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王文 任巍:秘鲁是“老乡”,中国投资可更大胆些

习近平主席于2016年11月17日至23日对厄瓜多尔、秘鲁、智利进行国事访问。其中在秘鲁会停留多日,出席在秘鲁举行的APEC领导人峰会。这为中秘合作开启了新纪元。笔者此前两周调研秘鲁,在多个首都利马机构交流访问,切实感受秘鲁的重要性与对中国的“亲近”。

秘鲁是拉美地缘位置与天然禀赋都位置相当不错的国家,128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属于国土面积的“G20”,矿产资源更是丰富。近年来,秘鲁是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经济最好的国家之一,预计2016年GDP增长为3.7%,2017年为4.1%。7月28日宣誓就职的秘鲁总统库琴斯基被视为“右翼”,有秘鲁和美国双重国籍,但执政后第一个出访的国家却是中国。库琴斯基数次表示,希望中国投资秘鲁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以及铜冶炼厂。然而,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对投资拉美国家变得越来越小心谨慎,即使面对与中国有160多年的双边友好国家秘鲁,在合作的道路上也是步履艰辛。

称中国人为“老乡”的拉美国家

秘鲁全境的全年平均气温保持在12-32℃,是孕育矿产资源的最佳环境。据资料显示,秘鲁是世界十二大矿产国之一,银、铋、钒的产存量居世界首位,铜和锌占全球第二位,锡占第三位,金产量达世界第五。林业可开采量是拉美国家第二,渔业和水产资源同样非常丰富,石油和天然气也居拉美国家前列。

独立自主、尊重人权的外交政策使秘鲁与129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与25个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中秘正式建交是在1971年11月2日,如今刚好是45周年。两国在2008年11月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次年签署《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是与中国最早签订自贸协定的一批国家之一。两国建交以来,政治互信、交流频繁、深化合作,堪称中国与拉美国家友好合作的楷模。在2008年中国汶川地震时,秘鲁政府不仅第一时间问候和援助,还颁布最高政令设“全国哀悼日”,这是秘鲁第一次为外国遇难者设立的哀悼日。笔者在利马的大学交流,百余位学生听讲座后,共同送到停车场,仍依依不舍。可见秘鲁青年人对中国的好感。

秘鲁还是拉美华人最多的国家,据称有超过300万的华裔人口定居秘鲁,占整个秘鲁人口总数的10%。早在1849年,第一批“契约华工”(共75位)历经120天抵达秘鲁的卡亚俄港,拉开中国移民拉美的序幕。此后25年间,陆续有10万名华人迁移至秘鲁,可以说这些华人为日后秘鲁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多积极的贡献。因此,秘鲁人亲切地称中国人是“老乡”。在首都利马,到处都能看到中国面孔的秘鲁人,以及满大街意为“中餐馆”的“chifa”(吃饭)字样,酱油、菜心等都用中文的音译转为当地文字。可以说,秘鲁是中国文化影响最深的拉美国家。

秘鲁不仅仅是自然资源大国,还是文化发展的古国。举世闻名的古印加文化在秘鲁发源,至今还有很多印加文化的建筑在秘鲁传承下来,例如秘鲁的马丘比丘古庙就很好的体现了古印加式的建筑灵感和风格。此外,秘鲁的国兽“羊驼”更是响彻世界,被中国网民戏称为“神兽草泥马”。中秘文化的交流也源远流长,

不仅中秘文化能融合发展,中秘贸易发展也相得益彰。2012年双边贸易额突破137亿美元,中国正式成为秘鲁在全球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场。中秘关系上升到历史的新高度,尤其在2010年3月《中秘自贸协定》正式生效后,两国贸易飞速提升,也正因如此秘鲁才勉强度过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困境。2015年,中秘双边贸易额达到159.4亿美元,占秘鲁进出口总额的22%。但与拉美其他国家相比,中秘贸易往来动力显然不足,投资后劲乏力。

中国企业迎来了“投资秘鲁最佳期”

秘鲁拥有良好的营商氛围、开放的外资态度、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和较高的商业贸易自由度,这些有利条件使秘鲁成为拉美吸引外资最多的五个国家之一。但由于秘鲁国内的贫富差距较大,人均收入仅6200美元,经济水平在拉美地区只达到中等水平,秘鲁良好的投资环境和优越的自然资源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

秘鲁有良好的营商氛围。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2017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秘鲁在拉美地区排名第三,紧随墨西哥和智利之后。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秘鲁全球排名67位,在拉美地区排名第四。从秘鲁近十年的排名来看,全球营商环境排名从2006年的71名最高上升到50名,营商环境在全球189个经济体中表现良好,是拉美地区营商环境改善最快的国家。

秘鲁有开放的外资态度。上世纪90年代秘鲁迎来外资改革的浪潮,这段时期秘鲁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有利于改善投资环境的法律法规,并且实施国有企业私有化,大量的外资流入秘鲁,中国企业首钢就是在这时收购了秘鲁的铁矿公司。近年来,秘鲁受矿业领域投资减弱的影响,连续三年外资下滑,2015年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额仅68.6亿美元,排名一度滑出拉美前五名。为了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秘鲁政府除继续坚持自由开放的外资政策外,还制定和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保障外国投资的法律和政策,同时简化了税收和行政手续,并设立促进投资的专门机构。为鼓励外资进入,秘鲁的投资环境在不断改善,力争为海外投资者开创新机遇。

秘鲁有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近年来,秘鲁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的影响,2015年经济增长3.3%,虽然与2010年的经济增长9.2%相比仍在低位运行。但十年来秘鲁平均的经济增长率保持在6%左右,增长幅度在拉美相对较高。并且,秘鲁政府正全力将秘鲁打造成世界进入南美的重要通道,立志将秘鲁构建成南美地区的物流枢纽和商业金融中心。大批的基础设施在等待投资,是中国企业进入秘鲁的最佳时机。

秘鲁有较高的商业贸易自由度。秘鲁不光有较低的人力资源成本和地产价格,还具有免征增值税的服务输出,投资风险指数在全球排名中列第20位,在拉美国家排名第2。1998年11月,秘鲁正式加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进一步提升了商业贸易自由度和开放度。因此,秘鲁是拉美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

为何中国还不算秘鲁最大的投资国?

