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维鸿:把国防金融用在刀刃上

2016年我国国防支出预算为9543.54亿元,同比增长7.6%,低于外界对军费的增长预期。我国军费支出占GDP比重仅为1.3%左右,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3%-5%的水平。这一现状,既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也有亟须改善的地方。

军费是产业发展的核心,是军事装备研发、采购、训练资金的主要来源,是推动国家实现现代化军队的重要保障。如何利用有限的军费实现更大的成果,是未来国防建设需要探索的重要议题。

从世界军事强国的实践看,国防金融已成为建设现代国防的强大推力。以往,我国军事体系的升级主要依赖军费支出,但未来高科技武器的支出研发花费是个天文数字,需要中国国防金融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利用市场化手段,促进军工集团的军用技术民用化,提高一国的综合科技实力,加快国防领域的技术领先,实现国防建设和经济发展共同繁荣。

中国特色的国防金融建设,是要建立多层次的国防工业金融生态,培育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资本中介机构,充分利用现代投资银行资源优化配置的核心职能,通过资产证券化、混合所有制产权结构和军民融合产业基金等现代融资工具和结构化金融创新,促进国防工业变革,建立军工集团现代企业制度,拓宽国防融资渠道,降低综合融资成本,并打破传统行业壁垒,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将行业优势的军用技术惠及民生。

现代投资银行是中国特色国防金融生态的核心中介,除了弥补财政资金不足、为军工集团筹措资金外,最重要的作用是发挥金融优化资源配置的核心职能,在借鉴欧美资本市场“以军促民、以民养军”的实践经验基础上,结合我国政治、经济、地缘等实际情况,灵活利用股权、债权、衍生品等现代金融工具,做好国防工业产业链投资的“金融过滤器”,提高武器研发资金的使用效率,并促进军用技术融入宏观经济新常态下的供给侧结构改革,为持续全面的尖端武器研发和军民融合提供机制与资金的保障。(作者是中航证券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