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中国在引领世界包容性增长

在刚落下帷幕的杭州G20峰会上,实现包容性增长成为与会发达和新兴经济体的普遍共识。

从世界经济角度看,包容性增长是指,A国增长了,但不损害或抑制B国,更不给对方带来危害。包容性是一种价值导向,针对着世界范围内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状况,旨在使全球化、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利益惠及所有国家和所有人群——特别是弱势群体和欠发达国家。

收入通常按资本、土地、劳动这三个要素分配。二战后,两次新科技革命带动世界经济高速增长。初期,由于发达国家工会力量强大,新科技革命导致科技人员收入高,土地、资本收入比例得到一定抑制。然而进入21世纪后,可浮动汇率与层出不穷的金融创新给国际投机资本带来超额利润。渗透世界经济的“华尔街文化”主张,应由管理层给自己定高薪,与企业盈亏无关,可谓“比铁饭碗还铁饭碗”。从此,世界性两极分化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目前衡量收入差距的世界基尼系数达到0.7,已超过0.6的危险线,但这还不是最危险的。收入分配反映的是年度经济增量在各社会阶层中的分配情况。如果土地和资本收入比例过大,特别是其中继承性收入比例过大,两极分化趋势很难通过所得税等方式调整过来。

目前,2010年欧洲财富的高度集中相当于1910年的水平:10%人口占有60%的财产(其中最富1%人口拥有50%的财产),占总人口40%的中等收入阶层财产财产占比为35%,剩下约50% 的人口只占有约5% 的财产。在美国,情况也较为类似。根据《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的研究成果,世界经济的长期投资回报率为4%-5%,GDP年增1%-2%, 资本收入数倍于经济增长率。

不仅如此,如果经济停滞,资本收入仍会继续走高,两者差距更大。 富人收入增加意味着投资可持续,资本存量扩大。相比之下,多数民众增加的收入大部分用于消费,导致整个社会的财富占有差距越来越大。发达国家如此,发展中国家问题更加严重。很明显,经济学所谓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不是全体人民,也不是抽象的人,而是垄断资本的操作者。由垄断资本主导的全球化,没有包容性增长的概念动机,没有惠及全体国家民众的动力和机制。

西方主流经济学讲的“双赢”,但只要以利润为中心就断无可能。把比较利益静态化,把发展中国家的产业长期定位于劳动密集型,在劳动力过剩时有双赢,一旦达到充分就业,就没有双赢,就拉动产业链条的整体效果来看,更没有双赢。 按发达国家垄断资本的规则和定价权,世界资本主义只能使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这是造成世界经济不能持续发展的深层次原因。

相比之下,中国很早就响应包容性增长理念,在世界经济最困难的2009至2011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0%。2016年上半年,中国仍保持6.7%的增长率,贡献率为30%。

中国还在G20等多边场合发起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盟倡议,推动多边开发银行发表联合愿景声明,加速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同时,中国深化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同沿线各国分享中国发展机遇。这一切都表明,中国已在引领世界包容性增长。(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