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名飞:南海研究应多挖掘法语资料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以来,国内外学术界围绕南海问题的研究日渐增多,但仍以美国、越南和菲律宾为主要研究对象,以英文资料为主要研究载体。

事实上,由东南亚特殊的地理和历史条件所决定,许多关于南海研究的资料都用荷兰语、葡萄牙语、法语包括阿拉伯语写就,保存于相关国家的图书馆之中。笔者建议,发掘这些语种中的南海史料应成为我国今后南海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

仅就法国而言,研究其南海政策演变,至少具有三方面的重要性:

一、法国是最早意识到南海岛礁军事和经济价值的国家之一,并率先将西方国家的主权观念和边界意识带到东南亚,此后海上边界意识在南海开始形成。

二、当前越南政府的南海政策延续了法国印支殖民时期的不少策略和观点:包括否认中国对南海诸岛实施过有效管辖,认为这些岛礁在法国印支殖民政府占领以前为“无主地”,并坚持以现代国际海洋法规则来解决南海诸岛主权归属的历史性争议。

三、法国最早提出用国际仲裁来解决南海诸岛主权纠纷,并做了大量准备工作。1932年1月4日,法国外交部正式向中国提出西沙主权要求,并希望就此进行国际仲裁,被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断然拒绝。

通过对包括法语在内其他语种史料的发掘,我们可以获得更多有利于维护中国南海主权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以法国印度支那殖民时期南海政策的转变为例,不少历史细节值得注意:1930年,法国为实现占领西沙和南沙群岛的目的,主张相关岛礁为安南当地政府所有;但到1950年,法国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南沙群岛属于法国,而不属于越南政府”。

1951年5月,一个法国商人向法国政府提出开发南沙岛礁上鸟粪的申请,法国国家联盟部必须确认这些岛礁到底归谁管辖。法国海外部研究后认为,当时的安南政府从未主张过南沙群岛主权,也没有实际占领过南沙群岛,它们只是被附属于法国交趾支那殖民政府。因此,南沙群岛应该被认为是法国领土而不是越南领土。这一主张也得到法国外交部的支持。

直到1953年9月,法国外交部还公开表示“当 1949年交趾支那被转让时,南沙群岛并没有被转让给越南政府,仍然属于法国海外部管理”。上述法语史料都可以成为反驳现在越南政府南沙群岛“主权主张”的重要历史依据。

南海争端涉及复杂的政治、经济、外交、历史文化等因素,语言作为思想和意识形态的载体必然受叙事主体的影响。如果能在英文资料以外,发掘更多用其他语言写就的南海史料和研究成果,应该能给我国南海研究带来更广阔的视角。(作者是中山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法国巴黎第五大学国际关系博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