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尧:为啥说日本插手南海只能换来鄙视

近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已多次对日本以南海问题威胁取消对柬经济援助,干涉柬埔寨内政、外交的做法表示愤怒。上月20日,洪森在柬埔寨国家行政学院的毕业典礼上称,“某个东盟域外国家”的驻柬埔寨大使,正在向柬埔寨及其他东盟国家施压,希望他们能在仲裁案结果宣布后表态支持。29日,洪森又在一次公开讲话中点名批评日本驻柬埔寨大使,称其以取消经济援助为威胁干涉柬埔寨内政。柬埔寨当地媒体分析认为,日本及欧盟国家的不断施压,是柬埔寨近期多次表态支持中国南海问题立场的重要原因。

日本介入南海问题已经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作为域外国家,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如此起劲总让人觉得奇怪,然而细细分析其动机,大概可以找出答案。

冷战后的日本以海洋国家自居,并力图主导亚洲事务。而中国的崛起打破了日本的美梦,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现在日本的GPD已经不到中国一半——前者在5万亿美元左右徘徊了多年,后者已经轻松迈进10万亿美元俱乐部。日本认为,应趁着中国还未强大到彻底压倒日本之前多捞取一些实利,遂打破中日之间多年的默契,主动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起争端。

然而,日本的短视又一次证明其在国家战略领域的短视: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没有占到便宜,反而丢掉了实际控制权,中国公务船只因此经常去钓鱼岛海域巡航。近日日本谎称中国战斗机在钓鱼岛空域赶走日本战斗机,后又否认,充分暴露出日本在面临中国优势军力时的惶恐与无奈。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战略家”们开始出谋划策,妄图扳回劣势。在南海牵制中国就其“锦囊妙计”。

日本“军事专家”文谷数重认为,对日本来说,南海并非生死存亡的航线。即使南海航线不通,也可以通过海上迂回航线,打通与波斯湾、欧洲国家的海上通道,比如,途经龙目-海峡-望加锡海峡与松巴海峡、翁拜海峡-马鲁古海峡等,在经济上、技术上也不会出现严重问题。而对中国来说,南海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地位不同,是其核心利益,南海问题可以拖住中国应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进军太平洋的脚步。总之,南海局势不稳符合日本的利益。

文谷数重认为,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越起争执,就越消耗自身实力,即使在中国处于有利态势下也一样。比如,中国在南沙建设航空基地,表面上是一种胜利,但也是一种内耗。在远离本土缺少淡水资源的南沙,疏浚海底泥沙,大兴土木建设基地,日后的维护成本会很大。日本与其杞人忧天地担心南海航线,不如在某种程度上掀起南海波澜,促使中国进军海洋的方向从东海转向南海。

上述对柬施压行为就是这种战略的产物,可惜效果似乎并不好。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第一,南海仲裁案不得人心。大凡有法律常识的国家都看出,所谓南海仲裁不过是针对中国、践踏国际法的一出闹剧。这种伎俩今天可以用来针对中国,明天兴许就可以用来对付自己,因此柬埔寨等国对此予以坚决反对。

第二,日本的做法令人反感。众所周知,日本是二战的战败国,是亚洲的战争策源地,其侵略罪行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可以说其深重的反人类罪行是无法洗刷的原罪。日本不思赎罪,反而学习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利用援助干涉他国内政,这种行为自然遭受来自东南亚国家的反感,遭到反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第三,日本的一厢情愿导致柬埔寨抵制。日本总是认为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当然,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袭击不能忘,而为什么遭受袭击则选择性遗忘),用经济援助的手段可以使遭受侵略的东盟国家对日本俯首帖耳。一旦没有达到目的,便采取以切断经济援助的方法要挟对方,丝毫不顾及对方的感受及国家利益。这种自我中心、一厢情愿的做法自然会受到柬埔寨等东盟国家的抵制。

第四,日本误判了形势。它没有认识到柬埔寨等国是中国邻国这一不可改变的地理事实,中国的睦邻外交使得这些国家不愿意为了经济援助而甘当日本对抗中国的马前卒。换言之,日本显然低估了这些国家的领导人的政治智慧。这在国际交往中恐怕并非尊重人的有修养的行为。

从洪森首相的表态可以看出,日本试图以经济援助作为手段胁迫东盟国家反对中国的图谋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适得其反:洪森首相的讲话无疑对日本本就不太正面的国际形象造成了不利影响。也许日本应该明白一个常识:国际道德和国际正义是拿金钱买不来的,胁迫对方带来的只能是鄙视和敌意,而不是尊重和友谊。(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