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工:协调G20内部立场,中国独具优势

杭州G20峰会9月初就将举行。举办峰会为致力于加快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中国,提供了推动G20机制向更加公平和高效方向转变的上佳机遇和主场便利。

虽然七国集团和金砖国家总体上分别代表着既存守成和新兴崛起两股力量,但以它们为代表的国家团组决非泾渭分明的板块。比如在全球金融机构改革和金融领域开放性等问题上,并非只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差异。深陷欧债危机的欧洲大陆积极倡导在全球征收统一金融税,而加拿大、中国、俄罗斯甚至美国等国都在一定程度上持有异议,毕竟各国对全球金融系统的依赖度和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不同。又如金砖国家内部在税收征管合作、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汇率政策等问题上也有不同看法,巴西和印度担心稳定的人民币币值可能损害两国工业制成品的竞争力,不利于减轻资本流入压力,因而加入要求人民币汇率改革、实现人民币大幅快速升值的阵营。再如七国集团内部在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各自和共同采取政策工具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等方面也存在分歧,一定程度上形成英、法、德、意“欧洲集团”与美、日、加“亚太集团”的两派势力。

以此视角观之,G20内部也存在观点意见和政策立场的差异,形成了内部利益的团组化和碎片化,一定程度上阻碍着G20平台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的转型。这就需要中国在办会过程中树立既合作又斗争的意识,按照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精神当好东道主。作为主席国,中国要防止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被分化。尤需注意的是,日本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和中国前后脚主办G7和G20两大峰会,日方为扩大影响力有意与非盟、东盟、印度等区域组织或国家“挂钩结对”,企图在G20峰会加入“产能过剩的压缩”、TPP协议内的数据自由流动等问题,对冲折损G20峰会的拆台心态明显。为此,中国需积极强化与发展中群体的协商、寻求共识,从而联合提升新兴经济体国家、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秩序中的议事权和话语权。

中国既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又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既同发展中国家有着共同价值取向和利益诉求,又与欧美发达国家面临相近类似的麻烦困扰。这为我们提供了与G20各成员国及利益攸关方顺畅沟通的有利条件。我们将努力协调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政策立场,确保G20工作更好地回应各国人民的利益诉求。(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