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晨:朴槿惠“闺蜜门”丑闻更像是一种“宿命”

朴槿惠深陷“闺蜜门”的丑闻愈演愈烈,韩国政坛高层人物丑闻频频不断凸显出韩国民主制度的严重缺陷,朴槿惠的丑闻再次引发人们的思考,为什么在韩国不断上演类似的乱象?或许历史与现实可以给出很好的答案。

梦魇的历史由来。作为传统的以儒教治国的国家,儒家的道德规范已深入韩国民众的内心。传统儒家道德规范由知识分子来维护,同时他们也是支撑王朝的阶级群体,即被称为“两班”的世家政治体。王室与世家大族进行通婚,加强亲缘连带。这就为外戚干政提供基本土壤,而当外戚内部出现纷争的时候,世家大族会与族内人以及深谙政治操弄的亲信进行商议和决策,调节由于利益纷争引起的国政混乱。这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亲信干政的土壤。传统的社会就形成了这种层层递进,环环相扣以宗族为基础,亲缘关系或家臣关系为纽带的连带利益政治体。同时,在推广作为思想统治工具的儒教文化的过程中,由世家大族构成的两班掌握了文化话语权,造就了连带利益政治概念成为传统韩国的政治文化基因,并且对近现代的韩国政局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现代社会的不断演绎。现行的大韩民国宪法中明确著有防止威权政治阻碍民主政治的条款。这其中就包括总统任期只有五年并且不能连选连任的条文。其实在此次崔顺实事件发生的几日前,朴槿惠刚刚在国会建议修改宪法,允许在任总统可以竞选下任总统。朴槿惠本已在经历岁月号沉船事故以及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决议中将自己的支持率消耗殆尽,此时此刻提出总统任期的问题,着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也有报道和评论说这是因为害怕已经略现端倪的一些贪腐事件影响执政党的来年大选而采取的掩人耳目的障眼计策。无论怎么说,朴槿惠在此时提出也是其在执政后期总结自己执政这几年的经验,深切地感受到限制总统任期这一条款对政策执行以及对外政策贯彻中受到的政治设计结构性的影响。当下,民主范式与概念在韩国人心中深植的情况下,从国家整体的政策方针的贯彻来看,修改总统任期其实是有很好的民主制度作为保障。然而几天之后情况有了戏剧性的变化,不断发酵的崔顺实“闺蜜门”事件让朴槿惠面临执政以来最大的危机。这也牵出了韩国政坛的一个怪相:卸任总统几乎无人得以善终,许多都牵扯到了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的官司中。

或许基层民主在韩国显现了优势,然而在中央层面,这种连带利益的政治文化一直都是存在的。现代韩国有着明显的精英治国和政商不分的特点,这说是变相的“两班”阶层。进入决策层的各种政治精英与财阀精英进行利益交换也就不难理解了。通过多年的竞选活动上台的总统在不长的五年时间内贯彻自己的执政理念其实是很难的。传统的文化基因又同时左右着每位当选的总统,新世纪以来的几位总统的家属,亲信及本人都在其卸任后被纠出利用当任总统期间的权限进行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的活动。利用自己经过多年政治经营换来的总统职权在一定程度为自己的亲属谋利成为了惯例,朴槿惠似乎也无法走出这个怪圈。

韩国在民主化道路上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作为吸收了西方政治制度建设同时又兼具强烈的传统东方伦理道德思想的国家,其对现代国家政治活动中进行的各种的有效尝试难免总是有历史的包袱需要卸下或者说是转圜。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即便是朴槿惠也无法摆脱。韩国历代总统的过往乃至韩国的政治通过这次政治风波需要在很多问题上痛定思痛,有待优化和改进。(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生)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