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成报》的突变必有黑幕

香港《成报》近日突然变脸,搞得很多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家有77年历史的中文报纸之前一直被认为是“亲中”媒体,但是从8月底开始,它忽然把矛头对准特首、中联办负责人,直到近日,连续在头版头条发评论,攻击中央负责香港事务的领导人。

香港媒体的价值观和立场呈现出很大差异,但像《成报》这样近乎“疯狂”地搞政治攻击,以及对特定政治人物连篇累牍泼脏水“死磕”的,却极其罕见。

有香港媒体人对环球时报说,评论通常都是放在里面的,连续把评论放头版头条,这本身就挺古怪。

由于《成报》发起的攻击只有极端政治立场,而无通常的事实论证逻辑,一看就是在编故事,扣帽子,香港一些新闻从业人士私底下笑称这家报纸如今成了“大纪元成报”。“大纪元”是法轮功在海外办的专事造谣中伤的媒体的名字。

《成报》出现如此强烈的异动,不会是出于普通政治原因。因为香港的“反中”媒体有多家,它们也没有像《成报》这样干过。换句话说,“反中”也有规律,而《成报》显然跳到了规律之外。

促使《成报》突变的原因一定是非常规的,一些分析人士把目光投向该报董事局主席、内地商人谷卓恒身上。谷2014年接手《成报》,但他在2015年犯事,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遭到深圳警方通缉,据报道他的涉案金额达1.3亿元人民币,他如今已是一名遭到网上追逃的逃犯。

众所周知,香港媒体都是私有的,老板个人能对报纸的一些关键表态产生影响。《成报》究竟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变故,只有谷本人和报纸的少数核心人员最清楚。但外界的一些分析却是合乎逻辑、值得一听的。那就是:谷一直试图说服内地司法机关“放过”他,但没有成功。他恼羞成怒,通过公开恶毒攻击中央负责香港事务的领导人等泄愤,施加压力。他还可能想通过展示这样的对抗,为自己一旦今后去美国等西方国家寻求政治庇护积累条件。

不过谷这样干,香港一些激进人士及西方某些人或许会乐于看热闹,但大多数人同时也会质疑、看扁他。因为如果真是他出于个人原因指挥报纸胡来的话,他毁掉的是一家报纸最珍贵的报格。把作为公器的媒体做赤裸裸的私用,这是传媒界共同反对的,也是任何社会集体道德所不齿的。

老板影响媒体是难免的,但老板内心有多脏,就逼着媒体有多脏,这不是媒体私有原本的含义。谷羞辱了有着悠久传统的《成报》和该报今天的编辑团队,他的任性将被作为香港媒体的一个污点而被记住。

有少数境外反华媒体顺着《成报》的变脸续编故事,煞有介事地分析此事有什么“内地政治背景”,这样的政治意淫着实可笑。倒是这些年内地人不断听到看到来自境外的政治垃圾信息,人们的辨别力早已千锤百炼。

如今算得上是纸媒的隆冬,有的纸媒陷入困境,有的甚至倒掉了。这最是考验传统媒体人职业操守的时候。我们想,《成报》的剧烈异动大概不是该报专业团队自身的作品,而很可能就是老板个人“强压下来”的。期待该报团队不辱没报纸的长久名声,表现出值得新闻同行为他们骄傲的职业道德坚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