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卫平:我眼中的中国海军陆战队

本文作者安卫平任南海舰队代理副参谋长时与海军陆战队员合影

北部战区副参谋长 安卫平

陆地猛虎、海中蛟龙、空降神兵,这一组形容词合为一体,正是为海军陆战队量身打造的名片和标识。伴着海军从浅蓝迈向深蓝的铿锵步伐,在我军建制序列中成军时间不长的海军陆战队,地位和作用却越来越的凸显。海外撤侨、索马里护航、南海守礁,远海训练、两栖登陆训练、全域作战训练等,几乎都能见识到陆战队员的强悍与果敢。笔者曾在海军南海舰队代职,近距离接触过陆战队官兵,与他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前年海军陆战队跨域寒训,笔者又指挥有“草原狼”之称的陆军某蓝军旅与陆战队某旅展开红蓝实兵对抗。前不久,已到战区联合参谋部任职的笔者,以联合作战视角再访海军,在由衷感慨舰队发展新成就同时,更感到军中之军、钢中之钢的海军陆战队是未来联合作战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他们是抢滩登陆的先锋、两栖作战的精锐、全域驰骋的猛虎、海外维权的尖兵、海上破袭的蛟龙,必将在未来局部战争和军事冲突中发挥拳头作用。

抢滩登陆的先锋

抢滩登陆是现代战争中最为残酷的作战样式,特别是第一批踏上海滩的官兵,往往面临超过70%的伤亡威胁。《最长的一天》《拯救大兵瑞恩》等影视片中,登陆部队遭遇枪林弹雨阻击的画面,真实展现了抢滩登陆战斗的惨烈。在中国古代兵法中,如果一支军队背靠河水,就意味着将自己置于无路可退的境地,只能向死而生,以无所畏惧的勇气和绝境中爆发出的力量去战胜敌人。对于海军陆战队来说,每一战都是背水而战,身后是汪洋大海,军旗只能向前。

南海舰队某陆战旅旅长陈卫东曾说过,在陆战队员面前,没有上不去的海岸,因为他们是尖刀上的刀尖,是打头阵的先锋,他们为冲锋而生。当两栖战车离开登陆舰后,陆战队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冲上滩头。登陆作战的核心阶段,往往由冲上沙滩的第一名陆战队员、第一辆两栖战车拉开战幕。即使爆炸就在身边,子弹呼啸而过,两栖装甲车内的海军陆战队员,仍然会毫不迟疑地快速从行驶中的战车跳下岸滩,迅速搜索前进、加速冲击。决定一场登陆作战成败的关键因素,是动作迅速和协调高效,而这正是中国海军陆战队最重要的训练内容。以中国海军陆战队为原型拍摄的电视连续剧《火蓝刀锋》,就生动展现了这群个个身怀绝技的先锋英姿。

前段时间在俄罗斯“赫梅列夫卡”靶场组织的国际军事比赛“海上登陆”阶段赛中,中国海军陆战队三支代表队包揽该项比赛前三名,总积分排名第一。陆战队员表现出的绝对实力,引发国际媒体关注。“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是中国海军陆战队融进血液里的坚定信念,正如陆战队队歌所唱:“尖刀拔出鞘、炮弹压膛,只等着冲锋号吹响。背水攻坚,势不可挡,海军陆战队的战旗,唯有向前方。”他们曾先后出色完成了南沙夺礁、守礁、建礁、军事演习等任务。美国海军陆战队总司令、四星上将凯利观看了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的表演后赞叹说:“你们不愧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海军陆战队之一!”

两栖作战的精锐

对海军陆战队来说,金门战役研究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刘亚洲在《金门战役检讨》中说得透彻,当时我军将领只看到这是由岸至岸的水上运动,如同对大河大江的渡河攻击一样。而实际上,金门之战是一次两栖登陆与反登陆作战。检讨失败,是为了赢取胜利。美军直到今天还在研究越战,因为越战是美军战史中最惨痛的一页;研究过去,是为了启示未来。缺乏两栖登陆经验、缺少专业化两栖部队、缺失专业登陆装备等诸多原因,是官兵用生命从金门战役中换来的惨痛教训。

