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越:菲律宾真的“打赢官司”了吗

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迄今为止已持续超过三年半时间。菲律宾高举《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似乎早已胜券在握。而中国坚持“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却让这位信心满满的“原告”始终陷于唱“独角戏”的境地。今年7月12日,这场旷日持久的国际 “司法战”终于在一片吵嚷声中结案陈词:菲律宾“胜诉”,中国“九段线”没有“法律依据”。

菲律宾打官司的“技巧”

菲律宾何以“获胜”?不能不说,菲国为这场官司做了充分准备。除聘请资深律师,发动外交舆论攻势外,菲律宾更是在司法程序和诉讼内容上下足功夫,极力推动仲裁程序进行,并使自身处于“占理”一方。

在程序上,菲律宾认为,自己严格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五部分和附件七提供的争端解决程序和强制仲裁程序实施细则安排其步骤。菲律宾称,它向中国递交了书面文件《关于西菲律宾海的通知与权利主张说明》,叙述了争端事实、菲方请求及该请求所依据的理由,并指派了仲裁员,这符合启动仲裁的“形式要件”。其次,各项“实质要件”也同时具备。理由是:1.中菲双方之间并不存在相反协议;2.争端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范围。菲律宾认为,它的请求不涉及海洋划界与军事活动问题,不在中国《2006年声明》排除问题之列;3.菲律宾已经“穷尽了”谈判化解争端的所有可能性,但争端仍未解决。所以,菲律宾认为提起仲裁符合国际法。

在诉讼内容上,菲律宾避重就轻,力图确保仲裁法庭的管辖权。菲律宾为了避开仲裁庭无法定夺的主权与划界问题,在其诉讼书中写明:“菲律宾不寻求在仲裁中判定争议岛屿的主权问题,也不要求划定任何海上界限。”这样,它在形式上绕过了阻止仲裁庭组建的障碍。

菲律宾坚称,其诉讼内容无关乎陆地主权和海域划界,而只涉及划界标准、岛礁性质及相关海洋权利。菲国在其补充书面陈述中援引了数个国际司法判例来反驳中国的观点。菲方认为:1.任何一个国家对岛礁主权的主张都不会影响对这些岛礁本身法律地位及其所拥有海洋权利的判断——言下之意,海上构造是“岛”是“礁”,能不能主张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等相关权利,没有必要在它们的主权归属确定之后再进行判定。2.一个争端包含多个层面,主权问题不妨碍对其它层面问题的仲裁。菲律宾针对中国“历史性权利”和“九段线”“不符合”海洋法公约的指控,不涉及对主权的事先判定——据此,菲律宾认为仲裁庭有权受理它所提出的非主权层面的诉讼。3.菲律宾对中国在其管辖海域内进行“非法”活动的指控已经是基于对“中国在公约范围内所能拥有最大限度潜在权利”的假设——菲国出具了一张它所认为的南海管辖权范围示意图,其中划定了中国的“最大”管辖范围,面积和“九段线”相比大为缩小。4.菲律宾指责中国将“海域权利”与“重叠海域划界”两个问题混为一谈。菲国认为,前者关乎国际社会所有国家,后者仅和当事国有关。在解决海域划界问题之前需要判定海洋权利不等于后者是前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不意味着讨论后者必然导向前者——这就否定了仲裁内容包含海域划界问题。

菲律宾未必获益

菲律宾看似赢了官司,然而未必有实力“消化”“胜利的果实”,也不一定能从裁决结果中为本国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和权利。

首先,裁决结果一出,中国外交部即刻出声,认为裁决无效,没有约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中国政府就南海主权和权益发表了声明,再次重申对南海诸岛礁、水域的主权和管辖权。海牙的判决实际上刺激了中国在保卫海洋权益上拿出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并采取更多军事外交手段来应对菲律宾及其盟友对裁决结果有可能的强制执行。纵观诉讼案持续的整个过程,正是菲律宾在国际司法上步步紧逼,使中国下更大的决心收复和建设岛礁,以至于中国现在对南沙群岛实际管控的深度和广度已经超出菲律宾的预期。

其次,阿基诺三世是亲美派,在其执政期间强化了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然而,菲律宾只是美国在亚太地区与中国争夺领导权的一枚“棋子”。菲前政府高估了两国关系的牢靠度,也忽视了自身在美国亚太战略部署中的整体地位。这次仲裁,美国之所以为菲律宾撑腰,实则想借菲国之手冠冕堂皇打开南海大门,以“维护法律秩序”为名公开介入南海争端,以图掌控地区局势。早在仲裁结果出来之前,美国就已经派军舰在南沙游弋。未来,美军恐怕将强化在南海的存在。这不仅不利于南海争端的解决,反而会让问题更加国际化、复杂化,使南海成为一个“火药桶”。而在大环境如此动荡的情况下,实力弱小菲律宾也只能从大国斗争的间隙中艰难“取食”。这一结果显然不会比之前与中国协商开发南海更好。

由此看来,仲裁结果不仅被中国否认,甚至对“获胜者”菲律宾而言也没有太多实际意义。杜特尔特时期的菲律宾,玩的将是“大国平衡”术,不太可能依靠美国强制执行仲裁结果。此外,仲裁庭只负责裁决,不负责执行。按目前情况看,裁决书基本上是一纸空文。

在这场司法“战争”中,菲律宾的确获胜了。然而这种“胜利”在形式上被中国否决,在实质上也虚无缥缈。所以,菲律宾虽然“赢”了官司,却赢不了南海。(作者是英国爱丁堡大学国际关系博士生)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