。既然如此,中国可以切断与韩国在朝核问题等方面的合作。坦白来说,中国完全可以承受不与韩国在地区问题上合作,但对韩国而言,这种代价则将不可承受。这种状态持续时间越长,韩国遭受的损失也将越大。

郑继永(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韩国现在貌似突然做出部署“萨德”决定,但实际上它早已确定部署方针,只是在等待时机。这种外交欺诈严重损害中韩外交互信与默契。朝核问题的根源与起点在美国、朝鲜和韩国,中国在此问题上承担大国责任,在历次会谈中与各方坦诚相见,积极提供方案。朝鲜第四次核试后,中国完全履行联合国对朝制裁相关决议,有效阻止朝核问题进一步发展。而韩国却将部署“萨德”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在阻止朝鲜核计划方面行动迟缓,这种转嫁责任的做法令人无法接受。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一个目标和过程,而不是前提条件,对此需有耐心与智慧。中国必须向国际社会重申这个道理,并让韩国的外交欺诈大白于天下。

不排除中俄联手应对“萨德”

杨希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在韩部署“萨德”是美国下的大棋,表明它正试图以所谓朝核问题为借口,把在欧洲对俄罗斯做的事情在中国周边再做一遍。对此,我们首先要在中美相关渠道对话中旗帜鲜明、先发制人地提出美国不能在东亚复制一套欧洲反导体系。其次,以法律形式对有关“萨德”系统的问题作出严格限制。再者,通过加快军事科技创新来缩小同美国的军事差距,比如发展自己的超高音速打击武器,或是另辟蹊径发展更加智能化和具备远程攻击能力的无人机系统,让美国耗时耗资建立的全球反导系统沦为21世纪的“马奇诺防线”。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在韩推进部署“萨德”不可能不影响中美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协调与合作,中国今后会更多从自身国家安全利益的角度衡量并制定半岛政策。另外,由于“萨德”对俄罗斯也是一种战略威胁,因此不排除中俄未来联手应对美国在东北亚地区战略举措的可能。美国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就在全球推动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这对中俄来说都是重要战略威胁。

赵小卓(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在中美关系上,美国犯过一系列战略错误。比如1996年台海危机,美在附近部署两艘航母,本想威慑中国,但却“提醒”中国大力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使危机期间美国航母进入第一岛链冒越来越大风险。可以肯定地说,这次美国又在犯战略错误,可能“提醒”中国将武器装备发展重心转向中美脆弱的战略力量平衡,最终将使美国不仅在半岛、而且在西太平洋的整个导弹防御系统都形同虚设。美国每次“提醒”的过程,都是中国找准“撒手锏”突破口的过程,也是中美军力差距不断缩小的过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