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尧:韩国议员团登竹岛释放何种信号?

自从宣布萨德部署韩国后,东北亚地区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而就在今天,这种关注又有了一个新的热点:日本共同社8月15日报道称,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的议员罗卿瑗等人组成的跨党派国会议员团15日登上了日韩争议岛屿独岛(日称:竹岛)。议员团的一名成员在“脸书”上透露了该消息。

独岛现由韩国实际控制,岛上拥有常驻居民,韩国还开辟了关于该岛的旅游线路,并在该岛上修筑灯塔。而日本则一直主张其对于该岛的主权,每年均会就“独岛”主权问题向韩国提出外交照会。而韩国议员团为何选择此时登岛呢?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目的:

首先是对日本国内参拜靖国神社的不满。众所周知,自甲午战争后日本占领朝鲜半岛,其殖民统治给半岛人民带来无穷无尽的苦难与屈辱。而这种苦难的顶峰就是日本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然而,2016年8月15日,在日本战败71周年的纪念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终战纪念日”的15日上午通过自民党总裁特别助理西村康稔向靖国神社献上了“玉串料”(祭祀费)。此外,还有日本议员去参拜靖国神社。对于韩国来说,这种行为是一种往伤口上撒盐的挑衅行为。本来韩国民众对于部署萨德系统对政府就怀有不满,如果不对日本的挑衅行为作出反应,将会面临更大压力。为平息民众对日本的怒火,也为了表达对日本行径的不满,韩国议员团登上了争议领土独岛。

其次是借机向美国表达对三边军事同盟的不同意见。在宣布萨德系统部署韩国后,日本也考虑引进萨德系统,美国在东亚的反导网络开始成型,这同时也在助推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的成型。然而这个三边军事同盟其实并不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从安全角度而言,该军事同盟将使韩国面临中俄的强大军事压力;从经济角度来说,韩国有可能会失去中国这个投资目的地、重要市场和贸易伙伴。而与日本结成军事同盟,韩国民众感情上难以接受,执政党将因此面临巨大的压力。通过登岛可以向美国传递一个信息:日韩之间并不和睦,两国关系并不足以结成军事同盟,从而成为与美国进行博弈的筹码。韩国地位不同于日本,并非二战的战败国,从法理角度来说,是与美国平等的盟国。美国如果需要组建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将不得不认真考虑韩国的想法。

最后是对海洋权益的重视。冷战后,海洋这个地球表面最大的公共空间的战略地位不断上升。在这个连续不断的、覆盖地球表面的水体中蕴含中大量的生物与非生物资源,同时给全球化提供高效的物流通道,并具备越来越广泛的军事用途。可以说,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这句话依然没有过时。作为当今海洋秩序基础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了领海、毗邻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群岛水域、低潮高地、岛屿等的法律地位,各国围绕海洋权益的争端有增无减。前不久菲律宾一手炮制的南海仲裁结果最后尽管无果而终,却在亚洲地区开启了海洋权益争端的新时期,各国围绕海洋权益争端的强度上升了。为了在未来的海洋权益争端中,韩国不遗余力。作为一个仅有9.9万平方公里,人口却高达5000万的国家,韩国只能将其目光投向海洋。只要拥有一个岛屿,不管多么小,其领海将达452多平方公里,专属经济区达到惊人的47万平方公里。当然,独岛距离朝鲜半岛和日本本土太近,没有那么大的专属经济区,但是其面积也相当可观。为了在海洋争端中抢得先手,韩国议员团选在此时登上独岛,其意义不言自明。

由此可见,韩国议员团登上日韩争议岛屿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举措。这种战略举措对中国来说影响比较复杂。在这个问题上如何趋利避害,将是值得认真对待的。(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