中国与秘鲁1971年正式建交,双边关系一直是稳定健康发展。特别是2008年中秘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来,两国高层频繁互访,经贸合作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文化、科技、教育、旅游等领域的交流日益增多。今年正值两国建交45周年,此次APEC会议正是两国经贸合作提升的契机。

自2009年中秘两国签署的《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落定后,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更加紧密,从《协定》签署的特征来看有着阻碍小、涵盖面大、合作意愿强的特点。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两国向外界发出了加强合作、共度艰难的积极信号,是中秘关系发展的里程碑。双方还承诺对服务贸易、国民待遇、关税减让和投资等提供便利,与此同时,双方还就技术性贸易壁垒、贸易救济、透明度和知识产权等多项措施达成共识。2006年和2011年,中秘两次签署《中秘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国向秘鲁政府提供规模为1000万和2000万人民币(约合426万美元)的无偿援款。不仅加大了两国经贸关系的蓬勃发展,还促进了秘鲁国内的经济增长与转型,对秘鲁经济发展意义重大。

截至2015年,根据秘鲁能矿部统计,中国对秘鲁矿业投资达到了191.2亿美元。由此可知,中国是秘鲁主要的矿业投资国之一。但从秘鲁对外吸引投资的份额里来看,中国对秘鲁的直接投资份额不到总量的15%,直投比例在秘鲁仅排名第四,可见中国还不是秘鲁最大的投资国。近十年来,秘鲁的投资市场比较开放,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地成为秘鲁的主要投资来源国,在拉美地区中国投资秘鲁的占比只有总量的9%。可见,中国企业还没有真正的“走进”秘鲁,只有国内少数矿产企业在秘鲁长期投资。

中秘两国要充分发挥在经贸合作领域里的“互利双赢”,双方要加强沟通协调,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合力推动中秘自贸区的升级。作为中国企业来说,怎样快速的融入和了解秘鲁当地的文化、法律和投资规则是尤为重要的。

中秘合作需多方推进

对于秘鲁政府而言,要营造更安全的投资环境。目前,秘鲁国内尚存在一些腐败、办事效率低、基础建设不完善、劳动力市场效率不高以及恐怖暴力事件等,这多少给海外投资者带来负面影响。此外,秘鲁还要加强与海外投资者的交流,使当地的政策能及时的传达给投资者。对于一些不合理的反倾销案件,如1990年以来,秘鲁多次对中国服装、纺织产品实施反倾销,秘鲁政府应公平对待,妥善处理。

不过,近些年来,秘鲁对中国的兴趣大增,如秘鲁太平洋大学专门成立了中国研究中心,是拉美地区少数几个设立中国研究机构的国家。中国政府应借此东见风,加强对秘鲁中国研究的支持。

同时,推动中秘两国金融机构间的合作也很重要。目前两国经贸仍有一部分是通过第三国金融中介、银行来完成。中秘双方需要加强金融领域的合作,构建跨国交易平台,完善金融互通,为两国投资企业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中国金融机构可以率先“走入”秘鲁,提升双方本币互换额度,增加银行、证券等金融机构在秘鲁设立分行的数量,从而进一步扩大人民币在拉美国家的话语权。

正确引导国内投资企业也是中国政府的重要职责,让企业对投资国有所了解后再“走出去”。近年来,其实有许多中国企业在很积极的“走进”秘鲁,但对秘鲁国内的文化、法律、投资规则不熟悉,遭到不公平对待、仲裁以及资金链中断等诸多问题,最终被迫撤资逃离秘鲁。所以,“走出去”一定要做足基本功,民间的私下交流力量有限,如果中国政府能足够重视起来,中国企业“走入”拉美指日可待。

对中国企业而言,要以实践为主、深入了解秘鲁的投资环境,通过实地考察去适应秘鲁当地法律规则。同时还要提升企业的投资眼光,不要只局限于秘鲁的矿产、能源投资,例如基础设施、农业、林业、渔业和旅游业等都是秘鲁近年来很好的投资项目,中国企业要有勇于尝试不同的投资路线,避免走入资金流转不畅的“陷阱”中。

中国企业还需要重视环境问题,前秘鲁大使贡萨洛·古铁雷斯曾告诫海外投资者,“秘鲁在吸引外资和保护环境方面,不单是平衡,而是协调。秘鲁不会为了投资而牺牲环境,而是要把有关环保的法律做得更清晰,以确保投资企业的遵守。”所以,重视环保不仅在秘鲁和拉美国家,而是在全世界范围都要有所意识,要想获得自然资源,最重要的前提是保护环境。中国企业要有足够的重视程度,这不仅只是“走入”拉美的前提保证,还是通向全球的成功秘诀。(作者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助理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