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干涉内地?七一游行莫偏执

香港反对派筹划的今年七一大游行即将上演,这已是香港回归以来反对派的传统节目。与往年不同的是,据组织者说,今年的游行将由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和曾在内地蹲过监狱的程翔、刘山青领军,并将此三人冠之以“政治良心犯”的名号。

林荣基因向内地推销内地法律禁止销售的书籍,于去年10月在深圳被抓接受内地警方调查。本月他获取保候审回港,立即举行记者会“翻供”。程翔因以非法手段获取大陆秘密资料于2005年在广州被捕,被判以间谍罪,获刑5年。刘山青上世纪80年代在内地“营救”民运分子而被判刑。

这三人虽然都是香港居民,但都因从事违反内地法律的活动而受到内地司法机关制裁或调查。由他们“领军”香港七一游行,给这一活动染上了对抗内地政治制度和司法体系的色彩。香港反对派一直要求内地和中央不要干预香港内部事务,而他们现在却公然摆出挑战内地政法现状的姿态,这是一种危险的误导。

根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香港反对派本来应当主要围绕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事务开展政治活动,对内地事务采取谨慎的建设性态度为宜,不能将香港这座城市变成攻击内地现行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的策源地。然而实情是,香港的反对派政治越来越从内部指向转为以内地和中央为攻击目标,他们有把自己从高度自治下的区域性反对派变成“全中国反对派”的倾向。

这严重违反基本法的精神,在政治上也是决不可能走通的。香港反对派看来有些撒泼打诨,恣意胡来了。

设想一下,如果内地出现大规模集会,反对香港施行现有政治及司法制度,要求香港对照内地的法规进行治理,就像香港激进舆论所要求的内地政治变化那样,那么香港舆论会作何反应?

林荣基等三人都违反了内地的法律,又都是在内地落入法网的,香港反对派把他们捧为“勇士”,莫非要推动整个香港社会与内地的对立?这样做难道不是在戕害这座富饶的城市?

由于基本法所规定的“23条自行立法”的法律义务未能履行,在香港出现的一些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似乎失去了法律底线控制。香港少数激进反对派人士不停把事情往极端的方向推,他们在一点点侵蚀香港与内地和谐关系原本存在的一些弹性。

激进舆论影响了部分港人,搞极端政治如今在香港也可以有利可图了。香港主流社会如何摆脱那些激进舆论的影响,成为一个重大课题。

极端反对派在把香港往沟里带,他们提出貌似正义的“民主政治主张”,但严重抵触基本法,毫无现实可能性。他们试图通过蛊惑部分港人,将后者变为他们的政治人质,从而谋取自己的政治私利。

那些力量在外来政治势力的帮助下做了一个局,在这个局中越极端就“越正确”,讲道理和验证道理的空间都被吞噬了,极端成为了一面有相当欺骗力的旗帜。

香港社会内部似乎已无力消解这种极端,而内地如何向香港输入正面影响力,显然不是传统工作方式能够做到的。客观说,它的难度似乎在逐年加大。

困难是真实的,而香港事务如果拧巴下去,后果是什么也越来越有轮廓。受损最多的群体将是香港公众,而内地的回旋余地肯定会大得多。希望越来越多的港人明白这一关键道理,这恐怕是破坏香港稳定者最终受到孤立的基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