作为两栖作战精锐的海军陆战队,与陆军两栖登陆部队有明显区别。它是一支诸兵种合成的、专业性极强的兵种。一是他们有专业化的装备。比如两栖攻击舰,只适合配属给海军部队而不是陆军部队;二是经过专业化的人装结合训练。比如人与登陆舰的磨合,直升机与登陆舰的磨合,登陆舰与护卫舰的磨合等等,都需大量海上训练。人与装备的结合绝不仅是两栖坦克在海上跑上几圈,许多国家的海军陆战队长期吃住在两栖登陆舰上,四海为家、枕戈待旦是他们的主要特征。

笔者曾与某陆战旅旅长石志刚深入交流,他介绍说,陆战队员融入血液的职业素养,让他们面对海浪沙滩时,一点没有普通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浪漫感觉,而是条件反射地琢磨:这处沙滩质地是硬是软,是否便于抢滩登陆,敌人的火力点可能设在哪里……有专业化的人员,更有专业化的装备,这才能令两栖精锐如虎添翼。

中国海军陆战队主战装备基本实现国产化,新型两栖战车以其优越机动性能、攻坚能力和综合防护能力,使陆战队主战装备进入世界先进行列。随着国产新型两栖坦克、新型两栖装甲输送车、大型气垫登陆船和重型运输直升机等先进装备陆续列装,特别是两栖攻击舰、野牛气垫船等现代两栖作战利器的相继亮相,令中国海军陆战队整体作战实力跃上一个新台阶。如今,海军陆战队已发展成由两栖侦察兵、陆战步兵、装甲坦克兵、炮兵、导弹兵、空降兵、防化兵、通信兵、工程兵、航空兵等诸兵种合成的两栖作战突击部队,是两栖作战部队中名符其实的精锐力量。

全域驰骋的猛虎

随着国家利益的不断拓展,边疆、海域等比邻地段的摩擦增多、矛盾升温,现实的战争威胁不仅在防区驻地、国内周边,还可能在更多方向、更远区域、更广空间。习主席特别指出,要以作战的方式训练,以训练的方式作战。仗可能在哪里打,兵就要在哪里练。海军陆战队过去主要任务区域在热带、亚热带,前几年开始组织跨区寒训,补上严寒条件下作战训练“这门课”。他们始终秉承一个信念:无论高山丛林、沙漠海岸等疆域,还是严寒酷暑、风霜雨雪等天候,敌人敢从哪里偷袭,就将它在那里灭亡。

如果说驻守一方的部队可以用东北虎、华南虎这样的称谓来盛赞,那海军陆战队则是名副其实的全域猛虎。这些年,海军陆战队的足迹跨越南海、东海、黄海、渤海四大海区,接受过原始森林、高寒极地和南太平洋的洗礼,摸索出了多套能适应现代战争条件下各种气候环境中走、打、吃、住、藏的作战方案。猛虎需要身强体壮、牙尖爪利,全域猛虎则离不开全能官兵的钢筋铁骨、坚毅顽强。

海军陆战队是所有军种里,单兵战斗力最强悍的,也是训练强度最大的。从新兵之初,“魔鬼训练”就相伴他们整个军旅。耐高温、耐严寒、抗眩晕是海军陆战队员的“入门课”,光背烈日下顶住3到4个小时的暴晒,零下30度一床棉被一件大衣挺过一夜仅是及格标准。就连女兵也没有例外。1995年6月,海军女子陆战队正式成立。她们学的第一课,就是忘记自己的性别。训练场上女队员同男队员一样跳水坑、扛圆木、武装越野,擒拿格斗、潜伏捕俘、抢滩登陆、荒岛生存,险难课目、强化训练,她们一样也少不了。跨区寒训中直到战斗结束,大家才知道如猛虎下山般冲锋的队伍里,竟然还有一支女兵分队。她们用不输男兵的过硬军事素质,为自己赢得了“两栖霸王花”的美誉。强悍战斗技能从不会凭空而来,都离不来汗水累积和筋骨磨砺。

笔者在与海军陆战队员接触中发现,80%以上陆战队员身上都有训练或执行任务时留下的伤疤,包括女子陆战队队员,由此可见训练的严苛和险难。但他们却不以为意,反而将每一处伤痕当作自己收获的荣誉,用他们的话说“这是猛虎成长最好的见证和最高的奖励”。对于中国海军陆战队来说,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正是为了在祖国需要的时刻,用生命践行战之必胜的誓言。

