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尼斯袭击或带来四大严重后果

7月14日是法国国庆日,在法南部城市尼斯,一辆大卡车撞向正在观看巴士底日烟花表演的人群,伤亡惨重。虽然检方发言人称尼斯事件是恐怖袭击,但当局还没正式宣布,因此事件本身的性质仍然是待定。除了恐怖袭击以外,社会报复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法国现在经济、政治出了很多问题。

从目前获得的消息来看,现在IS没有宣称负责,只是有亲IS的组织正在其网页上“庆祝”。所以还不能确定一定是IS所为。此次袭击事件主要造成伤亡的应该还是重武器。因为卡车一旦冲向人群,它很难连续实施伤害。不过重武器扫射杀伤力就比较大了。考虑到在袭击者卡车里发现了重武器,而且据说事件是精心组织的,另外还发现有同伙,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如果该事件被证实是恐袭,说明目前法国是欧洲恐袭活动的主要打击对象。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法国是大国,第二它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第三在欧洲它对外比较干预也比较积极,因为传统上和非洲殖民的关系,它经常为自身利益对外干预。第四,现在法国社会变化也比较剧烈。基于这些原因,对恐怖分子来说,打击法国能起到震慑的作用,因为法国作为欧洲国家的一个“头”,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此外,法国内部环境也给了恐怖袭击也可乘之机。法国的移民大概有600多万,在欧洲人数最多。另外法国还有不少犹太人,他们和穆斯林之间也有冲突和矛盾,关系很复杂。上一次发生过专门袭击犹太人教堂的事件,法国某种程度上成了犹太人和穆斯林冲突的一个平台。社会构成多元和移民复杂性,使得法国的暴力事件高发。

目前法国现在政治、经济、安全都面临很大问题,人们的不安全感比较强。国家的管理效率也出了很大问题,这些都给恐怖分子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如果此次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那么会造成以下严重后果:

首先巴黎恐袭之后,法国的安全紧急状态尚未解除,在这种情况下还发生进一步恐袭,会引起公众对政府的强烈质疑。

第二,法国年初启动了经济紧急状态,所以它有两个紧急状态,一是安全一是经济,另外法国在推动经济社会改革,连续恐袭会引起社会不安全感,包括对体制和改革不满的情绪,可能会成为某种导火索,引发更长时间的抗议和游行。

第三,对欧洲来说,如果这次事件被认定是恐怖袭击,并且进一步认定作案者与移民或难民有关,将进一步引起反响。由于极右翼在法国的势力就很大,它将鼓励极右翼更强烈地反对移民、反对欧盟。其他国家也会进一步加强管控。移民问题看上去最近出现一些好的迹象,希腊那边的压力也好了一点,今年难民来的人数也少了一些,如果再给欧洲一点时间,欧洲各国可能会达成协议。但这次事件有可能会打击这些欧盟国家解决难民问题的努力,使得这一进程出现停滞或倒退。极右翼反对外来者的社会情绪也会进一步增强,引发后续政治效果。

第四,安全上也会有深远影响,巴黎和布鲁塞尔恐怖袭击迫使欧洲加强反恐合作,已经成立了欧洲反恐中心,主要是情报共享和对可疑人员的控制,也就是已经有了欧盟层面的协定。但如果最后发现这次作案人员不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而是从欧洲其他国家过来的,大家就会质疑欧洲的机制还有没有用。英国脱欧以后欧盟机构的威信本来就在下降,如果在反恐合作上也没效果,肯定会引发公众对欧盟机构的信心危机,甚至可能会带来之前大家担心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甚至不排除英国之后,再有其他国家搞脱欧公投。(作者崔洪建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洲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