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日强:换一下雷达,“萨德”僵局或可解

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决定公布后,为什么会遭到中国强烈反对?这是因为“萨德”除了破坏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外,还将削弱中国的战略核威慑能力,破坏中美之间的战略稳定性,从而直接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萨德”的用途是在末段拦截短程、中程和中远程弹道导弹,拦截弹的拦截高度为40到150公里。以朝鲜可能用来打击韩国的“飞毛腿”导弹为例,射程300公里时弹道最高点高度约为80公里,从最高点下降到40公里飞行时间超过一分钟。因此,用“萨德”拦截朝鲜的“飞毛腿”导弹的确可以为韩国提供保护,增加韩国对导弹攻击的防护能力。然而,由于首尔邻近韩朝边界,朝鲜打击首尔的弹道导弹射程很短,其弹道最高点可能不超过40公里,所以“萨德”反导系统并不能有效保护首尔。早在1999年,美国防部一份有关东亚反导架构的报告中就提到了这一点。

“萨德”所用火控雷达的探测距离取决于目标的雷达反射截面积。针对弹道导弹弹头,采用不同计算条件,估算得到的“萨德”所用雷达的探测距离从870公里到1500公里不等。从对中国最坏的情况出发,可以假定“萨德”雷达对中国战略导弹弹头的探测距离为1500公里。如果侦测对象为发动机尚在工作的弹道导弹或是与弹头分离后的导弹末级发动机,其所产生的雷达截面积还要更大,雷达的探测距离有可能达到3000公里。美韩宣称“萨德”用来对付朝鲜,因此理论上“萨德”雷达应该指向朝鲜。但鉴于该雷达是可机动的,将雷达转而指向中国并不困难。因此在考虑对中国安全的影响时,可以假定“萨德”雷达指向中国。

根据以上推算,如果指向中国,“萨德”雷达就能看到所有从中国沿海发射、打击美国本土的潜射导弹,能够比美国部署在阿拉斯加的雷达大约提前10分钟看到从中国南部和中部发射、打击美国中部和西部的洲际导弹,还能在和平时期监测中国从渤海发射的潜射导弹飞行试验。但“萨德”雷达看不到从中国西部发射的洲际导弹,也看不到打击美国东部的洲际导弹。在特定情况下,“萨德”雷达还有可能看到中国导弹在发动机关机后释放弹头和诱饵的过程。指向朝鲜时,“萨德”雷达仍能看到上述绝大多数弹道,只是探测到的时间要晚一些。

“萨德”雷达的部署将从两个方面提升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首先,提前发现与跟踪以便提供更长的预警时间,有利于美国更早发射拦截弹并在首次拦截失败后实施再次拦截,提高拦截的成功率。其次,观测导弹释放弹头和诱饵的过程,有助于解决导弹防御中最具挑战性的难题——识别真假弹头,从而大幅提升拦截效率。

总体而言,美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将对中国的战略核威慑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但它不会、也无法彻底抵消中国的核报复能力。同时,中国可以通过增加核武器数量和提升核武器突防能力,重塑被“萨德”反导系统破坏了的中美战略稳定性。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中韩关系将面临严重倒退,而且一旦未来中美之间发生军事冲突,哪怕冲突事项与韩国完全无关,部署在驻韩美军基地的“萨德”系统仍有可能成为中国的打击目标。为了一个不能有效保卫首都首尔的反导系统而付出如此昂贵代价,韩国政府和人民确实应该考虑是否值得。

那么,韩国有没有既可以满足导弹防御需求又不会造成现在这种负面影响的其他选择呢?笔者认为目前最佳的解决方案是用韩国从以色列购买的“绿松”雷达替换“萨德”的TPY-2雷达。“绿松”雷达的探测距离为500公里,在保护韩国的同时又不至于威胁到中国的战略导弹。将“绿松”雷达与“萨德”的拦截弹进行集成,在技术上完全可行。当然,韩国和美国需要做一些额外工作来验证这一能力。不过,为了避免由于“萨德”部署而引发与中国的负面安全互动,这可能是值得付出的代价。(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