海外维权的尖兵

“中国撤侨,请勿靠近!”也门撤侨中,我海军女军官牵着小姑娘的手满眼含笑登舰回国的照片,与战乱中外国小姑娘举双手投降的照片形成鲜明对比。中国海军的快速反应,不但在国内赢得满堂彩,就连一向对中国军事行动有偏见的外媒也大加赞扬。《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海军的快速行动,让中国公民感到放心,他们在全世界都能受到保护。”此次撤侨中,执行警戒任务的正是海军陆战队队员。

撤侨行动并非船舶靠岸接人这么简单,当时曾有炮弹在中国舰艇停靠地不远处爆炸,可见交战双方距离亚丁港不远。为保证舰队和侨民安全,陆战队员迅速控制港口制高点,布置警戒线,对港口周边进行武装侦察,确保舰队指挥员及时掌握周边战场态势。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执行海外任务,随着中国海军使命任务向远洋拓展,远航训练、深海护航、海外维权、舰艇出访更加频繁,“拿着世界地图组织作战交接班”的情景,在海军陆战队随处可见,因为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尖兵在守护国家利益。

前不久,中国海军第24批护航编队抵达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开始执行护航任务,24次护航海军陆战队一次不落,官兵始终坚守在最前沿。中国海军陆战队专门组建了两个专业护航特战队,他们是从一众强手、高手中层层遴选出的尖兵,主要担负远洋护航、特种作战、反恐等重大使命任务,是舰上打击海盗和处置突发事件的第一梯队。

美军时常将其海军陆战队作为先遣部队投入到热点地区,以保持地区局势稳定和维护美国利益。伴着中国海军走出去的脚步,海军陆战队必将成为未来海外维权的一支重要力量。毕竟,地面部队更能建立起相对稳定的安全区,阻止冲突方进入相关区域。

多元化任务离不开多样化能力支撑。陆战队员服役期间,除了掌握海、陆、空、警多达上百件武器外,还要学会跳伞、爆破、潜水、攀登、擒拿格斗、车舟驾驶等多项技能。执行侦察任务时,还需掌握侦察、捕俘、照相等获取情报资料的手段,以及密码通信联络等多渠道传递情报的技能。中国海军陆战队正以过硬的军政素质走向世界舞台,多次国际侦察兵大赛摘金夺银,与泰国海军陆战队组织“蓝色突击”系列联合训练,为60多个国家来宾进行过军事汇报表演,他们已经成为我国我军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

海上破袭的蛟龙

现代战争,进攻与防御必然都是立体、多维和不对称的。与海滩上的冲锋陷阵不同,海军陆战队还有一批从水下突击的兵中之兵,那就是两栖蛙人队。两栖蛙人是海军陆战队的海底蛟龙,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每个队员都身怀绝技,迎面夺刀、挥臂断砖、攀檐走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比起特种部队毫不逊色。

越南战争期间,越军蛙人部队就曾让美国海上舰艇遭受重创。美国第七舰队的“卡德”号护航航空母舰,长151.2米,能搭载28架舰载机,当其停靠在越南西贡芽庄港时,被两名悄然潜入的越南蛙人用磁性水雷直接炸沉。除攻击水面舰船外,蛙人还可执行海岸破障,敌后方海域侦察,消灭机动发射装置、防空设施、水利工程、指挥所等极其隐蔽、危险任务。非常之事呼唤非常之人。两栖蛙人是海军陆战队的精英,在享受精英的极致荣耀时,也注定要承受极致之重。中国海军两栖蛙人队的训练极为严苛,甚至被称为“炼狱”“兽营”。

深潜训练,士兵负重近百公斤下潜20至50米,由于深水中强劲的潮涌,沉在水里本就极耗体能,而队员还要在完全黑暗的条件下准备伏击特定目标。优秀蛙人通常能负重潜水“静默”超过24小时,出水后因受冷受压人往往会皮肤变色、肌肉失调。潜水训练仅是蛙人众多极限训练内容之一,野外生存、伪装渗透、高低空机降等训练课目他们都是一以贯之的从严从难,当然更有从不间断的“魔鬼”体能训练。正是这“炼狱”与“兽营”般的艰苦磨炼,锻造了蛙人队员的铮铮铁骨,练就了超凡的潜行出击硬功。

上天能空降、下海能潜行、入地善伪装,能够多路立体突击的海军陆战队蛙人分队,必将成为未来海战中不可或缺的一支奇兵、神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